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子

仰子。見山還是山,見水還是水。寧可狂涓,不作鄉愿。就是看不慣那些偽善的嘴臉。日間唯唯諾諾,夜裡縱筆疾書,以抒胸中不平之氣。

【武漢肺炎 COVID-19】《對抗傳染病打的不只是抗疫,更是打民心戰》


恐懼比病毒更可怕,危害更大

在現代社會,傳染病的危害,不只在市民健康上,更是在民心上,而且為害更烈更廣。一旦出現恐慌,所帶來的傷害甚至會比疫情本身更大。

恐怖主義襲擊的其中一種方法「骯髒彈」,所造成的效果與傳染病相類似。理論上,恐怖份子可將放射性物質(通常為鈾)與常規炸藥相結合造成放射性類武器,爆炸威力不大,可能只影響在距離爆炸地附近幾公里的地方,造成的即時傷亡也有限。

然而一經傳媒報導或社交媒體傳播,則會造成大眾恐慌,一則受輻射污染之人物因逃亡而擴散,二則受到感染或擔心受到感染的人會湧入醫院,令醫療體系受壓崩潰,再出現信心危機,銀行擠提、搶購糧食,繼而治安崩壞,暴力搶劫,再造成下一波恐慌和逃亡潮,並惡性循環地向外地漫延出去。「骯髒彈」襲擊是最正宗的恐怖主義,因為它便是最大程度地製造恐慌、放大恐懼,引爆人類自私的陰暗面,破壞社會的組織和互信,再讓敵人因自身恐懼擊垮自己。

現代醫學昌明,即使是上次沙士疫情,按世界衛生組織(WHO)數據顯示,全球死亡人數不過千人(全球沙士確診個案則有8,096宗,當中774人死亡,死亡率7-15%)(截至2月14日武漢肺炎 (COVID-19)確診個案63851,死亡1380人,死亡率約2%)。這和中世紀黑死病在全世界造成了大約7500萬人死亡,令中世紀歐洲人口總數30%-60%的人死於黑死病有極大不同。所以在現代醫療能力下,因傳染病所產生的恐慌傷害,比實質造成了多少人命傷亡,對整個人類社會傷害更大。所以在現代社會,應對傳染病引起的恐慌,與抗疫同樣重要!而要減少恐慌,則要安定民心!

                 

克服無知和恐懼,需要資訊流通、透明度及教育

未知的病毒和死亡的陰影是恐懼的完美組合,所以政府應確保資訊流通、運作透明度及教育市民。

政府應定時發布有關抗疫資訊及最新措施。而近日不少惡意謠言流傳,造成市民恐慌不安,搶購物資。這不但造成恐慌及短時間內物資缺乏,物價飛漲,錯誤資訊更有可能阻礙抗疫及危害健康。

是故發布會亦會針對有關謠言作出澄清及給與正確資訊,並與相關機構團體合作,如與食品供應商維持緊密聯繫,澄清封關將導致食物短缺等。並就防疫按排及不實流言,作出簡明易懂的解說,盡快製作宣傳片或簡介,向市民介紹對病毒已知特性、傳播方法、嚴重程度等已有資訊,並提醒及重溫各項防疫注意事項。


防疫熱線,同心抗疫

同時政府應成立就疫情的投訴、查詢及溝通渠道,無論是熱線或電郵亦可。既可集思廣益,就防疫安排拾遺補漏,對社區上的衞生隱禍作出補救;或是集中物資、處理捐獻、協助弱勢求助;或是監督防疫工作,對偷竊防疫資源、疏忽職守、違反禁令、隱暪或造謠等危害防疫工作的舉報。


果斷決策、有序計劃、良好溝通=優秀的危機管理=穩定民心

決策:當斷則斷,一些自私苟,可以稍後再想嗎?

要安定民主,阻止恐慌漫延。這需要領導者的智慧、決斷,更需要勇氣——因為這代表需要冒險,要「孭鑊」的。不過真正的領導者不會因此而退縮,因為人民只看結果而非程序。即使你程序沒錯,但病人死了,罪名還是在你身上的。

若為政者仍以官僚刀筆吏的心態行事,只鑽營程序手續,僅按已知事實行事,在危機面前仍是那一套「少做少錯,唔做唔錯」的官僚習氣,那請退位讓賢,至少不要阻礙此刻願意挺身而出,肯承擔、願冒險、做實事的人。


計劃:可預見的未來令人安心

而人類對未知會自然產生恐懼,如果苃未來有可測性,則反而會產生安全感。所以政府有應對防疫計劃時,應有一個條理分明,細緻有序的防疫計劃大綱,有大原則和小綱領,有系統地公布不同情況下的疫情應變計劃。雖然情勢瞬息萬變,當中細節未必能即時公布,但至少令市民知道政府大致下一步將如何做,自己才能因應配合或調整。市民能有所依從,心才會定,民才能安。

而不是「今日不知明聽日事」,或是朝令夕改,那只會令人感到政府只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更甚於防於應付,開始力不從心。而且更無法團結或動員社會各種力量齊心抗疫,更會使民心渙散,各自為政,互相阻礙,成為烏合之眾。


溝通:官員請講「人話」

《孫子兵法》說:「上下同欲者勝。」上下齊心,是抗疫關鍵。想要齊心,先要有良好溝通,然而政府在與市民溝通上,經常以官話說話,以「暫無證據顯示」、「有既定程序處理」、「請市民忍耐」等冷漠、官僚、傲慢的態度回應市民,只會令市民覺得疏離冷漠,為官者不識民間疾苦。

例如在搶購口罩上,只著市民耐心等待;談及封關時,則說應遵從世衞建議,不應歧視等等。試問一位市民聽了之後,會有何感想?那個冒寒凌晨去排隊的老婦又會如何回應?為官者,可不可以從聽眾的角度考慮下用詞說法呢?不是要你破口大罵,也不是倒氣扛嘴:罵議員煽風點火,罵居民自私自利,罵商人囤積居奇,罵暴徒乘亂攬炒等等,於事無補。

說「人話」,其實就三個原則:坦誠、對等、承擔。人非聖賢,孰能無錯,政府亦非萬能,但士氣高低,齊心與否,高下立見。


自古皆有死,民無信不立

《論語》中記載了一段孔子和學生子貢討論為政優次的對話:「子貢問政。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子貢曰:『必不得已而去,於斯三者何先?』曰:『去兵。』子貢曰:『必不得已而去,於斯二者何先?』曰:『去食。自古皆有死,民無信不立。』」

人類聚居生活,繼而組織家庭、城市、國家,都需要互相信任,否則家不家、國不國。更何況現今社會之複雜多變、環環相扣。若出現信心危機,便會造成骨牌效應,千里決堤。

抗疫不能心存僥幸,需要社會每一份子同心合力,嚴格執行。由個人層次的注意衛生、減少外出、勿輕信謠言;不同工商機構協調穩定金融、經濟、供應、各維持市民生活必須的系統運作;保安、商經、勞福、民政、教育等局亦需靈活協助因疫情而受影響的公司、學生或市民;政府嚴格執行抗疫計劃,配以武力及法律,打擊造謠生事、囤積居奇、乘亂取利、違反禁令之人。

為政者,於非常時期,應靈活變通、果斷執行,而非官僚苟且、瞻前顧後。當然非常手法必然引起部分人批評,但自古應對傳染病,無可避免要犧牲小我,有些不近人情或相和平時期有抵觸的手法亦需要因時制宜、果斷執行。若仍是謹小慎微,只會因小失大,令疫情擴散,結果恨錯難返,民心亦會迅速失去,惡性循環下,疫情更是無法控制。

當高官,領厚祿,不只是做條例執行,更是做人心的工作。世上從來沒有必勝的仗,但在下位的人能知道敵人是甚麼,可以如何應對,以及領軍者有何計劃,又與他們同甘共苦,他們才有安全感,才有士氣,才能維持團隊,否則人心散了,仗也不用打了。

恐懼9香港1.33k武漢肺炎461Matters新人打卡160
0
0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