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4 篇作品累積創作 4823 
市区的风

我的疫症生存報告 | 不明白 · 別忘記

1 你在哪座城市?2020年的除夕,你是怎麼過的?上海,除夕是一个人在一个群租房的一个房间里过的,买了肯德基的一个桶:六块吮指原味鸡,两杯可乐。在床旁边的桌子上摆着个ipad,边吃肯德基边看ipad。看的内容在春晚、豆瓣、微博之间转来转去,春晚看几分钟就看不下去,转去看疫情,又转回来看春晚,又看不下去,又去看疫情。

5
市区的风

我的2019年度问卷

2019年只剩下不到十天,分享一件在年初想不到今年會發生的一件事?這件事對你個人生活帶來什麼樣的改變?香港发生的事。变得更加谨慎,好像患上了被迫害妄想症。說一件在2019年讓你覺得最無能為力的事。

2
市区的风

早起写作

一直以来我都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时间段用于写作(也许实际上根本就存在),我曾以为是早上起来的时候,可是我的早餐是用电饭煲煮的红豆汤,一般需要一个半小时才能煮得刚刚好,这意味着我要饿着肚子写上这么久,让我想到木心写过饿着肚子写东西总会差点意思难写出绝妙的东西来(所谓绝妙的东西就是靠灵感...

市区的风

作为一个生活在大陆的人,谈谈我的翻墙起源

大概是 2012 年,那个时候我刚高中毕业,有一次在网上跟高中同学聊天,不知道怎么就说到了翻墙的话题,那个时候那个软件叫传送门还是自由门,我还记得自己听到后很谨慎的问他,用这个东西会不会被抓还是怎么样,他说会有一定的风险,不知道他当时说的风险指的是被抓还是罚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