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5 articlesIn total 2256 words

YH

这不是头一回想到死亡。她沉在黑夜里幻想生命的终结,像一片枯叶消失在更多的枯叶里,从中生出了某种秩序,干净,边缘齐整,但并没有延续太久就被再度打破。太熟悉了,她可以感受到混乱的形状。圆钝,无法捉住,却能缓慢有力地穿过她,再在她的体内膨胀。前后皆茫茫。

春日散光者

YH

她没有想到这个春天是这样被消耗殆尽的。回过神来已经进入了五月的末尾。托中国超市的福,今年有幸买到了冬笋以及冷冻春笋。由于在北京读的本科,油焖笋和腌笃鲜是注定要被遗忘的家乡味道。但两颗笋交换一个春天,这个买卖略微有些不划算。“春天应当是用来被错过的。

How to

YH

如何节省地生活怎么样才能去实现一种节省的生活?她坐在书桌前想了半天,这突如其来的想法让她得以逃避眼前所需要处理的事情,和她自己。她抗拒去思考未来的种种可能,因为怎么思考都避不开自动渲染的一种宿命式的悲剧走向,且是悲哀而并不悲壮,逐渐滑入猥琐二字陷阱的方向。

这个冬天不再下雨

YH

过去的三个月多雨。毛毛雨,小雨,中雨,暴雨。前几天出门买排骨,一个人开车上了高速,突然的暴雨砸在挡风玻璃上,来势汹汹。她望向远方乌黑天空有点害怕,好像末日一样,但要是末日其实也很不错。13年的车已经开了十六万公里朝上了,她是第四任车主。方向盘略微把不稳,轮胎有些打滑,心里是忐忑的。

将会是什么样的一个夏天

YH

2020/02/20 混乱并入沉默,失声构成生活的常态。天气还很冷,她照常穿着优衣库买来的heattech棉毛衫。’人类之光‘,她心想,手上叠衣服的动作不停。外面雨渐渐大了起来,’真好,不用洗车了。’当初准备考驾照的时候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只想快点考出,仿佛会是成人礼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