橱柜扫地僧

Monkey Reading

我们这一代人注定离群索居

發布於
修訂於
离开人群
吾离群而索居,亦已久矣。 ——《礼记·檀弓上》

字面上的意思比较好理解:离开人群,孤独地生活。

就像费孝通先生在《乡土中国》里所言:

这是一个熟悉的社会,没有陌生人的社会。熟悉是从时间里、多方面、经常的接触中所发生的亲密感觉。这感觉是无数次的小摩擦里陶冶出来的结果。这是 1947 年的著作,如果先生在世,对当下中国该是怎样的一番判断呢?

这个时代最大的特征是发展和迁徙。农村、乡土、家乡这些带有传统文化气息的符号逐渐让位于创新、理性、自由这些内容。改革开放带来的是经济发展,经济协作模式是社会的基础,接着影响到文化、伦理、道德等社会的各方各面。

当初的「父母在,不远游」实在是越来越没有说服力了,高铁、飞机、高速公里使人可以一天就穿越半个地球的距离,电话、微博、即时 IM 软件使人人时刻互联。世界变复杂的速度远远超过人的认知学习和接受的速度,社会分工越加分明,社会效率越加提高,人就越加在这闹不可破的牢笼中不可突破。换一个行业和工作的难度超出大部分人想象,虽然「七年一重生」的方法似乎靠谱,但终究经不起推敲。想要在一个行业做到 Top10 的难度,时间上是实实在在长达十几年的壁垒。

比较吊诡的是,人与人的连接更加及时和紧密了,这种连接被导向了陌生人,导致大部分人越来越走向了孤独。新的居住形态和社区模式正在形成,人的流动在加快,正和同一楼层的阿姨熟络了关系,转眼就搬去了另外一座城市。

对于年轻人而言,这是一个注定漂泊的时代。当你知道原来生活还可以这么过,并且开始向往的时候,现有生活的基础就开始变的不稳固了。每一次更换工作、每一次远程出差、每一次的长途旅行,都是一次漂泊。这种环境塑造出来的必定是一个陌生人社会。你不得不承认:现代社会本质就是一个正在走向陌生的社会,如果再去追求邻里家常里短的话,可能就并不适宜了。

当然,你还是有选择的,那就是离群索居,很多年轻人已经开始了这样的生活。这并不是放弃社交,而是放弃熟人社交,更多人开始基于兴趣的社交方式。微信这样的熟人社交工具越来越跟不上社会的发展,2021 年许多新型的社交软件开始涌现,基于兴趣和内容的软件用户只会越来越多。哈哈哈哈,只能说他们的产品经理敏锐意识到了这一点!

亚里士多德在《政治学》中写到:离群索居者不是野兽,便是神灵。人是社会型的动物,需要从他人身上获取温暖。梭罗也试过去过瓦尔登湖的生活,但是他也留下了《瓦尔登湖》著作,与我们后世交流。个人觉得只要有思想想交流,离群索居可能只是一种状态。

远离人群,孤独地生活,这是我们一代人必须学会的技能。孤独是跟上这个时代的前置条件,毕竟人的精力实在有限,可以专注的事情就那么一两件。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