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31 篇作品累積創作 8636 

《她與魔鏡》26

阿良

  也許是氣極了,也許是恨極了,她也不曉得為什麼眼淚會不受支配地流下。她以為自己從很久以前,就已經不再期待了。她走到浴室,在洗手台前將臉洗淨,耳裡傳進一抹低沉的聲音。「妳還好嗎?」真正關心她的聲音。不想被魔鏡看到臉上無助的表情,她背靠著淋浴拉門緩緩坐下:「他想做什麼?

《她與魔鏡》25

阿良

  她一向喜歡乾淨簡單,所以房間並沒有多餘的裝飾,甚至連個壁畫貼紙都沒有。夜有些深了,吹完頭髮的她疲憊地靠在床頭上。房間在二樓,小圓被她扔在一樓的客廳,所以無論小圓怎麼尖叫,她都能夠好好休息。至少她是這麼希望的。突然,一串鈴聲驚醒了即將進入夢鄉的她,她有些煩躁地拿起手機,接通了電話。

《她與魔鏡》24

阿良

  剛洗澡的她拉開淋浴拉門,趕緊把衣服穿上後便揭開鏡子前的黑布。她正用毛巾將濕潤的髮絲擦乾,一旁的魔鏡卻吞吞吐吐地,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那個……」   她沒有張口回應,只是不耐煩地將眼神瞥過去。「妳想知道未來的事情嗎?」魔鏡小心翼翼地看著她的臉色。

《她與魔鏡》23

阿良

  她一回到家就打開電腦確認檔案,翻閱了一下發覺不難,便投入到工作裡頭。等她回過神來,已經將整篇論文翻譯完成,外頭也已經天黑了。揉了揉有些疲憊的眼睛,她瞄了一下時鐘,發現已經晚上八點了。這個時間,出版社的人應該已經下班了吧,看來電話只好明天再打了。

《她與魔鏡》22

阿良

  隔日一早,她在生活百貨裡面採購東西的時候,接到了一通電話。「這邊是妳前幾天來應徵的出版社,就是論文翻譯的工作,通知妳錄取了,晚一點就會把檔案寄到妳的電子信箱,請妳翻譯完之後將信件寄回來,然後記得打通電話跟我們說一下……」   出版社的人自顧自地把話說完,就把電話掛斷了。

《她與魔鏡》21

阿良

  拉開淋浴拉門走出來,她很快地將衣服穿好,才打開了鏡子前的黑布。畢竟從魔鏡中出來的東西只能維持一天,她必須先把黑布收好。一邊拆著架子,心裡想道:看來明天得去一趟生活百貨了,不然每天都得重新架一次架子,有點麻煩。「這間屋子房間那麼多,你就一定要待在廁所,不能換一間嗎?

《她與魔鏡》20

阿良

  看來只裝淋浴拉門不夠啊,總不能把衣服也拿進去吧?等洗完澡,衣服都被水噴溼了。真是個變態魔鏡。不過誰讓我這麼好心呢?她這樣想著。隨後,拿了筆記本進浴室,她在上面隨意撇個幾筆之後,指著圖說:「你能不能自己弄個類似毛巾架的東西出來?就不用拿膠帶貼死,至少不會那麼悶。

《她與魔鏡》19

阿良

  關於小圓的能力,因為一直被小圓打斷,魔鏡也支支吾吾地說不清楚,最後便不了了之。到了晚上。她先將衣服放在架子上,拉開淋浴拉門準備脫下衣服洗澡,一回頭便瞥到了魔鏡。雖然三番叮囑它不准偷看,它也沒把眼睛露出來,但總覺得怪怪的。她又拿出了那塊黑布與膠帶,一步步靠近魔鏡,魔鏡便發出了聲音:「別!

《她與魔鏡》18

阿良

  待高雄老屋整修的視窗黯淡下去,眼鼻又重新回到魔鏡的鏡面上。她指著不斷發出尖銳聲音的圓鏡問道:「所以這是什麼鬼東西?」   「她是……」   還沒等魔鏡說完,小圓鏡便尖叫:「什麼叫鬼東西!我也是有名字的!哼哼,不過我絕對不會告訴妳我的名字叫小圓!

《她與魔鏡》17

阿良

  她拿起那面巴掌大的小圓鏡,直線衝往廁所,當然,過程中鏡子還是在瘋狂的尖叫。到了浴室,她將小圓鏡放在洗手檯的架子上,對著牆上掛著的鏡子不禁沒了好氣:「喂,叫她閉嘴!」   鏡子的面容才剛浮現出來,那女鏡子便發出高八度的聲音:「哥哥!」   ……現在連鏡子都搞家族了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