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edgeXu

没什么想说的。

人们在不满,人们在变化

發布於
人口、假期、郑爽和人们的不满

昨天读到了一段话:

这只是一股浪潮中的小水滴。这股浪大约始自 2018 年。
2018 年后,整个中国互联网就慢慢地不开心了。讨论任何话题最后都会变成不开心。甚至开始怀念八十年代,乃至还有怀念六七十年代的。
从客观上去想这个问题是没有答案的。现在比起 5 年前就业率下降了?人均收入下降了?生活水平下降了?预期寿命下降了?新生儿死亡率升高了?自杀率升高了?犯罪率升高了?
其实在一些人怀念的八十年代,也曾流行过“失落”“迷失”“痛苦”“挣扎”“绝望”,流行过觉得社会有问题人生没机会。所以,把这个理解为时代风潮吧。就像同样在八十年代流行过的朦胧诗和喇叭裤——朦胧诗和喇叭裤有什么道理呢?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94017504/answer/1468116003

大陆最近最热门的几个话题是:「五一调休五天」、「郑爽日薪208万」和「第七次人口普查」,这三个话题看上去似乎一点关系也没有,但这三个话题都激起了公众的强烈的愤怒和冷嘲热讽,而且这种愤怒和冷嘲热讽都有着相似性。
生活在两岸四地的其他地区的人,可能不太容易理解为什么这三个话题会产生愤怒和冷嘲热讽。这里引用几段言论来说明。

「为什么今年五一的调休引起了这么多争论?」

累了,老子本来就996,调休一出,周日没了,老子要连上12天,一想到五一还要在家无薪加班,想起这么多年来的调休经历,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哪次不是因为调休要连上十几天,辛辛苦苦几十年,还不能解脱,还买不起房子,还要催生,父母年纪大了,八个老人怎么养?我已经好久没去旅游了,一到假期人挤人,我连超市都不敢去,我明明已经很努力了,有好好学习,有好好工作,为什么连周末都没有?看到那些戏子一个个几亿几亿收入连税都不交,心里就委屈,生气也没力气了,就委屈,但总不能骂老板吧,就只能上网发泄一下,全中国十四亿人,不管多么小的问题,只要乘以14亿,那就成为很大很大的问题,所以才看到铺天盖地的争议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56576815/answer/1857727612

「如何看待张恒爆料郑爽《倩女幽魂》片酬 1.6 亿,拍戏 77 天,日薪 208 万及阴阳合同?」

还说啥呢?这就是现实版的,手指缝头里露一点,都够人活一辈子了。
多少人不吃不喝奋斗一年都抵不上郑爽一天的零头,没错,就是那个208万里的8万。
之前我爸出车祸住院的时候,隔壁床送来一人,卸货的时候从卡车上摔下来,脾脏破裂切除,肋骨断了10根,医生估算治疗最起码要十万块。
家里实在拿不出钱,儿子刚结婚,儿媳妇怀孕,房子还在还贷款,为了多赚点钱,跟老板借钱买了卡车,每月定量给老板拉货算是还钱,现在车钱还没还完,人就进医院了。
儿子想要老板承担医药费,最起码要给一半,老板不愿意,因为在法律上不属于雇佣关系,只肯给两千,最后儿子被逼的带着妈去厂里闹,扬言不给医药费就去举报老板,揭老底,鱼死网破。
张恒好歹为了两千万鱼死网破,普通人五万块钱就能要了命了。
于那家人来说是救命钱,于明星来说,大概还买不到一件衣服。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56689397/answer/1856568333

「如何看待中国人口,结婚率生育率断崖式下跌?」

结婚生育断崖式下跌,是房价,是物价,是996,是内卷,是一些人准备一直占着位置不给他人一点机会,是资本只在乎自己的无限增值而不分出丝毫,是无穷无尽的竞争和压力!新生的老鼠在身体死亡之前已经灵魂死亡,这个种群也就不再会活下去。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21741961/answer/1505894273


我觉得这个现象非常有趣,某些事情在发生变化,但是我不清楚这个变化的原因是什么,可能需要几十年后人们才能弄明白是什么引起了这些变化吧。我不清楚这种变化将会带来什么,但是肯定是某种我们之前没有见过的东西,只是我想起我曾经读过的书里的一段话。

观念的力量可不能小瞧。当年老老实实给地主打长工的农民,就是被灌输了“剥削”这个观念后,开始理直气壮地剥夺地主的土地。过去30年经济发展蹭蹭蹭,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观念倒了一个个儿:同一种活动,过去叫“投机倒把”,现在叫“市场经济”。80年代苏东剧变,并非经济有什么大危机,无非是观念的水位变化了,过去曾经对着那件皇帝的新衣啧啧赞叹,现在一觉醒来,民众突然不干了——你害臊不害臊,怎么什么都不穿?
但是,有人说,中国人是利益动物,除非物价暴涨、股市崩溃、食品安全大乱……中国人不会参与社会变革。要我看,这是混淆了变革原因和变革导火索——变革导火索可能是民生问题,但变革原因则往往是意识形态静悄悄的解构与重构。一只蝴蝶的降落可能会使一个体力接近极限的举重运动员扔下杠铃,但不会有人说蝴蝶的重量是导致该运动员尝试失败的原因。
还有人说,水涨未必船高——如果有人硬要拿铁块压住船呢?这个可能性当然有。历史的发展既非单因,更不必然,否则就成了“历史决定论”。不过,正如我不相信民众是纯利益动物,我也不相信“上面”的人都是纯利益动物。有研究政治文化的学者试图用观念调查的数据说明,精英并非生活在真空里,民众的观念对他们也具有渗透性——当然民众的观念加上民众的实力,渗透性肯定更显然。所以问题很可能并不是水位足够但船没反应,而是水位积蓄其实还不够。今天的中国社会的“权利意识”和“问责意识”刚开始积蓄,势能不足,转化出来的动能也自然有限。
但似乎也不必急着“绝望”。既然水位在上涨,没有理由认为它会停止上涨。对于急于求成的人,变化不在2012发生就太慢,但对于“历史长河”来说,短短30年发生的观念变化已经足够波澜壮阔。又或者,“绝望”本身其实也是一种积极的力量:它蕴含着一种理想——这好过屈从,以及一种理想受挫后的痛感——这好过麻木。我一个剩女朋友在恋爱屡屡碰壁后说:其实,彻底绝望还挺难的。我想也是。一杯水摆在那里,对于口渴的人,想要忘记它的存在,肯定很难。
《观念的水位》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