脆弱花褲

三三兩兩

還是

睡不著的夜間,一腳就跌到谷底,

我不曾在那裡,拿著權力、喊著標語,

所以我不配擁有睡意。被社會侵蝕的氣息。

推擠不停、三三兩兩、來來去去,

瞬息感到不斷失去,

我不會寫歌、也無從嘆息。

到底在叫什麼,我曾是其中之一,

但我現在也已、不再感到有趣。

或許這樣,就不必說我在意。

道歉之力

腦細胞很團結,說著他們隨著我一同死去,

我體內有聲音,起此彼落、爭吵不休,

所以我習慣向他人道歉,因為我無法擺平、這些三三兩兩的淘氣。


—載於是不是要去拜拜的失眠恐懼症候群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