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孟

数学本科、统计硕士、历史博士。怀疑论患者。公众号&豆瓣:窃书者。

“学费不涨都是好的了”:香港科技大学的傲慢

为夹缝中的香港陆生发声。

今天一觉醒来,香港读书的朋友给我发了许多消息,原来是香港诸多学校在去年因为黑衣人冲击将课程陆续改为网课,今年则在暴力示威和疫情的双重压力下,全面施行网课。网课作为权宜之计,我觉得并非不能理解。不过朋友所抗议的是,改为网课非但依然要缴纳全额学费(以文中讨论的港科大商学院为例,18年学费为395,000港币),而且从上学期情况看,网课的教学质量很差,最后几节课教授甚至只发ppt要求自学,相当于上千块钱买了几张ppt。因此朋友的诉求是,教学质量固然是线下最佳,但如因特殊局势不得不采取网课,考虑到网课质量的落差,应酌情减少大陆学生的高额学费。就此已有多名在港陆生联名向所在学校提出减少学费的诉求。

朋友发我了一份香港科技大学大陆学生联名的请愿书。篇幅较长,主要列举了学校安保不力、网课质量堪忧、项目负责人不作为等问题,最终化为两大诉求:

一、在上述问题解决前,暂停学费之缴交。

二、考虑到网课的质量,以及网课期间利用校内学术资源之障碍,希望至少减免25%的学费。

说实话,我倒不看好学校能大大方方减免学费,现代大学实质是一门生意,何况是教育产业化最发达的香港(及英联邦),就算交涉也要旷日持久。不过尽管我做了上述预期,港科大方面由金融系主任Chu Zhang所撰写的回应之傲慢、逻辑之混乱还是让我大开眼界。文字中处处透着一股“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的味道。奇文共欣赏,我将以先附原文,再加评点的方式逐段批驳这封倨傲的邮件。

邮件前两段纯属寒暄,Zhang教授回应了学生的新年祝福,对陆生在香港的遭遇表达了深切的慰问和沉重的哀悼。继而笔锋一转,认为学生找错了诉求对象:

However, you directed your anger to a wrong target. None of these unpleasant events was caused by HKUST. The university is a victim of these awful incidents as much as you are, if not more. The university did not benefit from any of cancelled or deferred classes, changed teaching mode, etc. Please remember, the university decided to switch to online teaching after most mainland students fled Hong Kong, not before. It resumed face-to-face teaching later, due to students’ request along with abated campus situation. The university increased security measures by hiring more security guards and administrative worked over time. These amounted to a much higher cost for providing education. If the tuition could be changed, it should be raised rather than reduced. (In any case, tuition changes are university level decisions. Departments and schools have no right to decide.)

这一段可谓金句迭出。首先第一句,“对不起你们的愤怒找错对象了。”接着说香港的暴动并非港科大造成的。看似有理,实则是一种常见的逻辑混乱(或诡辩技巧)。没有陆生会傻到认为港科大秘密策划了这些暴力活动,陆生的诉求是由于这些活动导致的课程改为网课(甚至纯ppt),其教学质量已不足以与高额的学费相匹配,因此应适当降低学费,毕竟大家花钱不是买ppt自学的。因此,这里应当是一个定量的technical question,即学费要减免多少,(甚至最终减免0%,也应在评估学生损失、回应学生诉求的这个框架中谈)。这位回信的Chu ZHANG教授,则将这问题转为一个定性问题,即“香港乱局是不是港科大造成的?”然而并没有人在问这个愚蠢的问题。这是典型的straw-man fallacy,即自己竖了一个不存在靶子打得不亦乐乎,继而单方面宣布胜利。

或许是为了增强语势,ZHANG在解释学校为了安全问题增加了许多额外支出后,语势沛然地写到“如果可以,那学费应该是上涨而非下调(If the tuition could be changed, it should be raised rather than reduced.)”言下之意,因为动荡增加了学校支出,学费不应该多收一点吗。这段话的逻辑谬误已经无法直视了,因为港科大就读的陆生之于香港动荡,只有损失而没有任何连带责任。但是学校却没有尽到维护安保和教学质量的义务,究竟是如何思维混乱才说得出针对学生的收费本应上涨的话?这就好像一栋出租楼被暴徒打砸抢,房东面对众位房客要求赔偿的诉求,大发善心道:“本来呢,我们理应提高房租的,毕竟我们要花钱维修还要请保安呢。不过我想了想,房租不涨啦,共度时艰嘛。”

Your accusations about the lack of responses from program staff are also groundless. Counter-arguments prepared by MSc program staff are listed below following accusations in your original email. Again, some of the questions students raised during the last semester involve university decisions. Program staff was in no position to decide and referred them to the university, which made announcement to all the students. In unprecedented events like those in the last year, even university administration did not have clear-cut rules to follow and some delays and misjudgment may have occurred. But there is no use of pointing fingers. We are trying our best.

这一段中,ZHANG表示对项目职工的指责是无稽之谈(groundless)。或许ZHANG也感到这个立论和现实反差过大有些立不出,所以在结尾以一个撒泼式的发言做了让步:“抱怨也没用,我们尽力了(But there is no use of pointing fingers. We are trying our best.)”作为球迷,这句话听来倍感亲切。2016年4月8日,国足主力前锋郜林曾在赛后发表过类似的重要讲话:“比赛有一定偶然性,但是国足水平就这样。”

但真正的问题是,ZHANG在此处又混淆了焦点。虽然他强调当前香港社会的局势前所未见(unprecedented events),但学生也并未要求学校去解决香港社会目前的“unprecedented events”。学生的诉求,无非是在这个特殊状况下对学费有所商榷。难道贵校只进不出,补偿学生之学费也算“unprecedented events”吗?看了下面两段,我觉得在他治下还真可能如此,因为ZHANG已近乎赤裸裸地恐吓:

The instructors and supporting staff worked hard to cope withthe new teaching environment. Most students understood the situation and took cooperative actions.Many alumni wrote to support and ask what they can do to help. In comparison, I am not proud of what you did. Your action not only will benefit yourself nothing, but also weakens the reputation of the university and the MScprogram. This is not what the HKUST community is pleased to see. In turn, it devalues your own investment and hurts yourfuture career. As a finance student, I hope you know how to calculate the long-term value of your investment, beside immediate gains or losses. I also hope you treat the HKUST community as your big family and develop team spirit. The department and the school have the duty to pass your requests to the university regarding tuition changes, but I don’t expect a quick answer from it, before the tuition deadlines. You can choose to apply deferring for a year. You will have to bear all the consequences of what you choose to do. Please think about what I just said and do things to help maintain the value of the MSc degree.

Please feel free to pass my reply to other students whom you collected signatures from.

Sincerely,

Chu ZHANG

Department of Finance

ZHANG先是声明“大部分人理解学校的政策”,而自己对请愿学生的诉求感到失望。声称“学生此举不仅于己无益,更会损害学校及专业声誉。”首先,学生如果能少交数万元学费的溢价,为何“于己无益”(以金融系学生25%的诉求计算,则诉求减免的学费近乎10万港币。我朋友这几十万的学费已经是母亲大半辈子的积蓄。虽然港校教授素以高工资著称,但说出“Your action not only will benefit yourself nothing”这种话也未免太何不食肉糜);其次,学生以联名请愿的方式,合乎程序地提交自己的诉求,不论结果如何,又为何会“损害学校及本专业声誉?”ZHANG教授毕业于芝加哥大学金融系,应当了解芝大社会系历来有学生活动的传统。芝大学子广泛参与女权、反对学校政策、支持左翼人士等社会活动,不仅未能损害芝大的声誉,反而在世界范围内使芝大成为众多学子向往的殿堂。然而ZHANG似乎似乎持相反的看法,强调学生这次请愿活动并非理想中的科技大学(not what the HKUST community is pleased to see)。我不认为学生以书面方式和校方交涉有何不妥,如果令ZHANG教授个人感到不快,那么把“not pleased to see”改成“not pleasing to me”似乎更诚恳一些。

后面ZHANG开始大谈作为金融系的学生,应当分清长期利益与短期利益,不要为了眼前的蝇头小利影响对自己长远的投资。(As a finance student, I hope you know how to calculate the long-term value of your investment, beside immediate gains or losses.)何其熟悉的论调,奇葩说有一期博物馆失火,救画还是救猫的辩论,救画方表示画并非不会哭泣,只不过是一种需要修养才能听到的“遥远的哭声”。李诞的回应很值得玩味,“近在眼前的哭声你都不救,会去救遥远的哭声吗……就是那些呼喊着遥远的呼声的人,频频让这个世界陷入眼前的大火。”

奇葩说素材出处:知乎@花糕

化用到这次事件,短期利益与长期利益的话术则是一个类似的陷阱。如果一个学金融的学生,诉求符合程序的前提下,都不能为自己合理的诉求谋得补偿,那你指望他们走出校园能搏杀长远的利益?还是说,ZHANG教授认为在港科大讨要学费远比金融市场的斗争更险恶?

而且,最微妙的一点是,ZHANG口中这些学生们应该放弃的短期利益,恰恰很大程度上就是ZHANG的短期利益。可以想象,如果降低学费,不仅ZHANG等相关工作人要牵扯进大量时间精力协商,并且学校收入受影响有可能会影响学校未来的财政支出,其中当然包括校职工的部分。按说ZHANG已经功成名就,长期利益都差不多实现了,但即便如此,他还是身体力行地告诉大家,短期利益不可放弃。这才是这段话正确的打开方式。

灌篮高手素材出处:网易号@神锋

如前所述,在阅读港科大的回应前,我做好了请愿被驳回的准备,或至少不会那么顺利。但Chu ZHANG的回应中所透露的傲慢仍然让人咋舌。虽然在文中我点出了ZHANG的诸多逻辑混乱、自相矛盾指出,但坦白说,我不认为毕业于芝加哥大学金融系的张教授逻辑会混乱到如此地步,只能说是揣着明白当糊涂,或者说,伪善。

其实陆生还向其它学校发起了请愿,但目前尚无回复。我倒认为,倘若港校负责人觉得此事棘手,在妥善讨论前不予回复,或者双手一摊直说“羊毛出在羊身上,割的韭菜就是你”,倒是要比这位ZHANG教授诚恳一些。

而ZHANG不仅驳回减免学费的诉求,还试图抢占道德高地。后者更为恶劣,因为他这样的话术就涉及两个层次的傲慢与歧视:

1. 对自己的文字表达很自信,认为陆生智商低到看不出其中的逻辑漏洞。

2. 也是更深层次的歧视:即使你们看出来了不爽又能如何,双手一摊,国足上身:“no use of pointing fingers. We are trying our best.”享受着赵高颠倒黑白的快感。

此事好笑的地方在于,英联邦的教育产业化举世闻名,香港因其良好的教育水平收取高额学费,本来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大家心知肚明就是一门生意。更别说,本文讨论的是金融系的学生,在商言商,在钱言钱。可耻么?一点也不可耻,反而是金融学生应有之素养。

然而事实是,虽然港科大金融系的陆生,诚恳地举数据、列表格,谈论上学期网课给自己带来怎样的损失,学费的投资怎样没有得到承诺的回报,应如何获得补偿;这位系主任反而虚怀若谷,闭口不谈阿堵物,谈社会动荡、谈安保措施、谈学校不容易,谈学生不维护声誉,最后连理想都扯出来了,大谈“长远的利益”,就是不谈学生的钱。我不认为他在芝大读金融时,也是这样和同校参与学生运动的同学们对话的。

最为吊诡的是,ZHANG教授谈了这么多而不谈钱,其实质,还不是图一个“钱”字吗。

这里我想重申,我无意于声称学生要求减免25%的学费具有不言自明的合理性,但这起码是一个需要严肃对待、程序上也称得上合乎情理的诉求。至于双方斡旋下来是减免25%、10%、30%还是哪怕0%,只要合乎程序,都值得尊重。然而毕业于学运重镇芝大的张教授,如此傲慢地回应这一合理诉求,并扣上“于公影响学校声誉,于私不利于学生长期利益”的帽子,不仅侮辱了学生的认知能力,也侮辱了学生维护自身利益背后的程序正义,实在让人齿冷。

可悲的是,这种对智商和程序正义的双重羞辱似乎不至于港科大一校。不信请看下面香港中文大学近期的名场面“学无止境”。

港中文以学无止境为由拒绝退款

学生要求退还校方取消的课程之学费,校方回应“要钱没有,可以补课”。什么?你们已经考过试了?没关系,还是可以上课的嘛,“学无止境”。这还真是不怕流氓,就怕流氓有文化。

就好比结婚定个婚纱,一直没送到,婚都结了,要求商家退款,商家说要钱没有,可以补发。留着下次结婚用,“真爱无止境哦”。

教育产业化,可以。收高额学费,只要有学生来,当然也可以,在商言商嘛。但是,钱与牌坊不可兼得。希望香港的一些校领导们明白这个道理。

原文写到这里,朋友又发来一封香港城市大学的回应,针对陆生的诉求提供了“三个选项”如下:

城市大学提供的三个选项

简单来说,要么无条件接受网课(学费不变);要么申请休学(至于休学后带来的学制延误,陆生在香港签订的房租等损失概不负责);要么直接退学。

看似覆盖了就学、休学、退学三种状态,实际上在陆生最为关心的就学学费与方式上毫无商量的余地,所谓三个选项,其实对于想继续就学的陆生除了全面接受高价网课外并无选项可言,因此被陆生简称为“爱读读,不读滚”。如果说ZHANG是舌灿莲花的伪君子,那城市大学大概就是我上文说的那种“割的韭菜就是你”的真小人模式吧。

伪君子也好,真小人也罢,可悲的是在香港的陆生似乎毫无议价权。前两天另一个香港的陆生朋友发给我一条段子,大意是说过去的大半年中,最悲惨的可能就是香港陆生群体了,一言以蔽之:

去年看到戴口罩的怕得要死,今年看到不戴口罩的怕得要死。

这个段子让我笑出了声,继而心里一沉,因为当一个笑话完全基于事实时,它有多可笑,也就有多可悲。我恍然发现,原来现在有这么一批学子,处于如此尴尬而弱势的无助境地。这篇文章算是为这些陆生朋友们发声,但恐怕也不能为他们维护自身的权益带来直接的帮助。

不过发声自有其意义。当社会弥漫着成功人士们“我劝你们聪明一点……考虑长远的利益……不要为学校的声誉抹黑”的规训时,需要一些刺耳哪怕微弱的声音,时时刺激他们的神经——避免那些为社会掌舵的主流规训疲劳驾驶,把我们开上不可挽回的道路。


本文昨天发于公众号,陆续收到许多在港陆生的回应。在此补充一些声音:

“看了港科大商学院硕士研究生大陆学生群体和港科大商学院的协商诉求的两封邮件,我觉得学生的诉求是有道理的,主要的两个诉求是:1、学校支持暴徒的行为开放校园让暴徒进入学校打砸抢,导致学校停课,研究生课程改为网课,教学质量下降,而这些学生的学费一年是将近四十万港币,所以学生要求减免小部分学费。2、是校方的课程课时安排非常不合理,课程重叠,也就是选了A课程就不能选B课程,所以要求校方调整课程选项安排。因此我个人认为因为学校没有安保能力并支持香港暴徒,开放校园让暴徒进入到学校打砸抢,造成学校受损停课,这是校方自己管理失职是要负主要责任的,既然收取了学生高昂的学费,但是又达不到上课教学的义务和质量,就理应退赔部分学费。另外,学校对商学院研究生大陆学生的课程安排非常的不合理,让学生无法选项,这是校方犯了低级的错误。基于这两个错误,校方丝毫不承认不改正反而威胁学生,显然是歧视大陆学生。这种做法大大损伤了港科大在国际上的声誉信用和公平性。”

“退学费的诉求很大一部分是基于去年由于暴乱转为“网课”的背景,这位Dean说“不退反涨”也是因为他觉得暴乱环境下学校加大安保力度产生了成本。包括今年由于疫情不能正常开学我们当然可以理解,我们只是无法接受学校曾经试图一刀切、整个学期改“网课”的懒政,内地大学“暂行网课、后续跟进调整”的做法我们是赞同的。不过还是重申:退学费是基于去年的背景,谢谢您的关心!”

此外,歧视远不止一封邮件。还有一些明显的歧视行为未能整合进上文,例如,港中大在上学期为了“照顾”参与社会运动而缺课的学生,在期末给学生二选一的方案:

1.期末随意推掉一节课而没有任何处罚(一般过了退课期限不能退课只能fail,或至少有一个withdraw的标志)

2.将ABCD的评分标准改为一刀切的pass/fail

这两个选项无论那个对于不参与社会运动、照常读书的陆生无疑都是不公平的,因此被陆生无奈地称为“黑衣人套餐”。

此外,在新学期港中文陆生还被要求缴纳保证金200元,理由是防止陆生破坏公物。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具体到与校方交涉学费这个问题上,主要矛盾并非港中矛盾,而是学生与校方的矛盾。如下图中,香港也有本地学生号召让校方减免或暂缓收取学费;而写这封邮件的Chu ZHANG(張處)教授,其本科及研究生均毕业于大陆。matters上有许多香港的朋友,欢迎你们发表自己的意见与看法,提供更多的视角。

香港本地学生的倡议


最后附上港科大金融系主任Chu ZHANG(張處)的邮件截图以及港中文文化与宗教系、法学院之陆生所提交的请愿书(目前尚无回复):

港科大金融系主任張處答金融系學生之郵件
港中文法學院陸生的請願書
港中文文化與宗教研究系陸生的請願書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