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ling

Being Living Beliving

其實人也不過是一種動物

冰冷的手術台上,手術燈關著,安靜的可以聽見點滴順著小管子流進身體裡的聲音。

腦海中一片空白,我躺在手術台上,右邊的卵巢等待切除雞蛋大小的囊腫。一件薄薄的手術衣下,是赤裸的身體,像無助等待被宰割的牲口。

吊過三包點滴之後,麻醉師、護理師開始鏗鏘的擺起工具,接著脫去手術衣,麻醉師讓赤裸的我捲曲成蝦子狀,長長的麻醉針管從我的脊椎處注入,不久便失去意識。

在醫院裡,凡事按照規則走,在指定時間禁食、照時吃藥、按規定時間排隊開刀,來到這裡是要維持人的最基本需求:活著。

意識迷迷糊糊的,住院期間,是我第一次感覺到人其實也不過就是一種動物。現在可以撇去工作撇去理想,衣著、品味那些不重要的所有事物,我需要的不也就是進食、排泄跟等待。像一隻被馴養的寵物,無條件的接受安排,老實說這樣的生活讓人羨慕又害怕。活著可以這麼簡單,嗎?

自從出院回到現實生活以後,日子飛快的在流逝,行事曆的各種計畫隨時都像迎面撲來,無法閃躲只能不停的接應盡量不被撞上。

今晚抬頭看到石英鐘裡的指針,仍然不慢也不快的像流水般,以自己的節奏前進著。想想出院至今其實仍不滿一個月,卻好像重活了一遍。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