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han

土土手記(零)

發布於

前段时间看完了《带着尊重照顾婴儿》(Caring for Infants With Respect),收获很大,读书笔记在2017年10月底就整理好了,却一直没有再梳理,最近又想明白了一些事,觉得有必要整理一下。

孕期从5月到现在我就看了这一本书,和Scientists in the Crib(还在进行中),很多人推荐的海蒂大百科也买了,但只在前几个月翻了翻,当身体不再是负担后,我就把怀孕这件事抛之脑后,专心做事。在我看来,Caring for Infants With Respect比一堆孕期保健书、app都有用——它让你在心理上提前准备好,应该如何面对婴儿。昨天去医院听课,医生说了一句话深以为然: “产房中最满意的妈妈是有思想上和物质上准备的”。在我的排序中,思想上的准备更重要。

Caring for Infants With Respect的作者是婴儿专家Magda Gerber,老太太毕生致力于婴幼儿早期教育(2007年4月去世),和儿科神经专家Tom Forrest博士在1978年一起创立了RIE育儿法。RIE是Resources for Infant Educares的简写,是全球性的非盈利性组织,致力于通过教学、支持和指导改善婴儿看护和教育的质量。

RIE提出和孩子互动的3R:觉察(Reflect),尊重(Respect),回应(Respond),其中尊重是核心。

尊重体现和孩子的每一次互动中。这份尊重意味着你时刻将TA当做独特的人,而不是一个物体。例如,对着他讲话,而不是当作他不在,越过他和别人说话。(当然,3R不仅适用于亲子关系,和正面管教一样,也适用于成年人之间的互动和正面管教一样)。

RIE的一个基本观点是:学习观察孩子是如何行动,这也意味着在有意识或无意识的情况下,父母如何影响孩子的行动。很多时候,我们会看到孩子或者是被教授、被鼓励、被父母期待做那些他们根本还没有准备好的事情。有时候,孩子正在做一件很美好的事情,父母会说,但他们怎么不做……呢?这样的后果是,孩子会感到:我生命中重要的人总是期待一些我无法完成的事情。

等待在RIE中非常重要。多观察,少行动——这意味着成年人要有足够的耐心。W-A-I-T。

“我们的社会总是让我们不停地做,做,做。如果你不做的话,你至少也是假装在做,做,做。你必须装作你很忙,因为忙是美德。不做事会被人看作很懒惰,没人欣赏不做事的人。没人说要做一个观察者。但问题是,我们做得越多,我们就越忙,我们真正关注地其实越少。为何观察如此困难?因为我们总是看到那些我们已经知道的,我们已经坚信的,而不是看到那些正在眼前发生的。作为父母,我们必须学习看到一个婴儿看到的——一切都是崭新的。

关于回应,RIE的观念是,父母应该更多强调并鼓励那些积极的行动(whereas most people respond to negative behavior, we try to emphasize positive behavior)。同时,相比奖励,父母应该更多的给予认可,例如 “妈妈非常欣赏你能自己捡起玩具”。不要随意奖励,要让孩子知道,他们做了一件事之后,你也感到很愉快。

这本书目前还没有中文版,除了上面几段,我在整理的时候还快速意译了一些部分。一开始就遇到了一个难题:Magda 认为,成人在教育孩子的同时也要照顾TA们,反过来在照顾孩子的同时也是在教育孩子,因此她将Education+care 的人叫作Educarer——教育和看护的结合。咨询了做教育的朋友,有说叫保育的,但显然,中国对于保育员的界定并不是这样。

把一些有启发的点列在这里:

关于保育

环境越可预期,孩子越容易投入探索和学习——这意味着再小的事情,你都要提前和孩子说,告知他有一个变化要发生了:我要开灯了;我要把你抱起来了;我现在要去上厕所了。

全家共享一个可预期的时间表——让孩子发展出自己的生物规律,然后再慢慢地把孩子和家庭的生活节奏合二为一。最后你和你的孩子都能有相互了解共处的生活节奏。

和孩子共度时光时,全情投入——不论是换尿布、吃饭、洗澡、穿衣服等等,鼓励哪怕是最小的婴儿都成为这项活动积极的参与者,而不是被动的参与者。父母应该为孩子创造互动、合作、亲密关系和彼此享受的机会。

应对一个正在哭的孩子:1)让他知道你在他身边,你在意他的哭泣 2)冷静地和他对话。切记:哭泣是婴儿的语言,是他们表达疼痛、愤怒、悲伤的方式。你要承认他的感受,让他知道你在和他对话。孩子在哭的时候,不要说,你很好——说这句话意味着你没有承认此时此刻孩子的表达和感受。

一个孩子会从冷静的环境和冷静的父母身上学会冷静 (your baby will learn to be calm from calm parents in a calm atmosphere)

从孩子只有几周大的时候,就持续告诉他,你会离开(再回来)。

我们不说 “玩具”, 而说 “玩物” 或 “可供玩耍的物品”。推荐的一些玩具,例如一块彩色的棉布手帕,一些塑料质地的瓶瓶罐罐;塑料质地的球等等。它们的共性是什么也不会做。只有当孩子们启动它们的时候,这些小物件才会有不同的表现——主动的孩子去操控被动的玩具(active infant manipulates passive objects)。试想一下,那些会动会跳的玩具、手机、电视……孩子们在它们面前什么都做不了。

关于关爱

一个婴儿的所需和成人相同:体验父母或他人全部、没有任何分散敷衍的关注。例如,对孩子说,我要放下手中的事情,没有人会打扰我们,因为此时此刻我只想和你在一起——你说这句话的时候,在对自己强化这个概念和状态。

把亲密相处的状态变成自己和孩子共同的 “加油”时间(refueling)。

关于教与学

孩子不需要 “被教育”,因为他们在日常生活的一点一滴中持续学习——父母给孩子提供他们真正需要的、尽可能微小的帮助,让他们自己探索,用自己的方式解决问题。

TEACH LESS。提供一个探索学习的环境——当孩子在玩耍探索的时候,不要想着传授给TA们所谓的新技能,而是 “欣赏并赞美TA正在做的事情”。

如果你试图教给一个孩子他还没有准备好能掌握的东西,他的感受可能是:我不知道爸爸妈妈期待我做什么,但我知道他们并不喜欢我此刻做的。

孩子需要体验 “掌握” (mastery)的愉悦感:我们可以将生命看作一系列矛盾或问题频出的过程,我们越是经常解决一个小问题,我们在之后的每一次情况中越容易感到有能力。

慷慨、同情、关爱和分享等等品德是不能被教授的,只能在生活经验中习得。在一个父母乐意分享,注意不仅仅是分享物品,而是时间和关注的家庭,孩子很容易培养这些品德。

高质量时间

“什么也不想也不做”/“放空一切"的高质量时间:你只想和你孩子在一起,什么也不做,只是随叫随到,全部触角感觉都向孩子打开。

“一些做一点儿什么”的高质量时间:和之前的不同,你们要一起完成一件事。你依然随叫随到,唯一不同的是,你对孩子有一个期待,这类时光是介绍和强化规则的好时机。

在拥有和孩子高质量相处时光之后,当你不能和孩子每天相处时,不要感到沮丧,孩子会感受到相处的连贯性,那种联结感会让他们感到安全。大量的相处时间并不意味着高质量的共处和联结、倾听和互动。

我感觉自己对于要做母亲这件事一直没有缓过神来。最早的几个月,躺在家里感觉自己废了,那时候自然想不到自己要面临角色的变化,满脑子都在想怎么就不能自由移动或是工作了。即使前段时间有人问我,are u scary?我也说not yet。

最近一段时间,我逐渐意识到未来要接受时间、空间、情感、和能力上的付出,要接受一定程度上自我需求的放弃或延缓满足。

然而我还是希望在不过度消耗自己的情况下,尽可能满足一个新生命的需求。Magda鼓励父母正视自己的需求,并且将自己的需求清晰地传递给孩子。

书里有一段话说的很甜。

“你应该不假思索地告诉孩子你的感受和你的想法:我希望最初的几天,我可以努力让我们俩都感到轻松;

我知道你很不容易,一开始要适应这么多新鲜事儿;

我明白,你之前在妈妈肚子里的快乐时光不再了,现在你经常感到疲惫,饥饿,难过,你还要接受这么多的噪音、光线和这么多这么多的变化;

我想帮助你,但有时妈妈也很无助…”

我当然要对孩子表达负面情绪,也允许TA表达负面情绪——希望TA认清现实,一个人不可能永远快乐,现实生活不是这样的。一个真实的人,拥有表达负面情绪的权利。如果我一直对TA说,妈妈很快乐,TA也会困惑吧?

养育一个孩子是我和TA人生中最独特的时光——再也无法复制的时光。想来想去,我大概就是那个会直接和孩子说, “你妈妈真的不行”的人吧——

不求完美,适时求助,承认自己是新手,也会允许孩子用自己的方式成长为新人。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