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杯

相信學習、相信改變、相信累積。 要如何熱愛這個世界、如何喜歡自己的人生,我也還在學習。

關係的其中一種面貌:迷戀背後

「大學要去多認識人。」邁入在校園裡打滾的第四年,從菜鳥新生到現在一直把這句話奉為圭臬,結論是:雖然這樣的生活方式不一定適合每個人,但如果想多認識這世界一點,那麼這是很棒的方法,實踐到現在我一直覺得很值得。

認識不同的人,可以看到多種角色、多種性格、多種看事情的方式,可以知道自己崇拜怎樣的人、想要和怎樣的人成為朋友,甚或適合與怎樣的人相處。這一切觀察與體會都來自圍繞在自己身邊的人,從前看不清、不了解的自己有時也會在他人身上找到答案。

這次要說的故事,是我本以為能談成的感情。

這次說再見,讓我又一次認知到,關係的多種樣貌不是只有世俗分類的親情友情愛情,朋友之所以是朋友可以有很多種不同的理由,而我迷戀你的理由原來也可以跟你無關。

BGM: We are never ever getting back together - Taylor Swift

We are never ever getting back together - Taylor Swift

自去年五月閃電牽手又閃電分手之後,我們的話語似乎經常不在同一個時空更無法交流,幾次無語對談後,在我終於幾乎要忘了你的存在的時候,從陌生的島來了一封信,來自正在當兵的你。說的話一如既往地令人摸不著頭緒,我還自作聰明地以為讀出了你的弦外之音。

其中一段是這麼寫的:

「原本覺得不需要解釋什麼了,而且再圍繞在這個話題,也只是像傷口上撒鹽巴。不過左思右想,好長一段的猶豫,終於還是鼓起勇氣,寫下這封信,不知道這封信會是一個開頭,還是就只是當兵日子裡一個自言自語的下午,什麼都沒發生?答案希望是前者...」

衝著這一段話,又把我的想像劈哩啪啦地點燃,想著怎麼回信的週末兩天一直沒睡好,直到一頭熱地給你寫下了回信,一到禮拜一就把信限時掛號寄出,寄到那個曾是戰地前線的陌生島嶼,要45元,當時心裡挺矛盾的,不太確定到底是貴還是便宜。

我已經逐漸學會與自己的情緒相處,等待的幾天挺沉的住氣,偶爾數著日子看信到了沒,卻已經不打算讓它過度佔據我的思緒。我在回信上大致說了自己的近況,接著單刀直入,和他提了我們是否有重來的可能。如果可能,退伍之後,聖誕節就來台南找我吧。我沒想到自己會如此直白,但三番兩次的失敗溝通,已經讓我徹底放棄直接以外的說話方式。


Photo by Kate Macate on Unsplash

算算大概三至四個工作天可以收到信,不過一來一往少說也得等上一個禮拜。中間因為一些小插曲,等了兩個禮拜才收到他的回信,但他已透過通訊軟體事先捎來訊息,說自己不得不延遲回信的原因,還有聖誕節前後已有安排不能過來,後來就沒再多說什麼。看到這裡,我也心裡有數,咱們大概是沒譜了。真的收到回信,是聖誕前兩天,果然不錯,顯然第一封信是我過度解讀了。

「我已經不能給你什麼承諾之類的,對你其實也沒之前那樣的感覺了,但直接說出來又怕妳傷心,事情也才會變成現在這樣吧...」

看到這裡,我其實已經沒有任何心思看後續一頁半的當兵心得,有如當面告白被拒絕一般,當下只覺得尷尬而困窘,好想把自己寄出的那封信憑念力燒掉,然後把這段事徹底塵封,與人絕口不提。

看似若無其事地度過下半天之後,竟也能夠比較冷靜地思考這一段關係了。為什麼覺得丟臉的情緒會這麼強烈呢?如果我喜歡他這個人,難道不該是覺得難過或是失望嗎?而且不過這麼半天的時間,我忽然覺得他一點吸引力都沒有了,甚至到了不斷質疑自己「為什麼過去要浪費時間在這個人身上」的這種程度。


會有如此劇烈的轉變,大概是因為,他終於明確地說出他已經不喜歡我了。我才終有大夢初醒之感,因為過去無論我們怎麼談論當初分手的理由,他都沒有表明過自己究竟還喜不喜歡我,只是說著過去自己如何想法、當初該如何作為;我以為我們只是缺乏溝通、缺乏坦率、缺乏一些可以練習的東西。

而如今,好好看著自己的反應,我才知道,原來我迷戀的也並不是你,我迷戀的是那個「喜歡我」的你,迷戀的是一種覺得被接納的安全感、能夠被喜歡的依賴感,所以當你不再喜歡我,我也跟著自由了。原來這就是我不斷在你身上索求的東西,意識到這件事對我意義重大,謝謝你的坦率,你的一句沒有感覺,讓我終於看見自己的脆弱之處,也終於能直面自己的內心。

很早很早以前,聊天說不上話的時候,我就知道我們當不成朋友。我喜歡與人建立關係,在很多次的經驗裡,都從不同的朋友、不同的關係身上獲得安全感、覺得被理解、有所共鳴,或是能有所學習、互相砥礪、一起創造快樂,而與你的相處經驗裡,除了我期待能夠獲得的安全感,似乎一無所獲,既然你已經確定無法給我我想要的,只好說再見了,這次轉身,我終於可以毫不猶豫、不留戀、不回頭。謝天謝地,對於你,我真是少有這麼清醒的時候。


過去我們都試圖幫彼此關係建立失敗找一個原則性的理由。不過,作為一個受當下與熱情驅使的人,我的信仰已越來越清晰,那就是「感情無法練習」,無法從上一段感情學習找到學會處理下一段感情的方式,因為沒有任何一個元素是一樣的,時間、你、對方,none of them is the same. 與任何一人在任何一個時間點的相遇相識 都沒有原則性,是一生一次無法複製模仿的一期一會。

不是我們不夠認識,不是我們太自私,不是我們都活在自己的想像裡,不是任何一個我們曾經討論過的原因。就只是這時候的我與你不適合一塊兒,如此而已,我會把它當作一次與人交往失敗的個案,就像所有沒有成功續緣的朋友最終成為路人過客一樣,已讀不回、漸行漸遠,都不是什麼悲傷的結局,未來還會有很多新的際遇,哪怕是再一次萍水相逢,我們也不同於從前,so just let it be.


想起45元的信,好貴啊.....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