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本科、统计硕士、历史博士。怀疑论患者。公众号&豆瓣:窃书者。

天庭的五仁月饼

中秋将至,天庭的晚宴筹备也进入了最后关头。依循前例,玉帝派伊尹下界采风,择取凡间最受欢迎之月饼,以示历代玉帝心系尘世,与群众共甘苦的美意。

正所谓天上一日,地上一年,伊尹上次下凡,已是顺治八年故事。时各地战乱频仍,民力凋敝,商铺难以为继,月饼亦难觅其踪。唯有黑市间或有月饼流通,馅中往往藏“反清复明”数语。伊尹心有所感,撰其实录以达天听。仙班中武曲如武宁王徐达,开平王常遇春骂声不绝,文曲如杨慎、徐渭黯然不语;唯有星君刘基喟然长叹,盖于饼中藏字举事,乃其国初献策太祖之故智。

这一次伊尹重归人世,凡间变化之大,远超历年。纵他有治国安邦之智,腾云驾雾之能,也花了许久才学会手机上网诸事。作为天庭第一名厨,伊尹第一时间关注了微博中各大美食大V,发现凡间食物种类之多,已非前代可比。中秋将至,大V们的微博介绍却多为异域美食,罕有中国物产,遑论月饼。时间有限,伊尹强压住对澳洲龙虾,墨西哥taco的好奇,只得在搜索栏中检索“月饼”。这一搜倒不打紧,只吓得他手中一双银著落地——只见屏幕上“月饼热门关联词”是:

五仁月饼滚出月饼界!

这这这……伊尹分明记得顺治八年纵然月饼匮乏,五仁仍是其中翘楚。他自己就吃五仁吃出来满嘴的反清复明。再前一次是至正二十三年,彼时元世祖初定中国。中秋之夜,国中士子亦多以月饼寄怀前朝,其中又以五仁居首。何以百年之后,五仁尽沦落如斯?伊尹百思不得其解,唯有如实禀告玉帝。

玉帝这次的反应出乎意料地激烈。

先前伊尹采风,正值宋元易代,明清更迭之际,本关乎华夏衣冠的存亡大计,他老人家本着国际主义精神,倒是看得很淡。唯有这次,玉帝指示天庭诸位仙官,要开扩大会议,将五仁月饼的存废纳入议事日程。原因无他,天庭人士出身天南海北,文化背景各异,摩擦在所难免。譬如常遇春嫌猪肉腥臭,便素与天蓬元帅不睦;梁山好汉偷吃牛肉,又与牛魔王势同水火。有鉴于此,对于历代玉帝,维护天庭的和平与稳定乃是头等大事。自月饼出现以来,当时的玉帝便取五族共和之意,设中秋晚宴以分赠群臣五仁月饼,为后任者效仿至今。天宫中秋之宴,本就是政治意涵大于风雅消遣之事。看官试想,凡人之赏中秋,或赏月,或怀人。然自云霄宝殿俯瞰而下,月球不过一坑洼之地,有何景色可赏;天宫诸人亦早无生老病死,悲欢离合,又所怀何人呢?故中秋宴之设,旨在笼络群臣。笼络之计,又以五仁月饼为要。是故五仁之存废,关乎天庭稳定之存废,无怪乎玉帝关切至此也。

这一日扩大会议上,玉帝指出,各位文曲星,应循先贤“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之遗意,畅所欲言。一时间众议纷纷,甚而分为两派争论不休。玉帝一时也没了主意,只见素来心系国家,又善写策论的贾谊处在支持五仁月饼的正方,心下大喜,正色道:

“‘宣室求贤访逐臣,贾生才调更无伦。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孤虽鄙陋,却也非问鬼神不问苍生之君,贾太傅成竹在胸,必有高见,快快请讲!”(玉帝讲完隐隐觉得不妥,半晌才想到他身为玉帝,本来也无鬼神可问,否则岂非天大的笑话)

贾谊应声出列,面色凝重:“臣窃惟五仁,可为外皮者一,可为内馅者二,可为瓜果仁者五……其外皮一也,曰面粉……其内馅一也,曰白糖……其内馅二也,曰猪油……其瓜果仁一也,曰杏仁……其瓜果仁二也,曰核桃仁……其瓜果仁三也,曰花生仁……其瓜果仁四也,曰葵瓜子仁……其瓜果仁五也,曰桃仁……”

玉帝听得正心花怒放,只见反方站出一人,乃是文曲李商隐,心中暗骂:“贾生才调更无伦”这句话可是你说的,怎么站到对面去了!只是一时不好发作,温言问道:“义山悼长沙之作,千古流传。今日乃与太傅相左,不知何意?”

李商隐朝贾谊微微作揖,正色道:“诚如太傅所言,五仁内蕴广博,然吾恐失之直露。犹美人裸身于前,意趣尽失。”白居易在一旁附和:“犹抱琵琶半遮面才好”,李商隐颔首示意,接着说:“以臣观之,上好月饼当敛其韵于内馅,融其味于外皮。使人观之不明所以,品之余韵万千,此所谓’楚雨含情俱有托’之意也……”

此语一出,举朝哗然。唐人大多得意,汉人则面有悻悻,贾谊尤为难堪。曹操自负汉臣,心想孤不出手,又不知几人称帝作乱了,挺身而出:

“李生此言差异。五仁之馅,正是天地气象。观其馅也,真可谓’星汉灿烂,若出其中;日月之行,若出其里’。此其囊括宇宙之象,岂彼浓情蜜意之儿女私情可比?况李生既言太傅才调绝伦,又蔑称其言直露不堪,反复如此,未免令天下英雄齿冷。”这话说完,深得汉晋辞赋各大家之心,却激起两派人心中暗骂,一类是写婉约诗词的,另一类是喜欢吃甜馅如椰蓉、豆沙月饼的。

然而应声驳斥的却非柳永、李清照之辈,而是文宣王孔子。众人一看孔子出列,顿时来了精神,除老庄等数人之外,莫不聚精会神,聆听这位至圣先师教诲。原来孔子早与曹操不睦,自曹操归位天庭以来,广结群雄,不问私德,与陈平、吴起等人打得火热,让孔子大叹人心不古。于是孔子先以君子小人之辨攻之:

“君子不以人举言,不以人废言。李义山不因人举言,正君子之道,岂可怪哉?尔下求贤之令,置修身养德于不顾;挟汉家天子,视君臣之纲为无物——此乱天理纲常之事,何足以论天地气象?麒兮麟兮,而我心忧兮!”孔子顿了一顿,开始论五仁月饼:“虽曰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然月饼之道,无外乎中庸二字。夫五仁者,观其馅勾心斗角,互不相让。兄弟阋墙,非忠恕之道也。虽合于一馅而不能相容,此小人之同而不和也。其虽名曰五仁,终非仁者之所乐见。”

一时间掌声雷动,其中最高亢的正是孟子,他一边鼓掌一边大声总结:“善哉子之论也——何必曰馅,曰仁义而已矣!”

孔孟此言既出,敢于相抗者寥寥,大有盖棺定论之势。玉帝慌乱之下,只能朝老子微微示意。老子叹了口气,他本来也不愿牵扯其中,无奈自己贵为太上老君,是体制内的二号人物,不能让玉帝太过难看。老子正要开口,身旁一直瞌睡的庄子许是被孟子的高声疾呼弄醒了,不确定自己是否身在梦中,掐了掐大腿,这才逐渐清醒,被眼前的严肃景象吓了一跳,揉着眼睛说:

“嘛,做人呐,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大家饿不饿啊,饿了吃月饼呀?”

惠施拽了拽他的衣袖,指了指兀自慷慨激昂的孟子,对庄子小声说明了大概。庄子本对孔孟之说颇不以为意,便清了清嗓子,语带轻佻:

“邈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吸风引露,不食五谷。孔老二,你猜他喜欢吃哪种月饼?”孟子大怒:“休得对先师无理!”庄子接过话茬:“那是你的先师,又不是我的咯。要我说啊,神人不食五谷,那是什么月饼也不会吃的。毕竟人家境界不一样——神人之后是至人,至人之后才轮到你家孔圣人。对凡夫俗子,想吃什么吃什么咯?你连一个月饼都能扯到天地正道,累不累呀。”

这话一出,一班文臣就炸了锅了,什么“君子喻于仁义,小人喻于月饼”啊,“月饼事小,失礼事大啊”啊的言论此起彼伏,最夸张的还有人说要“平日袖手谈月饼,临难一死报玉帝”。只有李逵、鲁智深等天罡地煞听腻了文绉绉的辩论,庄子所言正合己意,忍不住高声叫好:“老子就觉得庄子说的对嘛!”,“老子也觉得!”后来武松、樊哙、程咬金也都鼓噪起来。到底是莽汉嗓门大,加上一众武官也憋得太久,不一会金銮宝殿就响彻“老子也觉得有理”,“快让老子也讲讲”的喧哗声。

玉帝没想到群情激愤如此,一时慌了手脚。只听得李逵呼喊“快让老子讲,不然拆了这个鸟金銮宝殿,让公明哥哥做鸟玉帝,吴用哥哥做鸟丞相……”,玉帝一时慌乱,急忙朝老子喊道:“快快快,太上老君,你快来说两句话呀!”

老子哭笑不得,只得徐徐说道:“月饼者,有五仁、莲蓉、蛋黄之属。世人争其是非,终为无谓之举。夫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月饼寄怀于月,月者与天共生,此其始于’无’也。成型于饼而其名各异,此其成于’有’也。入于腹中,化为污秽以遗诸地,此其历’有无之变’而复归于’无’也。月有阴晴圆缺,饼有生长消化,理固宜然。盖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也……”

这些年体制内的官样文章让老子说话更加云遮雾绕,听得孔子也不明所以,只有更加敬佩:“小孟你听听,捕鱼可以用网,猎鸟当以弹弓。可是像老子这样的人物,为师实在无从捕捉其话中的机锋啊……”

“可是……”孟子还要反驳,一旁的三藏法师忙站了出来做和事佬:“庄严佛法,即非庄严,故名庄严。岂独佛法为然?万事皆然也。五仁者,吃即不吃,不吃即吃;可吃即不可吃,不可吃即可吃。愿众生不着我相,戒我慢心,仁、道皆在其中矣。”

众人拜服,再无异议。玉帝大喜,没想到双方斗得势均力敌,差点把金銮殿都掀了。看来以后月饼存废之事是休要再提了。连忙转移话题,传令下去,让执金吾把御花园中封存的各式上好月饼呈上来,任由众臣挑选,再不干涉。

众人正欢喜间,一小校匆忙来报:“大……大事不好!那弼马温孙悟空未被邀来赴宴,心存愤恨,踢翻了月饼盒,正朝南天门杀过来了!”

一时间,刚才慷慨激昂“临难一死报玉帝”的群臣忙作鸟兽散去。不知是哪位雅士走的匆忙,身上掉下一本《纳兰词》,书页随风起落,有一页正落在玉帝的宝座前:

大笑拂衣而去,如斯者古人能几?向名花美酒拼沉醉,天下事,公等在!

玉帝望着这句话出神,也忘了去西天搬救兵。四下无人,宝殿只远远传来一声怒骂:“呔!兀那玉帝老儿出来!”声音越来越近,兀自回荡不休。

于2016年中秋
月饼1中秋節3
12
12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