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

曾當電影節童工,成長於富德樓,做過傳媒、興趣班導師,兼職Marketer,現無正職,最理想做回自己。由Facebook到Medium,再伸延至Matters,寫別人的故事、寫自己的故事。 Handmade IG: onewayworkshop Travel IG: igoislands web: http://bit.ly/goislands

彷彿變了妥協的時代

如果還有不打針的自由,卻被剝奪了應有的權利

不久之前才妥協了強制使用「安心出行」,但一個「洪門宴」,告訴你,守法是「蟻民」才會做的事。

早前才多麼不情不願使用「安心出行」,為何成了習慣,甚至乎執法者選擇性執法、真/飯放蛇,令到沒有「守法」使用安心出行都被指責,為何權貴就可以不守法?越是被迫妥協又想光顧著名黃店的人越要「守法」。

還在不情不願地「守法」,因為第五波疫情又多一重借口加速谷針。以前都只是強迫自己人打疫苗,到強制娛樂場所工作人士、教育界打針,要不由14日一檢測,到後來3日一檢,甚至強制老師網課也要至少打一針。

疫苗接種由自願到近乎強迫,某些工種差不多非打針不可,連家長進入校園也需打針。莫講之後所有娛樂場所也要打針,或者很快連進入政府部門也要打針。我們常笑言,不打針連身份證也換領不到,因為進入不了場所。

但今天要求一針,很快就兩針、三針,甚至每半年一針,委協、屈服就一世。如果相信口罩有效阻擋病毒,為何很多不用除下口罩的活動場所如戲院、博物館等都非打針不可?從前鼓勵打針有樓抽獎,到現在轉為懲罰不打針者,無堂食、無使用不少公共場所的權利、不得進入戲院、學校的場所,變相是對無打針者的懲罰。你可說很多國家也有谷針,也有針對的限制,但不少國家至少還有上街表達意見的自由,我們上街,輕則599G防疫法,重則非法集結。今天說與病毒共存是個人意見不犯國安法,他日可說你煽動顛覆什麼。

病毒每天在變,疫苗暫時仍是試驗,不斷接種,就好似不斷為藥廠收集數據,但因疫苗接種而出現不良反應的數據,卻未有好好公開,彷彿你死你病也跟疫苗無關,猶如簽了生死狀才接種。如果還有不打針的權利,我還想享用。可惜,政府卻剝奪了市民的權利。既然沒有證據顯示乘搭交通工具會散播痛毒,那麼一班坐私家車的「專家」和在位者不要剝奪不打針者搭交通工具的權利。

政府谷針谷到牆內,拜山的至少一針,牆內打了針有加假,亦會因為打針而有不同的工作安排,以其他待遇去谷針。除非外來者惡意散播痛毒,否則個個戴好口罩,又自成一角的牆內又怎會有人感染?

妥協了安心出行,又妥協打針、再打針,然後就健康碼,一步一步一國一制的信用評級,做隻真真正正的豬。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安裝「安心出行」就是妥協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