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边有一个杨教授

前面有光明大道,阳光明媚,烈日当空 打着伞,肩并着肩,亦步亦趋 不回头,不思念,不后悔 抛弃掉最后的爱 跟着一起走

孩子你的未来将会是这样

《天堂电影院》《西西里的美丽传说》《听见天堂》看完这三部电影后发现都是同一个主题:孩子的梦。每个孩子都有梦,我也一样,你也一样,人都一样,不管你是洋人还是国人,梦就是人之标志,人之标配,但人的梦都是什么东西?这东西值钱吗?梦成了最奢侈的梦想。

洋人总是长得帅气又漂亮,尤其是意大利人,那简直是神赐予这块土地的最好礼物,我跟意大利这个地方的人还多少有点缘分,现在想来真是有种不可思议的魔力在促使的事情的发生,难道这真的是心有灵犀吗?

记得多年以前还在北漂求活的时候,阴差阳错的认识位意大利哥们,我早已记不得他叫什么名字,这哥们还是位华人二代,他那不标准的华语总算可以跟我简单交流,那时候我才知道意大利有无数多的中国人在那边活着,至此在心里就播下出国的种子,由于年轻地我非常的崇洋媚外,虽然我没文化也不懂英语,但也不知道哪来的胆和一厢情愿的想跟老外交朋友,那时候流行玩微博和豆瓣,这些地儿小资文艺屌丝居多,容易找出一点老外的蛛丝马迹,所以我天天都在逛这两个网站,找线下老外举办的聚会或者老外免费教英语之类的活动,我喜欢去凑这样的热闹,也没有什么目的,更不是为了学英语找女朋友,没有人会喜欢穷光蛋和老实人,可能在我内心深处还藏着一丝毫不起眼的自尊!

更逗的是这意大利哥们还是个独眼龙,听他说还小的时候玩耍把一只眼给弄吓了,现在看来跟电影里的情节真是高度重合,难道命运真是有回光返照吗?这哥们当初跟着一堆意大利人来到北外学中文,说是来学习,其实纯粹是来中国享受生活,对于当初封闭世界的我能跟着他混也开了不少眼界,第一次到北体舞厅通宵喝酒蹦迪,第一次吃意面,第一次吃猪扒饭,第一次看到他跟多个女朋友过夜,有韩国人,意大利人,妹纸轮着换,但妹子们毫无怨言。后来我才知道他家来路不小,他爸还是中国某地的政协委员,作为华侨华人的成功典范返乡创业,记得那年北京奥运火炬传到他家乡,他爸还是火炬手之一,真是风光无限。不久后我离开了北京,他也结束了北京学习,从此我们再也没有联系。

《听见天堂》这部电影没有什么可圈可点的地方,故事情节有点弱,但最引起我关注的是里面的男主角盲人男孩,那俊气的脸已抹杀掉一切不足,再说这小孩的本色演出,带上梦想的主题,带有叛逆个性,对抗外部校长权威,盲人想成电影导演,这看来天方夜谭的事让所有成年人都觉得不可能,特别是身患残疾的人,他们的内心世界又有多少人懂的。

原来他们也有梦想,有理想,有他们想做的事,这些普通的事对他们来说并非容易,想活下来,只能兢兢业业的按部就班学一门手艺糊口,学校的责任本该如此,但孩子又岂非这样想,记得盲人小孩问另外一个小孩,“红色是什么?”“ 蓝色是什么?” 难道你我就能回答出这样的问题吗?

每一次的改变就是对现有秩序的打破,其实导演要表达的并不是盲人孩子的理想,他其实想表达的是健康人的理想甚至比残疾人还困难,何尝不是如此。现代达尔文主义已经将人类逼到连最后一根稻草都抓不到,还需要更多人拿来垫底吗?疫情、战争、通货膨胀、人类正在经历着一次又一次的现实鞭笞,我们都离残疾已经不远。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