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odlezoo

炒菜一定会放小米椒

连我都开始运动......

说不清到底是我突然开窍了,还是被关怕了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MHCHLa5rMM&ab_channel=cchui

Hello,好久不见。现在已经是9月末了,今年只剩下1/4的时间,这一年大多人的记忆应该都是做不尽的核酸吧,除此之外,似乎 什么都没做成。硬要说我今年到现在为止做了什么,我只能没有底气地回答,我有在坚持运动。

要从 3 月末的时候被隔离在家开始说。就在收到不准出小区通知的前一天,我和渝南带两只猫去打疫苗,等候的时候,我在体重计上试探性地站了一下,显示的数字完全超过了我能容纳的预期,我还趁着没人看我时,反复试了几次,都还是一样,这个数字比我想象中最过分的数字还要多 10 多斤。

今年元旦时,我下楼梯时崴了脚,接下来的近两个月,我基本都是坐在轮椅上,当然出门的机会也少了许多,不过该补该吃的一个都没落下。那段时间渝南经常买点筒子骨回来让我啃,每次他做饭时,就把我推到厨房门口,指点指点他,不能让他辣椒放少了。那个时候渝南有提醒过我,之所以这次崴脚这么严重,是不是也是一次警告,我的脚踝有些无法承受我的体重。

我们商量好等我脚好了要开始减肥,但真等我可以下地走路后,我第一时间冲向了湘菜馆,完全忘记了之前因为担心身体而下的决心。但称体重那天真的是被一个具体的数字冲击到了,走回家的路上我都很失落,后来在小区的长椅上坐着发呆,下决心一定要把体重去掉一些些,让自己处于没有负担的区间。

可恨的是,第二天就有消息说之后 7 天不能出小区,因为有密接。我已经不太记得是怎么开展减肥的,回忆起来的只有饥饿感。7 天之后,小区短暂放开了 1 天,渝南冲去山姆补充了狗粮,第二天就继续封锁了。宣布浦东浦西轮流隔离时,正好是清明假期,我们被关在小区里,而且还要起得比猪早地去做核酸。那些在封锁中渡过的假期,唯一的一些恍惚时刻是傍晚,许多小孩挤在小广场上追逐,一些早早吃过饭的老人围着小区打转,楼栋里一些锅碗碰撞的声音,还能听到一些家长扯着嗓子喊小孩回家吃饭,这好像小时候放学回家时刻。有时周末我们会下楼牵着狗走走,在地下车库里玩滑板,但都只能小范围活动,地方太小,放不开。

扯得有些远了,重点是我才刚能开始走路,却不能出门探索。我的减肥计划没有搁置,渝南在快递还没有完全停滞时及时买到了switch与健身环,对于我这种最喜欢计较输赢的人来说,健身环大冒险就是一个只有自己的游戏,很难坚持下去。那段时间还出了个新游戏包含了许多虚拟运动项目,有羽毛球、网球、击剑等等,我和渝南乐此不疲地开始网球比拼,他作为一个对网球有所了解的人,在初期竟然赢不过我这种只会应付游戏节奏的人,我感受到了一些在运动上赢的快乐,后果就是接下来的几天我的右手根本抬不起来,连关窗的力气都没有。

那段时间我们还尝试过在家玩简易排球,拿根长绳挂起来就当分界线,再用一个被狗咬漏气的小足球充当排球,算是自娱自乐吧。唯一我有在慢慢克服懒惰去坚持的是跑步,一开始是渝南牵着狗带着我跑,每过一圈就给我鼓劲,从一开始的 2 公里增加到了 3 公里。后来我开始一个人跑,一般选在晚上 10 点左右,因为小区路上没什么人了,我可以不用戴口罩。我在日记里写道,“在这半个月里,我是怎么重建自己生活的:我开始跑步,小区里一圈大概是 350 米,每次在经过第 2 个转角时,我差不多开始放空,想到平常未在意的事情,比如外婆家门前的柠檬树是否活了下来。”

在我突破 5 公里的那天晚上,渝南决定庆祝一下,拿出当天抢到的生烤串,而我在一旁帮他弄熟并且吞咽口水。凭借这些半吊子的运动,和隔离期间被核酸和规矩折磨的食欲,确实瘦了 10 多斤。但有天晚上跑步被减速带绊了一下,又崴了脚,就停止了。

正式解封的前几天,可以钻空子出小区溜达,交通工具只有单车,我们骑着共享单车越走越远,以前觉得1公里都必须要打车,那几天每天晚上都约上邻居骑上共享单车去四公里外的一个小公园溜达一圈回来,我们路过高架桥下时,发现了一片可以带狗狗来的大草坪,还有一条两旁全是夹竹桃的幽森小径。在解封的前一天晚上,我和渝南骑了一个多小时单车去了浦东滨江,中途经过跨江隧道,有交警守在门口,说要等12点就能通车了。到了江边,发现不止我们想来看看解封的时刻,有情侣在约会,还有朋友的聚会,每个人都真的被关怕了。解封后,我还是用自行车通行,发现是一种最自由的交通工具,至少不看核酸、不看口罩。之后渝南陪我去选购了一台折叠自行车,我们又一起去了次滨江,他骑共享单车要攒劲骑才能追上我。不过回程路上,我的腿酸软到不行,全靠他在我身后一直鼓劲才骑回了家。

后来我们回到家乡,计划中是要带着单车的,出发的那天早上,把单车往车上一放,狗活动的空间瞬间小了一半,只得作罢。回老家之后,因为运动的成本确实比上海低太多,我们开始更频繁地运动。6月解封后,我在上海尝试过两次腰旗橄榄球,因为我住在遥远的浦东,去参加时基本路程就是 1 个小时,活动费用配合一线城市的物价,当然也不会太低。而我在老家,出再远的门,似乎都不会超过 15 分钟。

我先报了个健身课程,想通过专业的教练增加我全身的力量,以及让我脚踝更加稳定。后来又与朋友一起报名了网球课,价格大概是一线城市的2/3左右。选择网球的原因有一大部分是源于switch的那个运动游戏,它让我学习了些网球的基本规则,后来我也开始看网球比赛,不是被运动员的力量感折服,而是被他们的忍耐力感染到。还有对于网球本身的好奇心,不是单纯的靠自己力量,要借助球本身的一种很微妙的感觉。

其实还有一个很不好意思说出来的原因,这件事情会暴露我的幼稚。第一次看网球比赛时,是渝南带着我看的,我问了他几个问题,比如正规网球比赛里的发球局是轮着来,谁先得到6分谁就拿到一局,而在 switch里,是 3 分,这对后发的人是不是不公平。他带着惊叹的表情夸赞我,你好厉害,有这样的洞察力。之后我继续问他,网球里有红土地,是不是有的运动员在不同的环境中优势也不同,渝南再一次狠狠地夸赞了我,说我有网球的天赋。虽然这个时候真正的网球我都没有碰过,但我已经对网球产生了兴趣。

在最炎热的7、8 月,我和朋友常常是顶着烈日练球。每天上午 10 点左右练网球,下午有时去健身,傍晚的时候渝南可能会带着我和朋友去一个小区的免费网球场继续训练一个小时。我的身上被晒得分了层,我妈都问我,你这么练网球是想参加什么比赛吗?很标准的家长,每一次的学习都需要有一个目标结果。我说我只是想练好而已。

我也有被自己惊讶到,没想到我可以对一项运动做到这么高频率的喜爱,还不怕早起和高温。小的时候我妈给我报过各种运动类补习班,有跳舞,羽毛球、篮球、游泳,羽毛球是每天放学之后,我在那完全是等着熬过时间,老师一说话我就走神,研究一旁的树叶,顺着树叶的经脉撕下来,再拼好;游泳课的我迟迟不敢下水,被我妈一脚踢了下去,每堂课都要质问我学会了没。完全领会不到运动的乐趣。

但开始打网球后,我对健身课逐渐怠慢。要么就偷懒不愿意去上课,要么就是去了也在那里磨洋工,教练对我的评价就是让我锻炼感觉是在赶牛,喊都喊不动。我说感觉健身没有网球有意思,教练说是很正常的事情,毕竟网球是有来有回的,而健身就是一个人枯燥地做重复性动作。和我一起学网球的朋友问我,为啥喜欢网球,我说有好胜心,想战胜这个球,而且有意思的是打网球时需要借助球的力打回去,我需要了解这个球和我自己力量的平衡,不像羽毛球更多在于我自己。她问我,那健身也可以说是战胜自己啊,我回答,战胜自己还是算了吧。

渝南也很热衷于让我多运动,带我去打网球时,他都会录下来,回去用电脑一帧一帧给我播放,指出我动作里需要改进的地方。当我学会网球的初步动作后,我发现球从网后过来时,我找不到球,不像羽毛球,我把拍面举高,去瞄准这个球,总总能打回去。而网球是它有自己的力量,我需要和它有相对的距离才能舒展开我的动作把球回过去,我总结是需要学会和球相处,保持距离,熟悉球的力量。渝南就在网上学了几个小游戏,让我徒手去抓球。过了两天上课,很突然的我可以接住了教练从网后给我喂来的球,回去马上吃了一整碗饭表扬自己。

渝南夸我有自己的网球思维,上课之外还会去想这件事。我经常在社交平台去刷一些网球教练的视频,看他们怎么指导学员的动作,应该是潜移默化的,我有在慢慢进步,虽然当真的摸球时,脑子里根本想不到任何理论知识。

我确实有个运动良师。渝南今年也开始打网球,起先是去上海一些网球俱乐部的畅打局,人家水平都比他高,他厚着脸皮过去,有时能碰到热心的会教教他,其余时间他就自己看着琢磨。之后隔离了,他就去地下车库对着墙打球,还打烂过一盏灯,保安大哥让他赶紧收拾好,悄悄地逃离现场。后来我们回我老家,他和我找了同一个教练进行系统学习,除了去上课外,他就经常在家挥拍,或者去河边上找墙打,他和我说,这就是比你厉害的人还比你努力。

除了网球,他基本上每周会打2次篮球。也因为他,我才知道我们小区里的篮球场原来不是废弃的,每天傍晚几十号人在上面排着队打球。有的时候我去学网球,他跟着我一起,就在隔壁的篮球场玩,和他一起打过的人会招呼他,欸,你来了啊。噢,他还在我老家那边有了固定球友,是他一个人去体育中心练球时遇到的一位 55 岁的大哥,后来每周都喊他一起打网球。甚至是有次我们在球场碰到一位放暑假的网球专业大学生,他说在小红书上刷到过渝南打网球的视频,我调侃他说,你在我们老家网球圈也算小有名气呢。对了,我们还在本地组织了两场飞盘活动,我当活动管理者,他当教练,但因为我的懒惰,之后就作罢了。

现在我们离开了老家,来到了青岛,依旧没有丢弃运动习惯。这几天每天早上7点多起床,出门右转进隧道,去海湾另一头的黄岛区练球,出了隧道后,一直沿着海岸线走,就到沙滩旁边的球场了。渝南连续3周都参加了青岛线下的业余网球比赛,两次都是擦边进入了四强。

在离开青岛的前几天,他参加了最后一次网球比赛,他说这是他状态最好的一次,与这么些天与我练球也有关系。而我现在的网球能力,只能说是有很大进步,但网球是个长期的运动,我看到的一些打得好的人都是打了至少三年以上,希望我至少能先坚持一年吧。说了这么多,再回归到我的减重计划,自从回了老家后,我完全不想战胜自己对食物的渴望,体重没掉一克,不过在这些运动的作用下,我也没有增加一克。

好了,这就是我的运动元年生活。连我这种 20 多年从未搞过运动的人,都开始对出门去运动开始着迷,也希望大家能自由地在外运动,报复性必要出门运动。拜~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