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蜀

无业游民,社会闲杂人员,朝阳群众帮扶对象

一切围绕权力,谁来保卫社会——八孩妈事件感言

發布於
均衡分配离不开市场化,市场配置资源才是均衡生态的前提。但注意力资源早就被高度政治化、武器化,注定市场配置之不可能,只能计划化、官本位。



今天被胡编的小视频刷屏了。这小视屏的标题是:《奥运女冠军和丰县八孩妈 究竟谁代表真正的中国》。胡编其间所言似有某种合理性,即一如既往地对八孩妈事件持批评立场,并以此为例,承认有阴暗面,而反对只展现诸如奥运女冠军等“国家鲜亮的一面”。

记不清这是胡编就八孩妈事件的多少次发言,但可以肯定的是,这次的发言跟以往一样,都属于舆情调度范围,强烈地暗示了八孩妈事件的发展方向。就此而言,八孩妈事件未必不会是借力舆情推进某种官场整肃的切入口。很多朋友表示绝望,说不要指望问责,我是不同意的。我认为一定程度的问责恐怕不能排除。

关键不在有无问责。有问责又如何?仅仅来自权力金字塔的单向问责,单向整肃,就能治愈官场沉疴?关键在于胡编小视频中的这句话:“我们的社会需要有能力统筹这一切,实现注意力的均衡分配。”他这里的“统筹”二字最值得玩味。谁来“统筹”?统筹的主体是谁?他没回答,但答案不言而喻:社会只是需求方,不是主导方,主导方在社会之外。这里所谓“统筹”,根本的含义是统制,是注意力管制,是注意力资源的高度中央集权。用他们的一句口头禅,叫做“一切操之于我”。

如此格局下,何来注意力的均衡分配?均衡分配离不开市场化,市场配置资源才是均衡生态的前提。但注意力资源早就被高度政治化、武器化,注定市场配置之不可能,只能计划化、官本位。必然结局就是舆论场的国进民退——民间舆论场退出,官媒垄断舆论。同时官媒愈来愈官化而其媒体属性愈来愈退化,彻底沦为官喉即肉喇叭。一切计划主导,一切追随权力金字塔的指挥棒,起作用的就只会是权力学,只会是一切为保权的权力意志。一切围绕权力,那么谁来保卫社会?

一言以蔽之,注意力等要素资源不能市场配置,不能通过市场化走向社会化,不能民有,那又谈何民治、民享?系在社会脖子上的隐形铁链就始终不能砸掉,社会就会如丰县那位民女,永远不能自己解救自己,而只能被动等待权力金字塔以救世主身份来施恩、来解救。但救世主的降临毕竟是小概率事件,包打一切的人间上帝般的全能政治永远只是乌托邦。没有救世主降临怎么办?那就只能在黑洞中无望地沉沦,不知伊于胡底,最终导致社会的全面溃败。

八孩妈事件是社会溃败无可辩驳的证据。关键是注意力等要素资源的市场化配置,关键是通过市场配置要素资源推进社会的自我发育,养成生生不息的社会自净和社会自救能力。社会发育才是硬道理,这老生常谈,到今天尤其有强调的必要。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