小王子

求知若渴

像青苔一样卑微而尽力地活着

看完电影,我们走出商场,一股热浪袭来,我念叨着这天气也太热了。妹妹说,最近这几日很热,都高温警报了。弟弟抽着烟,走在后面。突然一位老人叫住了他,我们转头回去看,我说怎么了。弟弟说这位老人向他借一根烟。弟弟掏出烟,递给老人一根。我们就离开了。

走到天桥,我说,他怎么没有向你借打火机呢,不然他怎么抽烟呢。妹妹说,对,看他裤子还有点破。也许是新闻看多了,朋友圈也总是看到有人说哪家的老人走丢了希望大家帮忙留意一下。我们觉得万一他也是哪一家走丢的老人,决定回去问一问,走丢了还可以送回去。

我们又走到公交车站,问他,你有打火机吗。他说没有。又问他那你家住在哪里呢,知道怎么回去吗?他说他家不在重庆。问他有没有手机联系方式之类的,结果他从裤兜拿出自己的身份证,上面写着出生地和出生时间,我问他,你今年多大年纪了。他说我都66岁了。心想,都能知道自己多大年纪,应该不是患了老年痴呆症走丢了的老人了。

我们站在公交站交谈了一个多小时,才明白了他从哪里来。

他家住在一个山里,离丰都县还有100多公里。之前都是在家务农,现在玉米一斤才1元多,大米也不管钱了。实在是太穷了,他想出来打工。八年前低保一个月有80多块,现在能领100多块了,可是也不够用。他是听别人说的,城头地方大,肯定工作多,出来肯定能找到。他觉得自己还有力气,力气活都能做。来了五天了。就在天桥下或者大街上找个地方睡一睡,也没带衣服没有行李。他只穿了一身运动服和运动鞋,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找工作买的。他说找到工作了,像扫街的听说也会发衣服。可是很多一听说他66岁了,都嫌弃他年纪大,他到处打听,现在有个扫大街的活和工地小工的活,说是等几天再给他回话。前两天本来在一个工地做泥水工,结果脚起了水泡,人家就不要他了。说完,他脱下鞋子和袜子,看到他起茧的脚。

老人出生于1953年,父母只生了他一个孩子,所以没有多余的兄弟姐妹,59年全国大饥荒的时候,他的很多表兄妹堂兄妹都饿死了,他说那个年头站着就倒下死了。他就上过两年学,识一些字,一直在家务农。96年的时候,妻子死了,后来就没有再娶,也没有孩子。他说因为太穷了,根本也娶不到媳妇儿了。去年母亲也去世了,现在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我劝他说,老人家,你66岁了,还是回家去吧。不管怎样,屋头还可以种点庄稼养活自己,在这里吃饭都成问题。他说太难了,回去也太难了。回家还要一百多的车费。中途弟弟去买了一些吃的给他。后来,我说我给你留下我的电话号码吧,如果你实在是找不到工作,你就回家去嘛,没有车费,你给我打电话,我给你买车票。我走到罗森,他们没有纸,我拿了两张小票,在背后写下我的电话号码,之所以拿两张,是因为我怕他把其中一张纸弄丢了。又买了一堆吃的,方便面、饼干、水之类的,还买了一包龙凤呈祥。

走的时候,我说要不我们还是给你买车票回去吧,给你钱。然后他说,如果可以,能不能给他20元,够他生活几天了,买馒头吃。他还是相信他能找到工作,等回复。我们说你没有手机,怎么联系人呢。他说我就天天去那边看,问一问,他始终坚持自己能找到工作。

如果找不到工作,他会不会回去。

如果变成了流浪者,也许在城里还有人可以说话,也还能找到吃的。

劝他回去的时候,想到他家没有人了,也只有100多块的低保,回去没人管没人顾没人讲话,种庄稼也不行,也很苦。

把东西和纸条递给他,他嘴里一直念着,你们真是好人,谢谢你们了。可是,我的心里,没有一点轻松。

回家的时候,在朋友群讲了这件事情,有个朋友讲他老公工地上附近有个拾荒的老人去世了。最近天气太热中暑,然后倒在路边。他们在老人身上想看看有没有什么联系方式,结果什么都没找到,连一把钥匙都没找到。




我们纳税人的钱,为什么,养不活一个在工地拾荒的老人,没有天地可容纳一个只要20块可以买馒头吃的老人。为什么,为什么,难道我们的国家很穷吗?为什么我们却甘愿养肥少数的一批人。

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而我只是恰巧遇到了其中一个,甚至觉得自己帮不到他任何一点倍感无能。我所做的,居然只是像写个日记一样。“我们只是更幸运,没有谁比谁更有价值,像袁凌说的青苔不会消失,尽力活着。”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