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克西姆

松弛抵抗

政治抑郁


像被判了死刑,

或者在医院里,

医生对我说:

抱歉。


其余没什么不同,

只是四散的新闻,

愤怒的词语都,

失去意义。


整晚盯着暴雨,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停。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