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流

凡夫之人,以为有女。

20210706,脖子间的缄默与嘴里的缄默是两码事

發布於
“如果我说脖子间的缄默与嘴里的缄默是两码事,我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在我的劳动营岁月之前,之中和之后,我有二十五年的时间生活在对国家与家庭的恐惧中,畏惧那双重的毁灭:国家把我当我罪犯囚禁,家人把我当耻辱放逐。麋鹿的街道上,我怀疑地盯着陈列柜,电车和楼房窗户的玻璃,盯着喷泉和小水洼反射出的镜面,好像自己就该是个透明人。”

小说发生在上世纪50年代,60年后的这里,个人权利一步步被抛弃,我们的明天只会越来越烂。你可以对政治冷感,但是你不可以一边转发“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一边庆幸着自己的侥幸,对那些真正勇敢的年轻人们无动于衷,对高校LGBT社团公众号在没有任何罪名的情况下被封禁的日子无动于衷。你不可以。

写在2021年3月11日:

那天下午,我试着回忆起科学,药物,想要接近某种没有伤害的痊愈。电话那头,你的声音显得遥远,嘈杂,像一个秘密从沙沙作响的植物里钻出来。空气里涌来奢侈品店高级的香水味儿,我抓不住你的声音,抓不住自己的思绪,却开始清晰回忆起你的味道。2019年,热带粉红色的晚霞屈膝跪倒,在窗边,你就坐在灼灼发亮的逝去边缘,小狗般绒绒地看我。你拿起香水谨慎喷洒,连同呼吸声一起,盈满我夏日的房间。

skp外的人们年轻又美丽。日落时该是那天最冷的时候,我想起自己曾对你的苛责,那么长的时间里我要你阅读,痛苦,反思。我要你和我一起忧心忡忡,一起失去睡眠。skp外的人们年轻又美丽,寒冷都不能让他们潦倒半分。我多想你快乐,我多想……你是他们中的一员。

那些很重的词语,命运,生命,死亡,一个疯子信誓旦旦给我们两个的预言,它们强悍冲刷过我。日落时最冷的时刻,最后只剩下对自己的怨恨。你把高贵的友谊付诸于我,我却可耻得不能为你承担更多。

“爱是一次争斗,爱是一场战争;爱是一段成长。”我多想你快乐。我多想你像那些愚蠢但快乐的漂亮陌生人。我多想,你是他们中的一员。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