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oo

只要跟人權有關都好, 走上這條路, 希望尋得同路人。

「自由與正義」三問―我們還有靈魂

發布於

在你的生活中,你感受到最不自由的事情是什麼?

當我在寫這個主題時,我感覺自由是個懸的高高的理念,但同時它又只是如同我一個平凡無奇的人每日嘗試去實踐的。

我一直是個不容易適應工作的人,又或者說我不適應的是所處的社會。學生時期的我從未感受到人原來是這樣的,還沒踏入社會之前,我不知道在面對問題、責任時,人有那麼多無法掌握的樣貌。我二十三歲時成為新鮮人走過六至七年的現在,回頭看我遺憾地覺得,這段社會經歷中我並沒有遇到在專業上多麼厲害,傳授我處理無比複雜精細事物的人;反倒是看了許多人際間的相處,許多我不認同但是各種不論對事、對人莫名不合理的對待。

最近的我計畫離職,因為我就職的組織與我認為理應具備的模樣差距太大,也因為組織設計不良卻無人想去變更革新,我承擔了多數外部與內部的壓力。我感到的不自由可能很多人也經歷過,一個人在職場的不適應,通常不會只是個人的問題,更多的時候是環境制度,裡頭的人出了問題。我卻如此地不自由,我不能去面對,告訴上層、同事、告訴那些其實應該為他們的職業倫理負責的人說︰「真的出錯了,這樣的態度是不應該的」。我只能離開,低著頭找個理由,好像是我活該,大家都能在這冷漠虛應的制度下生存,為什麼你不能呢?

我的工作環境是間大型醫院附屬下由慢性精神疾病患者組成的庇護性就業場所,去年的我不知道該繼續朝著社會及家人期待的方向前進,還是選擇一個能夠影響社會、讓自己看到更多不一樣、更為多元的職業。這樣的忐忑不安下我順著自己的意思,即使從家來回公司將近要三小時,覺得仍是想做點事,作為業務推廣人員,我可以更瞭解慢性疾病患者,讓不僅是自己,這社會也是,有機會接觸我們之間的一樣與不一樣。

我的心一開始是很澎湃的,基於協助身心障礙者發展為出發點,在每件事情上考量到他們較一般社會人弱勢之處;然而我卻越來越疑惑、失望;形象上是公益、照顧及引導弱勢發展,但組織內部上下卻完全不是這樣的氣氛。名義上我們對病患從醫療延伸至重新進入社會的發展照顧,但上層對組織發展的關心主要是必須達到政府補助的要求以及營運狀況。並非說這些不重要,但這一年來我遇到好多事情,可以選擇以真正有利於我們服務的主體去進行,但只要涉及有多餘的成本支出,幾乎有種像講好一樣的默契,選擇達到形式上的「做了」,能交差了事就好;令人驚訝,相較起其他有醫事、復健、就業上專業的人,我是團體之中最不專業的一個。

我的不自由在於我不由自主地想要屈服於團體的氛圍下,明明從小我就知道最多人做的事不一定是正確的事。多數人的「正常」就倫理來說究竟正不正常,究竟是「我」不正常還是「你」不正常,簡單的道理此時卻顛倒無法讓人分清青紅皂白。

自由對你來說,最重要的意義是什麼?

對我來說自由的畫面像是脫韁的野馬,任憑自己在林道中衝撞,敞奔在山原上。我心中認為是正確的我就說出來,我不怕你覺得我奇怪,不怕打破這體制的莫名,不需與根本不明白自己在做什麼的人為伍;當我想到自由的時候,我覺得自己整個人好像活了起來,心變得無限的寬廣與柔軟。

這些不自由的源頭是什麼?

我一看到自由三問那刻起,我就知道自己很想寫、想完成這一課題,邊寫的途中看到了@秋凉为了维持社会人的体面,她选择在互联网大厂做“社畜”這集,裏頭來賓、主持人所說的令我為自己的不自由思考的更深︰

我觉得是一种心态,因为这种大互联网公司你会发现工作长了之后吧,不管什么职位都很像流水线上的一颗螺丝钉,多多少少对个人创造性的发挥会有一定的磨灭,那我觉得从这个点来说它会不会把人变成一种“畜”,会去掉你很多棱角的东西,让你变得更适合这个环境,变得很符合公司价值观,很统一,我觉得这是所谓“畜”的一个很重要的点,势必会变得会更圆滑,因为你要权衡各个部门的关系,在工作中不停地提高自己的“职商”(职场上的情商),是有这个需求的,你每次告诉自己“我应该做什么不做什么”的时候,对自己原本的个性就是一种磨砺,就把它磨掉了。
即便在一个你非常欣赏的老板手底下做,你还是找不到属于自己的感觉,你终究还是一个螺丝钉,你可能被电片包围,可能你进化了,可能你呆的地方比较舒服,但无论高级还是低级的甚至坏的螺丝钉,螺丝钉就是螺丝钉,它不会改变,那时候我就有体会到这一点。所以我还是蛮好合作的,不会有什么意见,就是一颗很称职的螺丝钉,因为我知道在工作的时候自己无论如何都是螺丝钉,一直是抱着之后我能自己出来做工作室的态度,去学习经验,而不是想要“变成一颗更好的螺丝钉”或者期待环境变得更高级、更友善,所以我还蛮同意喵喵的看法,让我感触还蛮多的。對我來說正義與平等幾乎是等號,人們若能平等的對待彼此不論任何位階、種族、人與人之間身心上的優劣差異性,那才是公義、正義的展現。我期待人們能在愛與關懷下長大,並且了解我們對彼此的互助與責任可以讓我們在各方面越來越健全,然後我們可以自由地發揮我們良善的本性,不受冷漠、利益至上、個人主義的價值觀所綁束,我即使不若現下世人一樣又如何,我還有靈魂。

關於現實社會中的工作,無論是如何看起來有創意的、你非常信任的老闆跟同事,你也是在不斷地妥協跟磨平自己。一個組織它的想法,它存在在社會上所被賦予的意義,是被制約住的,而在其中,你也是被制約住的;在這樣多種的拉扯中想辦法讓自己平衡,可能就真的社會化了,有時回頭想想你是否也會真的為自己感到驕傲,在這一連串複雜的刺激與反應後轉變,你終於也能適應這個社會,不再感到太痛苦,符合大多數世人的期待;我想我並不是拒絕去磨平任何一點的自己,人處在社會中,定會與社會的人們、制度相處與對話,我可以學習、知曉這段經歷帶給我的意義,但我不要被制式化,不是認同,我還有自己的靈魂,我們每一個人都該是。

在你的理解中,自由和正義,自由和平等,是什麼關係?

對我來說正義幾乎同等於平等,人們若能平等的對待彼此,不論任何位階、種族、人與人之間身心上的優劣差異性,那才是公義、正義的展現。我期待人們能在愛與關懷下長大,並且了解我們對彼此的互助與責任可以讓我們在各方面越來越健全,然後我們可以自由地發揮我們良善的本性,不受冷漠、利益至上、個人主義的價值觀所綁束,我們即使不若現下世人一樣又如何,我們還有靈魂。

近來時間好像碎片化般,自由三論也是利用各段小時間拼湊起來的,每次接續寫的時候都感受到自己的想法有點變化,有種不統整的感受。記得當初想著寫什麼是自由那段應該要是非常理論性、滂礡、嚴肅地去定義;沒料到在老闆@686 的有河書店夜晚下筆時,音樂帶給人的寧靜與溫柔、窗上浮現書店對面唭哩岸捷運下的綠地、高聳的大樹,頓時讓我對自由的闡述也變得柔軟與感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自由與正義」三問及「自由讀書會」第三場:周保松讀羅爾斯

1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