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草檸檬

得閒先寫.

《過春天》:美麗新香港

發布於


一個內地年輕導演對香港的想像

《過春天》實在不像是白雪導演的處女作。的確,電影的成品如果要挑剔的話也會找到瑕庛。看《過春天》,是對導演打算如何處理「跨境學生」的議題感興趣,但看完之後,反而對導演如何建構她想像中的香港更有感覺。

在影片的取材上,看得出本片的劇組人員和導演在取景上下了不少功夫。雖然,在本地人眼中,某些場面的剪接較為突兀,例如上一場在上水拍攝,下一場便出現輕鐵。但這並不影響導演呈現她心目中的香港 — —一個比大陸五光十色已機會處處的大都市。另一方面,在學校和課室中,呈現的畫面雖然並不逼真,但亦可見導演和編劇盡力還原他們眼中的香港校園環境。課堂上的講課或這是同學的反應並不太逼真。但是同學的下課時間卻是比較真實的。

不知道是不是內地人對香港的誤解,阿Jo的姑媽的家,其實是不合常理地大。不知道這是不是內地人對香港人的 stereotype。兩個資深的本地演員 – —廖偉雄和江美儀,前者雖有襯托和交代女主角佩佩的家庭背景外,其實對劇情的推演沒有太大作用。反而江美儀飾演的花姐,稍嫌有些「老土大家姐」的味道。

導演因為長年在深圳生活,所以對香港流行文化耳濡目染,非常熟悉。但這終究是她在深圳隔着深圳河遙望香港而得的主觀感覺。我並不質疑她對香港的詮釋,但是在土生土長的香港人眼中,雖然看見導演極力將香港真實的一面呈現出來,但仍有少量的失真情況。而且,電影的結局因為要配合廣電總局的檢查而嚴重爛尾,也是一大敗筆。

片中由始至終並沒有交代佩佩為什麼來到香港。只是間接地描寫了他是一個單飛的少女,跟隨生父(廖偉雄)來港,而長年與媽媽一起居於深圳。「跨境學童」的身份其實可以有更多空間去描寫,但片中並沒有花太多篇幅去呈現佩佩的心理狀態。就算是青春校園片常有的三角戀愛關係,片中也沒有花時間去推薦。以致在劇情上的比重並不明顯:究竟主線是走水貨的佩佩?還是在青春少艾,對身邊的人和事感到好奇的佩佩?導演打算在兩者之間取平衡,但成果似乎是唔湯唔水。

另外,片中一個頗堪玩味的場面,是尾段佩佩和男主角因為需要走水貨 iPhone到深圳而將大量的 iPhone 綁在兩人身上的場面。無論是無論是佈景、燈光和拍攝手法,到基本上是一場激情親熱戲。但他們做的只是互相幫對方將iPhone榜上身上而已。嘗試處理他倆的 sexual tension,其實我有驚喜。

之前睇過內地片始終受限於內地法規,在劇情的推展沒有太大的空間。故此結局非常令人失望。這亦是我對過春天最大的失望,但這也沒有辦法,因為這就是內地的現況了。


導演在片中呈現的香港是一個機會處處、五光十色、與內地的氣氛截然不同的城市。當然,在內地人眼中,香港的嘈雜或是崇尚物質對他們的確非常吸引;可是在本地人眼中,這些未必是香港的可貴之處。片中角色也提到「從來只靠自己」,這或許曾經也是香港人的所謂「獅子山下精神」,但水貨行業的興起,正正就是反映着香港人不再面向世界,而是選擇背向祖國。這是可喜?還是可悲?

(原曲太 upbeat,何韻詩的版本比較啱 feel。)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幸福路上》觀後感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