誡北
誡北

Former-MUNer,不務正業的工科生,試圖從馬克思的原理中找到普世價值

六沟珑和烟火气

烟火气不是如来不断外部强调的特质,而是人的内部对于熟悉的,热情的生活的热忱。


Special Thanks to:

Sapphire and Jiating

With your company, the tour became meaningful


行进在岳麓大道上时,在顺着车尾灯和边缘各色闪烁的亮化工程中,耳边响起了福禄寿的马。从正好被车上的空调吹得有些许湿润的眼眶中看去,整作城迷离地呈现着王家卫胶片中的那个灯红酒绿的香港,那段写满男男女女的各色故事的香港。


我的旅行一直以来都没有明确的规划,没有计划,没有目的,也没有同行人的"三无"模式成为了我的旅行的常态与特色;我不会规划,也懒得规划。


长沙这座城市总给我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她像极了我所生活过的朝阳东路和文华街。坡坡坎坎与起起伏伏是长沙的特色,也是根植在我心里的一座城市的样子。她很诚实,很朴素,路网并不复杂但足够交错,楼宇并不高耸但也足够繁华。接近午夜的长沙反而是一天以来最有人味的一段时间,无序但又守则的人群和车流一起和谐共处,和见缝插针的两轮电动一起,画着这幅属于长沙的夜晚。


长沙和她一样,一条河穿城而过,将整座城市划成两半,人们的工作与生活就这样的和这条河连结和捆绑在了一起。我们会说,“去河的这边。”,去看那些虽然不怎么流连忘返但是足够可观的景色;我们也会说,“往河的那边走吧!”,回到旧日的生活和人烟当中,在声声的钟表之中日复一日地向前走着。


我选择的时间非常巧妙,前两天,是长沙几周以来最热的几天,但这样我们在岳麓山也碰到了意想不到的人流量。最后一天我遇上了连绵不断的暴雨,湘江的水都变得浑浊起来,甚至有了明显的升高;降水驱赶了前几日的酷暑,甚至让天气变得有些透骨的寒意,果然事物是在螺旋中不断的变化,至于上升还是下降,那就极其仰仗于实际的情况了。


在吃东安鸡的那个晚上,我看到了长沙作为老城的一角,无处不在的共享电动车和大街上充满幸福氛围的小情侣,还有石板路上透过鞋底透出的恰如其分的力道和打着旋吹来的江风。藏在巷子里的有一家小酒吧,里面只有五个位置,坐着一位唱的不错的歌手,和三个无所事事喝酒聊天的闲人,可谁又能想到仅在一墙之隔,就是繁华和摩登的摩天大楼呢?


在回程的途上,因为稍晚起飞了半小时,机长认为能够凭借更快的飞行速度弥补确实,便一直顶着限速进行飞行。机长和我们一样,都在迷茫的赶路之中。我们每次试图用更快的速度来弥补失去的曾经,但曾经之所以是曾经,就是因为其百分百的发生过,也是无法更改的。线性和串行的时空观支配着我们,从输入与输出来看似乎并没有差别,但晚起飞的半小时终究是这么逝去了,没有任何疑问,那最后能节省出的半小时,还是原来的那半个小时么?我觉得总归是差了些。


那么就如此这般,不好不坏;就如此这般,不急不缓。人与人的相识就是一场大型的随机概率实验,而人和人的离开,就像是被橘子洲分开的湘江。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