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ggian
Inggian

定期清理是必要的,生理的心理的都是。

續 備孕日記

從來沒有想過「告別過去」,更遑論「哀悼」,因為我從不覺得會徹底成為過去,我也決心無論如何保持自我,但質變總是發生得又快又突然,要是那只是我拒絕接受事實、只是我的傲慢呢?要是真發生了,我做好準備了嗎?我需要做準備嗎?

我懷孕了,目前已邁入第三孕期。


開宗明義地表明,因為已經許久沒有更新這邊的文章,是應該報告一下近況;另一方面,思考了很久,雖然目前的自己覺得處於人生最幸褔和光明的高峰,但決定繼續寫,寫那段晦暗的日子,為它做個形式上的完結(雖然日子基本上從不可能在哪個階段停下來,或是重新啟動),我想即使身處光明,也不該否認黑暗,如果就此「算了」,雖然也無不可,只是以個人生命的角度來看,我感謝那段日子,它教會我許多,我認為值得、也應該將它好好梳理,敬謝、禮讚之。

但以作者的角度來說,也明白看不到盡頭的黑暗令人窒息,因此先將謎底揭開,讓還持續在關心著的讀者也有個盼頭。(這麼說起來小時候看小說也會在受不了過程的時候先翻到結局,知道最後困難終將迎刃而解,也就更有勇氣承受過程中的痛苦,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


我要講講這段日子以來,我身邊各種「關係」的轉變。與人的關係,特別是朋友的關係,由於自小就和家人不夠親密(除了年紀相仿且興趣相近的二姐),所以前半生花了很多的心力(簡直是太多)放在友誼的經營上。磕磕碰碰是家常便飯,也在所不惜。然而那段日子裡,大概因為自顧不暇了,比起關懷他人我只能關注自己,也大概脆弱了,從前能夠灌注在他人身上的熱情和正面少了,受傷時復原得也沒那麼快了,自然地在心態上和他人的距離上起了變化,很多是我前所未見,也始料未及的。



---------



就在寫完這個開頭又遲遲接續不下去的幾個禮拜後,我彷彿又進入了那個黝黯的隧道中。


再過約莫兩週,我將迎來足月、孩子隨時能出世的待產期。但實際上大概兩週前我就已經感覺整個人的身心狀態漸漸滑入這個漫長的等待感。伴隨而來的,是嗜睡以及行動上的消極,和每隔幾天會出現的輕微憂鬱狀態。一個月前的幸福感怎麼突然就走到這邊的呢?當一切就緒,剩下的只有靜靜地等待它發生時,就像黎明前的黑暗,只有在太陽願意冒出頭的時候你會才知道天亮了,其餘時刻你只能等,什麼也不能/需要做。


等待、

不確定......

我突然感覺所有事情都在將它的二元性瘋狂地在我面前展開。


因為疫情加上產期將近的關係先生多半的時間在家工作,我一方面喜歡他的陪伴,喜歡有他能相當機動性地回應我的需求和一起照顧這個家的運行;另一方面,我卻因為執著地要自己盡量配合上班時間提供他的飲食感覺到有壓力。

看到他賣力地工作,我一方面為他高興,因為相較先前雖然更加辛苦但似乎整個身心都活躍了起來;另一方面我卻因為他能賣力地工作深深地嫉妒著他。


再過幾週我的孩子要來到這個世界,我孕育他的任務就將告終,他即便是還有好多年將依賴我、依賴我們而活,但他終究是個獨立於我之外的個體了。那我呢?

前幾日剛好聽到了心理學家提及「無法生育」的母題所代表的意涵,那是一種對於「生命再也沒有新的可能,再也無法創造」的深層恐懼,回想那段備孕屢遭失敗的沮喪,某些思考和焦慮感確實吻合。現在呢?當我的子宮完成它的任務,將這個生命推向世界之後,我還能再創造嗎?一方面我相信生命將有更美好的事情會持續發生,但另一方面,我害怕,我害怕那就是我人生的高峰了。我還能再創造嗎?我還能再感受像自己在排練場、在舞台上、在每一個投入喜愛的事情時,以身為一個個人所感受到的那種價值感,以及貢獻我的價值時所感到的深深的喜悅嗎?我一方面期待卻同時也害怕,期待我的生命將會從此改變的此刻,我似乎突然不知所措,我一直夾道歡迎的即將到來的未知,是不是意味著我也該為過去的我的生活將徹底成為過去而哀悼?從來沒有想過「告別過去」,更遑論「哀悼」,因為我從不覺得會徹底成為過去,我也決心無論如何保持自我,但質變總是發生得又快又突然(是啊,經過的2019年我還不能明白嗎?),要是那只是我拒絕接受事實、只是我的傲慢呢?要是真發生了,我做好準備了嗎?我需要做準備嗎?

(如果有緣,待續...)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備孕日記 EP9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