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大姨

大龄社畜的读博日记

今天是决定读博的343天

话说,这里草稿能在哪里找?……

这已经是这个月第三回进到matters,准备写点什么。上一次还写了个开头,结果草稿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今天是决定读博的343天。原不是什么需要纪念的日子,只是最近有了很多讨论和思考,看到了那个一瞬间的决定带来的有趣的变化,想着为某一个失望或懈怠的日子种下一个时间胶囊,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今天是首尔市长投票的最后一天,我们可爱又单身的阿金老师今天改成了录播课,说这种好日子应该要去投票才对。这只是玩笑话,却让我想起滑哥前几天的Ins,也是这条Ins又让我燃起来想写写什么的热情。

那天刷着刷着看到这个,有些摸不着头脑,但也就随意划过。过两日和滑哥见面吃饭,听他讲什么是사전투표事前投票,这里说的10年前的事情指的是什么。原来10年前的首尔市长,如今的2号代表오세훈先生曾经拒绝过50亿韩元资助首尔小学生免费午餐的拨款提案,当时声称预算不足并表示如果提案通过他便下台,结果提案真的获得通过,从此首尔的小学生们,后来扩充至中学生们都获得了免费午餐。而10年过去了,那年被冷落的小学生们,如今长大成人,成为了那个决定他是否再次当选的一个投票人。

我这种小土豆还蛮容易被这种热情所感动的,开始对这场其实与我基本毫无相干的活动产生了兴趣。前两天在小红薯上看到有人转发了11号代表的宣传口号,“让独居女性可以安全生活的城市”,再过几天在街上看到了8号代表为性少数者的发声。滑哥笑称,若是有哪个代表说会给他们打工人提高工资就肯定会当选。几年前看过一档韩国的慢综艺节目,常驻嘉宾是柳時敏(유시민)。当时提到了曾经文在寅在总统选举时因为公开反对同性恋而被非议的事情,柳作家说,大选讨论的特点是,不是为了说对的话,而是为了说让大家喜欢的话,最终目的是获取投票。(可能翻译有误,附上原文,https://youtu.be/oUUufkTwQgY )其实这也引出了一个情况便是,目前现有的民主选举流程的问题是,大家的选择是基于排除不喜欢的(人们觉得是坏的),而并非基于一个人真正可以对社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这种现象在前一年香港区议员选举的时候也有出现,甚至美国特朗普的当选也亦能印证如此。

就这个话题之前跟阿金老师展开过讨论,说我最近的烦恼是,似乎进到了一个修正主义的陷阱,对收到的一切资讯都要先疑上一疑。我的疑惑是,我们今天所说的民主体制为何就应该被认为是正确的?以现有的投票机制而言,是否意味着多数人的正义才是正义,那么少数人的权利又可以如何被认可? 自由是否应该有边界,而这边界又应如何界定?可能这一条像漂流瓶一样可能被哪位路过的朋友看到,会觉得我是否是一个坚定地反对民主体制的人。老实讲,我比较认同政府怪兽论,而这又是另一个话题准备之后再讲讲。不过也正是上段那样的现实结论,会让住在墙内的我们觉得所谓的一人一票也不过如此,甚至觉得会给社会带来动乱的隐患。一个没的选择直接给你70块的机会和一个可以选择之后出现获得0-100块的机会,哪一个机会更好呢?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