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den

前媒体人,关注民族主义、跨文化议题。 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艾森看天下

莫迪被迫两线作战:国际声援印度农民抗议,政府指控锡克族搞独立

發布於

本文编译为主,写作对象原本是GFW墙内的受众。但我相信族群议题,对于海内外读者都有一定参考价值。

①印度农民抗议持续数月,莫迪政府封网追责记者,已经引发各国元首到明星名流的批评谴责,印度爱国人士强烈表示反对“干涉内政”;

②此外,莫迪政府强烈抹黑抗议农民,受海外“追求独立”的锡克族及巴基斯坦洗脑,莫迪的支持者宣称要再次“种族清洗”,维护印度主权利益。


海外齐声谴责“镇压”农民抗议活动

2月2日,在推特有1.01亿粉丝的美国歌手蕾哈娜,在推特转发了一篇CNN关于印度农民抗议的报道,甩下一句点评“我们为什么不谈谈这个!”结果不仅将印度农民抗议事件成功“破圈”,还变成了国际热议话题。

不仅国际流行音乐巨星引导,连瑞典气候女孩桑伯格也在推特发布了关于印度农民抗议活动的信息,并分享了一个她称之为工具包的链接,其中包括支持抗议者的谈话要点,以及如何与其他同盟军联合起来的信息。用印度评论员的话,这简直是发起了一场“国际政变”,刺激了西方名人纷纷对印度政府的农业政策发表评论。

众所周知,美国副总统哈里斯是印度裔,她侄女米娜 · 哈里斯也是一位美国律师和作家,她也加入全球抗议大军,对于印度教徒们举着她的头像表示反对“国际干预”后,她坚持说,自己不会受到恐吓和压制,会继续为印度农民呐喊。

2月8日,美国最重要的体育赛事“超级碗”开幕期间,印度农民抗议的支持者甚至在美国的电视网络投放了一个支持农民抗议活动的广告,再度引爆社交媒体热议。人们在社交媒体上的第一反应是,美国超级碗广告非常昂贵,一个32秒的全国性广告耗资550万美元。印度“抗议者”怎么筹到那么一大笔钱?

事实证明,印度农民在美国的盟军很聪明,他们只是在超级碗赛事开幕期间,投放加利福尼亚州的弗雷斯科县地区的广告。据说,印度裔的“硅谷锡克社区”为此花了一万美元广告费投放,就赢得了在社交媒体的二次传播效应。听起来,就像中国企业或地方政府组队去纽约时代广场的大屏幕投放形象广告。

当然,不仅国际明星在发声,早在去年12月,包括美国、英国、澳大利亚等多个国家都有政治人士批评莫迪政府对抗议的应对,但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是第一个就此发表公开声明的国家领导人。

为什么印度农民抗议如此愈演愈烈,吸引了国际社会的积极反应?

尽管印度农民抗议活动绝大多数都是和平的,但印度农民和安全部队之间也发生了多次冲突,最引人注目的是在1月26日印度共和国日 ,农民抗议者在首都德里红堡展开了印有锡克教独立运动标志的旗帜尼山沙希卜(Nishan Sahib)。

因为,印度莫迪政府通过严密的警察部署、设置路障或下令关闭部分地区互联网,要求推特等平台删除账号,同时一些在现场的记者被逮捕,而其他人则因为报道抗议者声称死者是被警察开枪打死的消息而被拖上法庭,罪名是“误导”推文。而印度政府在社交媒体上积极回击。这些举措,对于印度自称为“全球最大的民主国家”也是巨大的讽刺意味。

推特抵制印度政府的“封禁”要求

在抗议活动愈演愈烈之际,印度政府也要求推特删除超过1000个与农民抗议活动有关的账号。推特证实,由于印度政府的“有效合法请求”,它暂停了数百个账户。但在通知莫迪政府认为这些内容是可以接受的言论自由之后,推特随后又恢复了这些账户。

印度政府已经威胁要对 Twitter 的员工处以罚款和最高七年的监禁, 对此,推特表示,它已经对数百个违反其规定的账户采取了行动,包括那些煽动暴力或发送虐待信息的账户,并努力给传播错误信息的推文贴上标签。

印度内政部长阿米特·沙阿作为莫迪政府二号人物,谴责危及印度“团结”的互联网“宣传”,而总理莫迪则转发印度外交部的一份官方声明,声明中没有提及任何人——“我们想强调的是,这些抗议活动必须放在印度民主精神和政体的背景下来看待,”印度外交部说。“哗众取宠的社交媒体标签和评论的诱惑,尤其是名人和其他人使用的标签和评论,既不准确也不负责任。在特朗普被“定点清除”后,莫迪已是推特上关注度最高的世界领导人,拥有6500万粉丝。

其后,大量印度明星名流也用同样的标签谴责国际舆论,其中也包括印度板球传奇人物沙奇·德鲁卡——他在印度板球的地位就如同乔丹之于篮球,也跟随莫迪政府的口号,在推特上反击国际舆论的抨击。

“印度的主权不容妥协。外部力量可以是旁观者,但不是参与者。”他使用的标签与执政党的部长们在推特上使用的标签 # indiatogether(印度协心齐力) 和 # indiaagainst propaganda(印度反对煽风造势) 相同。

为何农民的抗议旷日持久?

从去年11月以来,成千上万的印度抗议农民,已经在首都新德里郊外高速公路上安营扎寨,准备长期抗争。警方设置了大型路障,在离营地几百米远的地方架设了铁丝网,防止农民侵占靠近德里市中心的地方。这一次印度农民的抗议规模之大、持续时间之长,远超人们的预期。

印度13亿居民中,约58%仍是以农业为生,几十年来,印度政府一直向农民提供某些作物的保证价格;这一次,莫迪政府对农业“市场化"改革,也触动了最大的选民集团。

近年来,莫迪和印度人民党一直试图通过一系列优惠政策建议来赢得农民的支持。2014年,印度人民党表示,所有粮食价格都应该比生产成本至少高出50% 。2016年,莫迪制定了到2022年使农民收入翻一番的目标。但是,在2019年莫迪赢得压倒性大选胜利之后,为了提升“印度制造”实现工业化目标,莫迪开始推动农业“市场化”的改革。

首先,参与抗议的农民人数超过2.5亿,他们担心农业市场化的改革,将导致农田集中在少数与莫迪政府有联系的农业综合企业手中。

莫迪强行推动议会通过了3项法案: 《农产品贸易和商业(促进和便利)法》 ; 《农民(赋权和保护)价格保证协定法》 ; 以及《农业服务和基本商品(修正)法》。据称这些法案旨在免除农民的税收和其他政府强加给他们的财政负担,可以帮助他们直接向企业销售产品,并鼓励私人投资农业。莫迪的新法律通过允许农民直接向更多地方出售更多农产品,名义上给了农民更好的待遇。但是印度农民担心,此举剥夺了他们仅存的微薄法律支持,被大型农业综合企业和公司剥削,因此要求在该法案中明确引入“最低支持价格”。

“如果你让大企业决定价格并购买农作物,我们将失去土地,失去收入。我们不相信大企业。自由市场在腐败较少、监管较多的国家发挥作用。这对我们这里不起作用,”这是代表印度抗议农民的真切担忧。

其次,大罢工最早发生在农业密集的旁遮普邦,恰巧是反对党国大党执政的邦。但莫迪政府及其盟友的反应,是试图抹黑印度境外势力主导抗议活动,指责旅居海外的锡克族卡利斯坦运动兄弟会的同盟军在引导,与锡克独立国家哈利斯坦(Khalistan,意思是纯洁的土地)运动联系起来。

锡克族的阿卡利党是旁遮普邦印人党的重要盟友,也是执政的全国民主联盟的一部分。然而,由于农业法案改革,导致阿卡利党离开民主联盟,并表示声援农民抗议,农民仍然是他们的主要选民基础。

锡克族群面临新的“种族灭绝”威胁

自从1月26日在国庆日发生冲击红堡的暴力事件后,印度舆论谴责说,农民暴力抗议事件,令整个国家都蒙受了羞辱。最近几周,印度媒体中有些人明显企图将这些农民描绘成被锡克教分裂分子洗脑,或者声称他们为巴基斯坦工作。

由于莫迪的执政党印度人民党长期支持印度教民族主义,一些激进的亲政府分子已经开始在锡克教礼拜场所外举行威胁性集会,在社交媒体高喊“重复1984”战斗口号。许多锡克教徒现在担心第二次大屠杀即将发生。

这让人想起1984年时任印度总理英迪拉•甘地发动对锡克教最神圣的金庙袭击事件。当时,印度政府为了驱逐避难的武装分子,发动对金庙的攻击。在锡克人看来,这不仅导致了对锡克”议会”建筑Akal Takht (永恒王座)的亵渎,而且殃及大量无辜的朝圣者。最终,英迪拉 · 甘地被她的锡克教护卫暗杀,迫使锡克教徒在首都新德里遭到大屠杀,这让人想起了德国水晶之夜期间针对犹太人的行动。

占印度人口约2% 的锡克教徒正在被政府支持者妖魔化,并因为他们的信仰而受到攻击。

尽管锡克教徒曼莫汉 · 辛格在2004年至2014年期间当选印度总理,但自印度独立以来,锡克族与中央政府关系一直比较紧张。锡克族要求自治的哈利斯坦运动,不但在旁遮普邦一些锡克教徒有民意基础,还有更多海外锡克教社区的支持。

抗议莫迪政府的“印度教”立国

全球锡克教社区有2700万人,虽然并不见得都支持建立锡克族国家哈利斯坦,但其强烈民族情感和归属感,对于力主以印度教立国的莫迪政府来说,依然成了影响印度安定的因素。

印度是一个多信仰的国家,正在转变成一个印度教徒是顶级公民,而其他人在等级排序上都低于他们的国家。任何不同意的人都被描绘成“反国民”。去年,当印度的穆斯林和平抗议一项旨在剥夺许多穆斯林公民身份的国民身份法时,他们被指控为潜在的为巴基斯坦工作的恐怖分子。

马利卡 · 考尔是一名作家,律师,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讲师,致力于南亚的人权问题。她说,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印度政府针对锡克教徒的种族灭绝暴力,已经导致了对政府长达数十年的不信任。

她说: “把农业的钥匙交给企业,触动了社区深刻而痛苦的神经。对于印度这样一个非常贫穷的国家来说,一旦连一日三餐都能交给企业定价,就会出现令人恐惧的大规模破坏和绝望现象。这就是为什么普通人,不管是不是农民,都会支持农民和反对政府,不愿意让大型企业控制他们的饭碗。”

莫迪政府和农民工会之间的十一轮谈判几乎没有取得任何进展,虽然印度政府宣布愿意将这些法律实施再推迟12至18个月,同时与农民工会合作,寻求长期妥协。但抗议活动仍在继续,一些农民发誓不会放弃抗议,直到法律完全废除。

锡克族为主的抗议农民,不仅是为生存而战,同时也面临着更大的族群冲突威胁。

当然,锡克教民族主义的兴起,也可以看成是对印度政府拥抱民粹,推动各个领域日益“印度教立国”的反应。莫迪政府压制异见人士的行为,暴露了其日益增长的威权主义。印度的民主制度能否行之有效,会否防止更严重的暴力事件发生,还有待观察。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印度教侨民被视为“公敌”?重新理解印度民族主义

印地语能统一印度吗?

【清議時事】新德里騷亂背後的盤算:民主憲政與現代化的兩難、印度教民族主義與多數人的暴政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