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子

仰子,射手座。有點敏感,容易感觸,容易哭。很想每段感情開花結果;很想回到那片星空下;很想在冬夜裡相擁入夢;思憶懷念,絲絲點點,串串斷斷。寫作,是想把感動記下,別像淚水般乾不留痕,只少要像流星給妳一道燦爛星火。

【尚食】只盼人心之間,能真誠相待,珍惜那份寶貴的情意

《尚食》以美食為引,宫鬥為題,愛情為心,承載著人們的悲歡離合。很多角色其實不乏真情真意,但總不願坦誠相待,最後都一一錯過,令情意消磨殆盡。若人心間能真誠相待,或許世上會少了很多憾事,也不會磨蝕了那份珍貴的情意了。願有情人都能安安穩穩、平平淡淡,相依相偎,一起走完餘生的道路。


《尚食》是以明朝紫禁城為背景的古裝劇,講述著明宣宗朱贍基和小廚娘姚子衿的愛情故事。全劇以美食為引,宫鬥為題,愛情為心,承載著人們的悲歡離合、死別生離。剛剛看完了大結局,聽著飾演游一帆的王一哲演唱的片尾曲《滋味》,總覺得心中苦澀,難以釋懷。若人心間能真誠相待,或許世上會少了很多憾事,也不會消磨了那份珍貴的情意了。

《滋味》:

人生百般滋味,皆醉。
真情難能可貴,要追。
愛的終點究竟,是誰?
哭著笑著一生,唉!狼狽!

人生甜酸苦辣,聚散分離,有誰沒嘗過?嘗多了,只覺有口難言,只能嘆一口氣,唉!在人心間有真情實意,是多麼難能可貴,多麼不可錯過,但在追尋的過程中,卻不斷受傷,落得在雨中夜裡苦苦追趕,最後狼狽跌坐,分不清那是淚水還是雨水,獨自苦笑,笑自己傻,笑自己天真,還在信世上仍有真心真意。

可惜的是,《尚食》劇中其實不乏真情真意,但人們間總之因各種原因,不願坦誠相待,最後都一一錯過,令情意消磨殆盡。

孟尚食作為母親,多次救了女兒蘇月華。第一次是向皇后捨棄功勞,第二次是向姚子衿自殘廢手,第三次以功命相抵,與漢王同死,救蘇月華一命。結果蘇月華到母親為她而死時,才幡然悔悟。若孟尚食能在前兩次早點跟蘇月華坦白,離開她是因為冤獄,而非另結新歡。把當中的冤屈告訴女兒蘇月華,蘇月華日後也不會因為這誤會而產生執念,最後誤入歧途,害人害己。

胡善祥未成為皇太孫妃時,立志懸壼濟世,卻被有心人編造的祥瑞,送入宮中,成為爭權奪利的工具。為了令她甘心入宮,故意使她害死病人,想絕了她行醫之心。故此胡皇后入宮之後,鬱鬱寡歡,冷淡疏離,拒朱贍基於千里之外。她甚至想毒害自己,一了百了。那時朱贍基待她仍是相敬如賓,跟她坦誠的說:

「所謂結髮夫妻,就是無論生死榮辱,攜手一生,白頭到老。予安,我願予你一世安穩。我不知道妳的心結是什麼,但我想問:『妳是願意陪我走一生的那個人嗎?』」

胡善祥卻默然無所對。不說是平民,作為帝皇之孫,願意如此坦誠相對,換來的是遲疑和沉默。就像將自己的心扉,毫無遮掩的敝開予人,對方卻把自己的心門關得更緊,這是相此的傷人!朱贍基更因此次會面誤服胡善祥含藥之食而中毒,卻也沒有告發胡善祥,只是對她的情意也如殘燭燒盡。胡善祥,這又何苦呢?朱膽基也太慘了吧!

後來朱贍基跟姚子衿說他:

「不求有個生死相依的摯愛,但求有個相敬如賓的妻子。」

這個願望和尋常人家又有何分別?不求電影裡刻骨銘心的愛情,但願在我平凡中相敬相惜的伴侶,但卻何其困難!

近日我和一位認識很久的朋友聊天,我跟她說我好像不懂跟女孩子聊天了。

她笑說:「你也不懂和女孩子聊天?也太離奇了吧!」

我回答:「真的,我覺得我真的有點搞不懂了。」

她追問:「你是不懂甚麼呢?」

我回答:「好像怎樣聊都有點不自然的感覺。我還找一些愛情專家的視頻來看,但他們教的我都做不會。」

她奇怪道:「你也要學?你不是該去教人嗎?」

我笑說:「也不知是我老了、累了,還是心態變了?我不想用那些技巧,就只是想像平平凡凡、簡簡單單的聊天:妳告訴我妳喜歡看的劇集,我告訴妳我喜歡吃的東西;今天工作忙了,妳跟我訴苦,昨天我聽了首好歌,我跟妳分享。偶然妳跟我呻下家裡的煩心事,我也會跟妳說我計劃的將來。偶然冷了場,也不要緊,大家自自然然的相處便好了。」

她說:「這是朋友?還是老夫老妻?」

我答:「所謂『相敬如賓』、『舉案齊眉』,不就是這樣嗎?互相尊重,平等相待,相敬相惜,相知相愛,這才是相伴一生的關係吧!這樣才能安安穩穩的一起過那些平平淡淡的日子。我現在所追尋的,是一位願意陪我走一生的那個人。」

她問:「你想這樣平平淡淡地追女生?」

我答:「我想自然地了解她。之前聽她一些說法,不明白她為甚麼對一些東西十分執著。後來知道了她家中的情況,便明白了她缺了甚麼,想填補著甚麼,心裡的遺憾是甚麼。我也愈來愈了解她,更能感受到她的情感。這樣兩個人的心不就自自然然,慢慢的愈來愈近了嗎?」

她笑說:「那你都有想法了。為何還說不懂呢?聽你這樣說,我雖然結了婚,也有點感動呢!」

我苦笑:「女生的反應,若即若離,我也不知她怎樣想。」

她說:「既然你要自自然然、坦誠相待,就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做到。這事急不來的,你自己也不要太大壓力,慢慢來,先像朋友間自然相處吧!」

姚子衿曾說:「同樣都是可憐的人,還要互相傾軋,不是更加可悲嗎?」

人生在世,苦多樂少。大家都是可憐人,可苦相煎相迫、互相猜忌呢?為何不能互相尊重,坦誠相對?

姚子衿又說:「在這個書齋之外,嬪妾安心本分,做好一個妃嬪。但在這,你只是你,我只是我,一如往昔。」

我們有很多身份,自然有很多面具。同事前的你、父母前的你、情人前的你,那麼那個才是真正的你?我想朱贍基也好,姚子衿也好,他們都想能在人生伴侶前,可以不用假裝,就是做會自己。

姚子衿跟朱贍基表白說:「只願君心似我心,定不負相思意。」

不要再有那些誤會、不要再有那些憾事。只盼人心之間,能真誠相待,珍惜彼此那份寶貴的情意;願有情人都能安安穩穩、平平淡淡,相依相偎,一起走完餘生的道路。

《滋味》:

等待著,
寂寞裡開出花蕊。
和夢做一場約會,
夢裡的心不破碎,
有人會和我依偎。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掟上今日子】妳是我想守護的人

【最後的情書】一封遲了十年的回信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