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kojoe
kikojoe

繁中你好

(繁体字版见后文)

本来还想着继续关注一段时间,新手任务似乎是要发个帖子。

我也不知道写下来的东西会不会被看见,就试着写写吧。写到哪算哪。

10月12日那天,我的微博被炸号了。因为我在微博里写了一件事,新疆库尔勒,一个六个月大的宝宝,高烧不退,因为疫情的封锁没有得到救治,去世了。

然后我的微博就一声不响地被炸掉了。没有提示,没有警告,没有禁言。就突然会员的帽子被摘掉了,然后不能发帖不能评论点赞了。

申诉表示我违反社区公约。

我也试着投诉了。未果。

然后我在北京互联网法院发起了诉讼。现在还在立案审核阶段。

其实对于我的微博账号,我并没有什么执念。换句话说,我在里面暴露了太多个人和家庭信息,被炸到渣都没有,其实这个结果对我来说是好的。

但是咽不下这口恶气是因为,为什么我就要被这样对待呢。我的哪条发言,违背了哪条公约,为什么都没有解释。我还有将近一年的微博会员,会费就这样被吞了吗?

反正我有时间,就试试维权吧。能做到哪里,算哪里。

我在微博至少写下了十万字。他们动动手指就灰飞烟灭了。这件事情其实是有点可怕的。

而且早在很久前,我就已经无法忍受每次写好了字,点击发布之后,被告知含有敏感信息不可以发布,或者虽然发布成功,阅读量为0。于是只好一字一字检查哪里触动到了当局敏感纤细的神经,或者干脆把文字改成图片发送。

我是去年生了女儿之后,遇到了一些事机缘巧合回到了微博。我几乎不谈政治,讲的都是育儿、心理学和原生家庭的内容。写了一年多,有了四位数的粉丝,也有了很多可以交流的人。

这些交流给了我很多充实和快乐,以至于可以忍受这些不便和不快。

我不知道我的立案会不会被接受,微博号能不能要回来。但是经过这一次,我深知,就算最好的结果,我打赢官司,要回了号码,我也再也不会回到那个平台去表达了。

人内心的安全感,一旦被破坏,就很难重建。

尽管你只是一个育儿博主,说的都是些无关风月的内容。但是如果对方的管制不断收紧,总有一天你总会踩到那条界限。

我宁愿在一个安静的地方写我愿意写的字。如果被有缘人看到,那很好。如果没有,我至少拥有了一个宣泄和表达的平台。不会因为一个敏感的字词被限制表达,不会因为一些不合宜的观点把你过往的痕迹和心血统统抹去。

经过一些查询,我发现了matters。打开网页的那一天,首页上有人在谈论四通桥。上面似乎都是用繁体字写作的人们。看起来似乎是安全的。

于是,我来了。简中再见。繁中,你好。

-----------------------------------------------------------

本來還想著繼續關註一段時間,新手任務似乎是要發個帖子。

我也不知道寫下來的東西會不會被看見,就試著寫寫吧。寫到哪算哪。

10月12日那天,我的微博被炸號了。因為我在微博裡寫了一件事,新疆庫爾勒,一個六個月大的寶寶,高燒不退,因為疫情的封鎖沒有得到救治,去世了。

然後我的微博就一聲不響地被炸掉了。沒有提示,沒有警告,沒有禁言。就突然會員的帽子被摘掉了,然後不能發帖不能評論點讚了。

申訴表示我違反社區公約。

我也試著投訴了。未果。

然後我在北京互聯網法院發起了訴訟。現在還在立案審核階段。

其實對於我的微博賬號,我並沒有什麼執念。換句話說,我在裡面暴露了太多個人和家庭信息,被炸到渣都沒有,其實這個結果對我來說是好的。

但是咽不下這口惡氣是因為,為什麼我就要被這樣對待呢。我的哪條發言,違背了哪條公約,為什麼都沒有解釋。我還有將近一年的微博會員,會費就這樣被吞了嗎?

反正我有時間,就試試維權吧。能做到哪裡,算哪裡。

我在微博至少寫下了十萬字。他們動動手指就灰飛煙滅了。這件事情其實是有點可怕的。

而且早在很久前,我就已經無法忍受每次寫好了字,點擊發布之後,被告知含有敏感信息不可以發布,或者雖然發布成功,閱讀量為0。於是只好一字一字檢查哪裡觸動到了當局敏感纖細的神經,或者乾脆把文字改成圖片發送。

我是去年生了女兒之後,遇到了一些事機緣巧合回到了微博。我幾乎不談政治,講的都是育兒、心理學和原生家庭的內容。寫了一年多,有了四位數的粉絲,也有了很多可以交流的人。

這些交流給了我很多充實和快樂,以至於可以忍受這些不便和不快。

我不知道我的立案會不會被接受,微博號能不能要回來。但是經過這一次,我深知,就算最好的結果,我打贏官司,要回了號碼,我也再也不會回到那個平台去表達了。

人內心的安全感,一旦被破壞,就很難重建。

儘管你只是一個育兒博主,說的都是些無關風月的內容。但是如果對方的管制不斷收緊,總有一天你總會踩到那條界限。

我寧願在一個安靜的地方寫我願意寫的字。如果被有緣人看到,那很好。如果沒有,我至少擁有了一個宣洩和表達的平台。不會因為一個敏感的字詞被限製表達,不會因為一些不合宜的觀點把你過往的痕跡和心血統統抹去。

經過一些查詢,我發現了matters。打開網頁的那一天,首頁上有人在談論四通橋。上面似乎都是用繁體字寫作的人們。看起來似乎是安全的。

於是,我來了。簡中再見。繁中,你好。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