橱柜扫地僧

Monkey Reading

乡愁是一枚健康码

發布於
它关乎公义和权利。

不知不觉,新冠疫情已经持续快两年了,在 Google Photo 上翻看 2020 年之前的相册,那是一个没有口罩和健康码的时代,熟人带着完整五官出镜,眼中闪着喜悦,人们欢聚起来,开怀大笑。

现在呢?世界被彻底地改变了。

进入地铁,先下意识打开手机出示健康码,勒紧口罩的丝带,上下考量对面美丽眼睛下的真实面容,到站下车,人群一哄而散,留下冰冷而又重新拥挤的车厢。

楼道口,放学后的初中生,推着自行车走进电梯,一侧摆放有点窄,对角线摆放太占地方,还好人不多,虽四目相对,但依旧沉默不语,到楼层了,用迅捷动作表现出青春活力,校园还在,红领巾配着蓝色口罩,这会是他们的时代记忆吗?

中秋,花好月圆夜,颇有赶超春节氛围的趋势,谁不愿回到故乡坐在父母身旁呢?那动身吧,先预约个核酸检测,等 24 小时,信息同步至健康码,举高那枚绿色的健康码,在蜿蜒曲折的高铁线路上畅通无阻。到家了,摘下口罩,洗干净手,围在一起吃饭。

人的流动变难了,变少了,可悲欢离合还是照常上演。路边的流浪汉举着「我想活下去」的条幅乞讨,我抬头看见远处的高楼大厦灯火通明,这种与美丽互联网中看到的世界完全不一样啊。

这个时代,回不了家的人,无家可回的人,思念家乡的人,乡愁从一枚健康码开始,而其它的似乎都被我们刻意忽略了,它关乎公义和权利。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