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unger

社会学狗,读书健身与做饭,迷惘无助而勇敢 是非黑白颠倒的时代,偏爱才是真正的爱,死忠才是真正的忠,愚孝才是真正的孝——周濂

风险的全球化,流动的病毒与没有准备好的世界

發布於

我们处于一个从未有过的全球化的时代,全球范围内的自由流通已经不是十几年前可以比拟的了,传统的对于输入的堵截对于新加坡这样的小国强权政府可能还会奏效,对于欧洲美国这样的类似联邦主义的区域联盟或者国家更难奏效,尤其是面对的是新冠这样的高比例轻症,潜伏期可以传染,当不用国家不是在第一时间开始对于所有外来者的强制检疫隔离的时候,本地传染难以避免

对于防疫不可谓不用心的韩国,未能避免疫情的大规模爆发, 而另一方面不可忽视的是连锁反应,欧洲的意大利以及伊斯兰世界的伊朗,当疫情绕过防线在这两个国家悄然爆发而没有足够引起外界警觉的时候,新一轮的传播业已完成

贝克早已提醒我们全球化的时代也是风险的全球化,我们可以发现一个国家愈发融入全球社会,那么她愈有可能分享全世界的风险 而新冠则是一种完美的适合全球旅行的疾病,它足够隐蔽,绝大多数患者为轻症,甚至可以不发烧,那么疫情之初的检疫手段本身就是滞后而只能发现部分的,当病重的自觉去寻求医疗救治的时候,轻症乃至无症状的患者默默的为下一轮的爆发贡献着可能,直到最多的感染者,足够多的病重病例才会引发医疗系统的警觉。

面对全球化现代政府真的准备好了么或者官僚制之下真的可能准备好了么?与其将希望寄托于下一次疫情爆发时一个国家的政府会在世界范围内任何一个国家疫情刚刚出现时开启无差别的对其入境公民或者有旅行史的公民的强制检疫还是类似欧盟这样的联盟可以在第一时间共同达成针对至少一个国家的旅游禁令?可能更有希望的还是祈求病毒不要如此具有流动的现代性。 而在一个全球性危机与疾病时常爆发的时代,一个社会的民众乃至政府又有多大可能将远方的危机视作我们身边的问题,尤其是在已经进行了相关准备甚至被批评过激对于外来输入的限制之后?

因而我们看到防疫做的最好的恰恰是大陆边上的香港和台湾,因为对于后者而言危机是切身的而不是遥远的。 全民口罩是一个只有少数国家才可能玩得起的防疫游戏,或安慰剂,但是增加社会距离这样确切的非药物防疫措施需要的是全民对于危机的共识而有几个社会可以普遍的将远方的危机视作我们的危机呢?疫情被曝光之初和武汉的小姐姐聊天,对于她而言不是自己城区的危机就是遥远的,而当官媒反复渲染美国流感感染几千万人时,兴高采烈的民族主义者又有几个人想过以中美之间的人员交流感染美国人的流感同样早已感染中国人。

当病毒适应后现代的全球流动时,有谁说真的准备好了,能够及时的应对可能发生在任何国家的疫情并且及时针对性限制,中国以极大的对于公民隐私权的牺牲当面对外来的时候乃至面对国内流动,我们不是一次次看到漏网之鱼,而这还是在与准备的例外状态之下

同样在这个时代,当风险发生在其他国家乃至我们的邻国的时候,又有谁有能力与意愿去认知他国正在发生什么,去想象风险可能已经随着全球化到达自己身边?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