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构镜子

正在抛光

只做断言 2


开始学着忍受一些人在婚礼上所谓的表演展示环节:新郎新娘不太熟练地唱歌或者跳舞诸如此类。对于某些人来讲,那可能是一辈子仅有一次的站在舞台中央表演并且大家完全不care你的水准只会一味叫好的机会吧。

对于从前以后漫长琐碎绝望的生活来讲,还挺重要的是吧。但我还是觉得,应该有更好的获得快乐的方式。


看到一句 “总会碰到很多自诩“过来人”的朋友。不知道从哪儿过来的,也不知道谁让他过来的。除了气人,过来了也没啥大用。 ​​​”

不过也不是所有的成熟都惹人烦。

比如“我年轻时想做很多事,恋爱吸毒周游世界,就是人们年轻时都想做的,你知道最令人烦恼的是什么?就是我现在真在年轻的时候,可实际上我什么都不想做。我只是觉得要对年轻有个交代才说了那些蠢话,我在等着年轻过去。

总算要过去了,挺好”

但是大多数人的成熟不过就是“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饭都多。”

我看你就是吃咸了。


想起自己看《一百个人的十年》时那种沉重,我们太渺小了,一不小心就消失在某个阴暗角落,不一会就没人记得,经常路过的那些角落也说不清楚多少人在这儿消失过,就连怎么消失的听起来都荒唐得好像臆想。一生不可说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