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den

前媒体人,关注民族主义、跨文化议题。 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艾森看天下

是否应该担心Clubhouse的对话失控?

發布於

Clubhouse 太火了。美国波因特传媒研究院(The Poynter Institute)也提出了专业的问题上,即该应用程序给事实核查人员带来了问题,因为它“不保留旧帖子或音频文件,也不允许用户录制对话”事实上,“根本没有办法证明某人说过任何有争议的话,”这似乎对告密者和媒体行业委员会不利。

研究者查找关于新冠病毒的聊天室,医生创立的聊天室都强调“科学第一”,看不出多少阴谋论。而且,研究者搜索“唐纳德 · 特朗普”,截至2月9日,还没有专门为这位美国前总统设立的俱乐部。巴西现任总统杰尔•博尔索纳罗,这些民粹主义领导人,都没有专门的讨论室。

据说facebook它已经开发了一款产品来与 Clubhouse 竞争。

目前看来,由于首批用户精英气息较大,实际上对减少错误信息、诽谤或有争议的言论的传播是非常有利的。不像 Twitter 和 Facebook,有偏见或不真实的内容经常获得关注或病毒式传播,Clubhouse发布的不真实或令人讨厌的言论的总传播和关注是有限度的。

不过,当极端分子被 Twitter 和 Parler 这样的社交平台踢出去时,他们会怎样转战其他平台?加密的应用程序,或者clubhouse很可能会是他们的新战场。正如美联社(Associated Press)上个月的一条头条所担心的那样,“极端分子利用了社交节制中的一个漏洞: 播客。”无论您多么努力地消除不良行为,它都将转移到其他平台和环境中。那些可能更难监视的。(注:本人未注册或使用clubhouse,编译供参考)

参考:https://reason.com/2021/02/12/journalists-worried-about-people-having-conversations-on-clubhouse/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关于一个新的社交媒体 Clubhouse

沒用過Clubhouse的人寫Clubhouse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