脆弱花褲

爬起來打一些

發布於
醒來

身為第三個月的無業工作者,我最近睡得很多、但醒來時經常充滿了罪惡感。

其實我不是無業,只是疲累地不想再面對這些角色了:乖巧的女兒、優秀的學生、社會化的大人,甚至是完美的自己。我知道我是脆弱的、情緒化的、經常不控制的,但我不想就這麼打壓自己,就像周圍的一切,好像我不要去碰觸就不會被傷害到一樣。對,我知道我不必這麼想。可是醒來後,一呼吸到空氣,厭惡感就隨之而起。


沈迷

我最近很沈迷在網路世界,說實話這感覺對我來說並不好。因為其實在過去、智慧型手機剛出現的時候,我討厭死這個把我周圍的人目光都帶走的發明了,我始終忘不了大家只要拿了手機,就可以逃避社交、逃避面對問題的感覺,或許上述的感覺對我來說很重要、我很需要,只是就像前面說的,我疲累地不想再當這樣的人了。或許與其想這些問題,需要著人們的互動,不如摸摸手機,它能給你全世界?


摺起來

我不想說自己是正向還是負面,因為大部分人們對這些詞總有一些定義之後,就滿意地結案了。我並不這麼想,但我知道某些執著或許也來自於我知道的不夠全面。

希望隔一陣子能繼續記錄這一切。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