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ith

我们在白天黑夜为彼此是艳火

【拒绝篡改,重回我的2020】去年除夕春节日:1.24-1.25

發布於

时至今日,我都不想回忆那段时间。在武汉最无助的日子里,所有的求救、援助和社会运转,仿佛都依靠着民间自发的爱心行动。求援求物资信息每天大量涌现,隔着屏幕只能憎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春晚:

一边歌舞升平,晚会还在继续;一边全城求援,恐慌流向四方。

来源见水印

武汉:

医院排队,送尸排队,火葬场也在排队。

那一天,魔女小稀的视频在网上传播。我也在微信群里保留了这段视频。一年以后的今天,这段影像仍然无法被微信自动屏蔽。

「关于魔女小稀,她是我印象中最早以影像形式展现武汉医院状况的人。

当时转发的链接,现在显示已删除。

而后出现铺天盖地的辟谣消息,质疑她的身份,质疑视频剪辑。最出名的是共青团中央不加解释的盖章辟谣。当时未保存图,这是写这篇文章时搜到的信息

但不久后财新对援鄂专家的访问佐证了当初视频的真实性:

有段时间,殡仪馆的运力不够,打电话通知,说很多遗体处理不过来,有时候遗体会在病床上摆几个小时甚至十几个小时才被运走。」

被遗弃的病人
求助无援的民众。这条当时转发的链接,现已无法打开。

持续的404。

恐惧向全国蔓延:

在封城前,一些人离开了武汉。离开者和接收者在求生的本能前碰撞摩擦。
各路信息真假混杂
记得当时上海政府迟迟未有行动,上海市民攻占了“上海发布”。
返乡者隐私泄露,个人信息被曝光在网络上
大城小城,流言与恐惧都在蔓延

伤医事件还在出现:

缺席的party state

已经无法打开的链接

面对人民的恐慌,物资的短缺,成堆的求助,卫健委终于更博了。它在忙着挖掘感人事迹,寻找最美逆行者。但几个月后的事实证明,哪怕它只忙这一件事情,都能平地摔死烂脓包。

最大的安慰是科学研究的进展:

传闻中也有闹剧出现

世卫组织:

时至今日再看当初世卫的行动……

当天转发的报道和信息(选取目前仍能打开的部分)

无授权翻译 | 《外交政策》武汉病毒与封锁下的贫困人口

微博:全城医生护士冒着生命危险救人,病毒所从院士到学生春节不回家没日没夜地攻关,你们WH政客在甩锅?还甩到他们头上? ​​​

微博:【全球看武汉|德国教授能带来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解药吗】

人物:试剂盒供不应求,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之难

最后贴两张当时的聊天记录

缺很难忘记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2020 Matters | 11個問題,記錄你的2020 (超難寫的Matters年度問卷又來了!)

【拒绝篡改,重回我的2020】1.20-1.23武汉一周年

重回2020--2020.1.17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