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

曾當電影節童工,成長於富德樓,做過傳媒、興趣班導師,兼職Marketer,現無正職,最理想做回自己。由Facebook到Medium,再伸延至Matters,寫別人的故事、寫自己的故事。 Handmade IG: onewayworkshop Travel IG: igoislands web: http://bit.ly/goislands

口號應該由「報仇」改為⋯⋯

發布於
抱歉,不定期鞭屍。仇沒有報,只剩下沉默

2019年11月8日,周同學在早上離世,中午多區的「和你Lunch」,口號由「反抗」去到「報仇」,雖然心知自己以及不少人連反抗也做得不好,「報仇」的門檻有點高,但當時大家都在一個傷悲的情緒中。之前有很多謎之被自殺個案,只有周同學的死因存疑是最接近指控加害者。當初周同學受傷,是因為網民發起為警員新婚助慶,頑皮的網民都不過是湊熱鬧,叫叫口號唱唱歌,警員卻召來幾十個同伴打擾街坊日常,繼而令警民關係一再緊張,催淚彈、大量防暴警察都是 2019 年下半年的日常,周同學不是前線抗爭者,只在遠處停車場的觀望。警察前言不對後語,周同學沒有可能因為失足,亦不可能因避催淚彈而跳到下兩層,而他的傷勢不可能是有知覺下跳落下層而做成。還有另一致命點是阻礙救護車到場,所以香港人對某工種的仇恨是堆積而來,是他們罪有應得。

因為周同學的離世,引發起 11月11日的大三罷,當中兩大大學守住重要的要塞,卻被警方包圍和強攻,令兩間大學成了戰場。可笑是當時冒死進入戰場拍影的紀錄片都成了禁片,所有都被迫害是「假新聞」,紀錄片只能在非中國和香港以外的地區觀看,另外當時在兩大學的示威者不少仍面對律政的狂追猛打,連帶 612 基金、支援牆內的石牆花、寄YouTube內容的解悶工場等大大小小組織都被打壓。

亂世出英雄?鄒幸彤教曉大家什麼是「風骨」,大商家黎智英出錢出力還在背負很多條罪名,還有更多社運人士和抗爭素人都是熱愛香港人士,每一個都可以是英雄。即使流亡做外國勢力,或在牆內的政權眼中釘,他們每個都在燃燒自己,但當初一起叫「報仇」的「手足」,你們還在嗎?你還記得你擁有過的職嗎?

休息是為了走更遠的路,那休息有時限,你們是「退休」還是「休息」?
在大環境下難以抗爭,至少也要圍爐取暖,沉默,都是極權的幫兇。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為什麼離開?請不要拿「自由」和「子女」做借口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