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爱发电 | 晚明笑话的社会文化史研究

谢孟

你的好意我心领啦。后续文章也会同步更新到公众号“窃书者”,那样比较方便扫码赞赏。感谢你的支持!

谢孟

感谢支持,已经支持了你的计划,希望看到你精彩的游记!

谢孟

确实一般谈到笑话,会忽略了笑话作为文本、书籍、与媒介这个维度。其中有许多与出版文化相关可以挖掘的地方。对于笑话究竟是subvert,还是社会的安全阀(safety valve),幽默理论家始终有所争论,我也会从明代谐拟四书的笑话入手,探讨这一现象的复杂性。感谢支持!

谢孟

哈哈谢谢,笑话研究往往没有笑话内容有趣,我会尽量写出历史的趣味性。

谢孟

研究历史需要对时间的流动敏感,这两个是最常见的把历史静态化所带来的问题。

谢孟

感谢支持,我会写得通俗一些,毕竟研究对象本身也属于俗文学的范畴。

【言起教育】填鴨式教育所引起的惡性循環

谢孟

我完全没想到香港入学率只有30%。不过台湾搞大学数量大跃进带来的高入学率也有问题,0分都能读大学,只会让大学含金量缩水,并不能解决就业市场僧多粥少的供需问题。

高考舞弊为何屡禁不止:去中心化、小大之辩与公共知识

谢孟

是的,背后的社会基础已经和科举大不相同了,舞弊成本很低。

美国东亚文明授课心得:从亲亲相隐到辛普森杀妻案

谢孟
回覆
紫杉@nlsdnm

你补充的观点非常好。从历史研究的角度,你揭示了社会现象背后的复杂性。我谈的是异中之同,当然,我们也可以更进一步,再谈同中之异。我也不希望读者看完此文的印象是“中国古代和美国现在没什么两样”。而应该是二者在何种层面一样,何种层面不同,这是学术研究所强调的精确性。

在实际教学层面,拘于时间与学生背景不同,无法把这些层次都展开,或许在法律系的课程中,师生之间会针对“杀与不杀”的分歧,进一步进行有效讨论。

感谢你补充的意见,特别是美国父为子隐的情况,让我也有所收获。不必觉得冒犯,愿意分享讨论的读者,也是作者的一大幸事。

谢孟

很少有两件事是一模一样的,我们在说“一样”的时候,实际上指的是特定语境与角度的雷同。就像你指出的一样,一个是为了维护程序正义而杀人,一个是为了维护程序正义而不杀人,我所想说的就是,这两个看似截然相反的结果,其动机层面是“一样的”,是为了维护程序正义。当然,你说两者截然不同,也是可以理解的,在杀与不杀这个层面确实迥然相异。

写这个的初衷,就是想提醒学生们思考,看似截然相反的现象背后也可以具有相似的思维逻辑。如果我举一个“中国因为程序正义而不杀”或者“美国因为程序正义而杀人的例子”,那更像是在说,中国有和美国近乎一样的社会现象,就与我的初衷不符了。

谢孟

我们说的话当中往往内嵌了多重的假设与语境。

例如你这句疑问句:“但若对所有事情都失去了价值评价,那么为人的意义如何支撑呢?”就有三个层次的假设,一、人的意义需要价值评判来支撑 二、人的意义需要且可以被某种外在来支撑 三、“人的意义”这四个汉字放在一起具有某种特别的含义

其实对不同的人,这些假设可能都会在某一层变得不成立。比如我在逍遥游那篇文章中谈到庄子的理想境界至人,便是无内无外,无可无不可,没有任何需要依仗之物:“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辨,以游无穷者,彼且恶乎待哉?”

当然这并不是说要朝至人去修炼,只是说,其实这世界可以有很多种思维模式。有时候解决问题的方式在于取消问题。比如我不会去思考丧失价值判断后,人生会不会失去意义,这两点在我看来是不相关的。

谢孟

当然如果只是谈世俗界之外的信仰层面,我认同一神论的信仰比泛神论更能确立绝对的价值概念,更能避免相对主义,这个价值可以是真、善、美、正义。

谢孟

上帝这个词就是从古文来的,当然中国人的意思不是基督的god。我提这个不是咬文嚼字,而是要说有没有一个概念是一回事,怎么用是另一回事。基督教文明假上帝之手杀的异教徒也不计其数,就算你信上帝被打成异端还得下地狱,归根结底也是权力者说了算。

复调的虚拟评论:加利美亚人的身体仪式

谢孟

哈哈,扔硬币那个故事我也觉得有点可乐。我求证过美国朋友,为什么会有这个有点好笑的传说。他说因为刚起兵的时候,美国人可以说是乌合之众,对英国兵有惧怕心理,于是用扔硬币来体现华盛顿力气很大,勇武过人。相较于汉高祖斩白蛇起兵,美利坚高祖是扔硬币起兵,不得不说是很有趣的文化差异。

也谢谢你的支持,希望多举办这些有趣的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