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運動中的階級問題

王也

當然不能,其實目前的共識就是經濟之外的因素壓倒了經濟因素,讓窮人做出了不利於自身經濟福利的決策

公投出了什麼問題?還是代議政治出了什麼問題? 顧爾德

王也

這個討論其實挺有意思,因為西方民主近年來的一個發展趨勢是追求更多的直接民主。就像John Mill說的那樣,民主制度的基礎是負責任有判斷力的選民,而這樣的選民只有在政治參與的過程中才能塑造出來。我們現在看台灣的公投可能覺得有各種問題,但如果哪天公投真的沒有了,造成的負面影響會不會更大?或者說公投的傳統會不會是台灣民主得以延續的基石之一?

民主能不能帶來經濟平等?

王也

本書作者是覺得不可行,成本太高。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是,有錢給所有人基本收入,為什麼不根據各人的處境將資源分配得更有效率?

[在線問答] “太子党”现象:晋升优势和集体精英再生产

王也

最后要指出的是,正如汇泉兄提到的那样,血缘或者说政治联系和仕途之间的正相关,并非是中国独有的现象。即使在民主传统悠久的美国,类似的情况依然存在。伯克利的几位经济学家曾经考察过美国众议员的选举,发现即使一名议员以微弱的优势获得了连任,之后其亲属进入众议院的概率也会大幅上升(http://faculty.haas.berkeley.edu/dalbo/pd07dec21.pdf)。我们系的Pablo Querubin教授去年在American Economic Review上发表的论文考察了菲律宾各个村庄内部的社会网络,结论是那些位于网络中心的候选人会更容易赢得选举(https://sites.google.com/site/pabloquerubin/research)。伯克利Haas商学院的Guo Xu教授今年发表的研究则指出,政治联系在大英帝国的殖民历史上也起到了重要作用。那些跟内阁有联系的官员,更容易被派到印度收入较高的地区担任长官,而他们的表现往往更差。但在英国实行了公务员改革之后,这种情况就不复存在了。换言之,制度建设确实可以有效遏制非正式因素的不利影响(http://www.guoxu.org/docs/EmpireJMP_Xu.pdf)。

王也

当然,这个领域最为耀眼的研究,还要属港科大的两位学者,龚启圣教授(已经转去港大)和陈婷刚刚在经济学顶刊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上发表的论文(https://academic.oup.com/qje/advance-article-abstract/doi/10.1093/qje/qjy027/5140154?fbclid=IwAR1FLnI_4LoJQhkxsEcayg4Hu_Fo-CRT9MM2Wua8TX3Vn3VBNSqu7Tykab4#.W9Enoi54lHI.facebook)。他们根据媒体报道,整理了一份太子党对中国大公司的控股情况。他们发现,太子党的关系,可以让一个公司以低于市场价50%的价格买到土地。而那些把土地卖给了太子党公司的官员,其晋升的概率会高出同侪23%。可以说这是一个相当惊人的发现。两位作者也指出,在反腐运动开始之后,这一趋势有所缓解,所以反腐确实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

王也

在中国政治研究里,官员的政治联系和表现之间的关系也一直是很多人关心的问题。一个有门路的官员,到底是会更加努力求上进,还是混吃等死看星星?我在北大的师姐,现在任教于UCSD的贾瑞雪教授(https://www.ruixuejia.com/)在这方面做出了突出的贡献。她根据中国地方官员的履历,整理出了他们跟高层之间的政治联系(是不是毕业于同一院校,是不是共事过),并通过统计研究发现,关系和表现是互补的,也就是彼此促进(https://drive.google.com/file/d/0B_IGNeKdKFQxdFpYeFZFZHE4cnc/edit)。这种根据简历识别政治联系的做法之后成了学界惯例。比如在今年发表于AJPS的一篇论文里,香港中文大学的蒋俊彦教授发现,政治联系可以带来更快速的经济增长(https://www.junyanjiang.com/uploads/5/8/1/9/58193547/jiang-2018-american_journal_of_political_science.pdf)。但为很多人诟病的一点是,简历上看不出比如太子党这样的关系。汇泉兄的研究无疑是对文献一个很好的补充。

王也

比如在所谓的“China model”里,其实是没有太子党的位置的。按照这个标准模型,普通人通过公务员考试进入仕途,在体制的层层选拔之下,那些能力出众(善于发展经济)的人登上了领导岗位,实现了中国特色的“贤能政治”。但实际上大家可能都听过一句话叫“省部级是生出来的”,也就是说能力远非官员选拔的唯一标准。这也不难理解,因为官僚系统最大的特色就是有很强的委托-代理问题——上级官员怎么能够保证下级按照自己的意图行事呢?显然光有能力是不够的,政治忠诚也必不可少。而太子党由于自身的血缘联系,在忠诚方面是有保证的。通过对太子党的研究,我们也可以或多或少地知道,最高领导层是如何对官员的能力和忠诚进行权衡取舍。目前的研究表明,能力在底层官员的选拔中作用更大,上层确实更靠关系(http://journals.sagepub.com/doi/abs/10.1177/0010414017730078)。

王也
作者精選

作为汇泉兄的对谈嘉宾,我想先从政治学的角度谈一谈为什么我们对太子党这样的问题感兴趣。太子党,顾名思义,是一个由血统定义的群体。我们都知道,建立在血缘关系上的政治秩序,在人类历史上是非常普遍的。但在现代化开始之后,这种封闭的政治秩序难以满足社会的需要,所以逐渐让位给了以法律和契约为基础,实行权利开放的现代政治制度。但是近年来学者们慢慢认识到,在当今的正式制度里面,血统、文化、社会规范这些非正式的因素,其实仍然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甚至决定了正式制度能不能良好地运转。正式制度和非正式制度的相互作用是今天社会科学里一个非常热门的话题,汇泉兄的这个研究可以说是为这支文献做出了贡献。

怎麼才能讓獨裁者放你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