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蜀

无业游民,社会闲杂人员,朝阳群众帮扶对象

杨茂平:永不屈服——弱女子张青的美国苦斗史

 (編輯過)
没能等来丈夫团聚,就已身患癌症,而且一发现就是晚期。更让人崩溃的是,即便如此,丈夫仍远隔重洋,夫妻团聚遥遥无期。


【编者注:因医治无效,张青女士已于昨晚在美国马里兰州去世,其丈夫郭飞雄此前被失踪,迄今音讯杳无,夫妻没能见上最后一面。谨致沉痛哀悼。】

【又注:本文始发墙内本人美篇账号“笑蜀重来”,但本人美篇账号因此被封,只好转发于此。】

张青在广州。2006年。唐荆陵摄


张青嫁给我弟弟时不会想到,爱情的欢乐没持续多久,命运的打击就开始了。但无论遭遇怎样的命运,她从不屈服。在我和她有限的相处中,她给我的印象始终是阳光的、向上的。应了那句“圣徒的心中永远是喜乐”。倒是我本人,遇到不顺心的事太多,脸上很少有笑容。

张青生病后,我一直在探究起病的原因,心态那么阳光的人怎么会积劳成疾呢?

2008年,他们的儿子金宝7岁,已经到了上小学的年龄,却被拒入学。面对如此遭际,我们惊讶得目瞪口呆!亲友们想过很多办法,都没用。为了能照顾这母子三人,我向单位申请到广东省人民医院进修。

到广州时正值复活节。礼拜后我们回到张青广州的家,张青和我拖着一台笨重的“方正”打印机出去维修,门口保安死活不让我们出门,张青和他们理论了好久,没有结果,自然很生气。我便用刚在教会听来的圣经真理劝她——主耶稣基督被钉十字架上,对那些折磨他的人说:“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晓得”。

后来张青也入了教。这些年,在主宽容和忍耐的教诲中,她不仅以惊人的毅力,艰难地、顽强地支撑着这个家;而且一直牢记丈夫对自己的期待,努力求学,希望能学有所成。

2009年初,为了两个孩子有学上,张青一家辗转漂泊到了美国。事先我一点都不知情。得知此事,我伤心得说不出话来。张青在国内毕业于医学院校,到美国后,学历不被承认,一切都得从头开始;两个孩子的生活起居也得她一个人扛着;除此之外,她还得做义工。

就这样,几座大山同时压到了张青柔弱的肩上。平时一家三口上学,周末一起参加劳动。对于从小娇生惯养的张青来说,体力劳动确实难以承受。有一次因扫树叶吸入灰尘太多,连续咳嗽了三个月,每次到医院看病,医生都只给止咳药物,根本没用。后来我寄去抗菌素和邦亭止咳露,服用一周才见效。

到美国一年后,两个孩子就读的私立学校学费又没着落了。有人建议离开那里,张青考虑到孩子们好不容易和同学老师混熟,特别是西西,本来一百个不愿意离开广州,这时刚刚摆脱背井离乡的烦恼,再转学,小家伙实在无法接受。张青就给校长写信,说明他们的困境及孩子们的情况。加之两个孩子在校成绩优秀,好心的校长破例免费留下了两个孩子,直到西西高中毕业,金宝初中毕业。

在此期间,张青也完成了从本科到硕士研究生的学业,为读博打下了基础。她还每周带西西去几十英里外的一个音乐教师家,陪西西接受钢琴练习。这个善良的音乐老师免费教西西弹琴、作曲,在她的教导下,聪明的西西进步很快,初中时做了一首钢琴曲 《COSMOS》,献给亲爱的爸爸,后来西西在爱尔兰国会大厅演奏这首自己作的曲子时,在场的180名先生、女士们感动得泪流满面。

就这样,张青边读学位,边带孩子,边做义工,还负担很多其它事情,在偏远的德州米德兰苦苦支撑了八年。后来考虑一家三口上学需要——张青要读博,两个孩子一个上大学一个上高中——便举家迁到马里兰。但这时更多问题来了:首先是房租,比德州贵百倍,孤苦无助的张青只能靠打工挣钱支付;再就是时间——张青读博需要社会实践,这也得花很多时间。

分身乏术的张青,几乎没有喘息机会。这是她通常的日程安排:头天晚上把次日的食材准备好,次日早上六点必须起床准备早餐,金宝吃过早饭去上学,张青去社区税务部门学习,中午那里的冷面包就是她的午餐,下午又去上班。这样周而复始地劳作,加上思念之苦和多种压力,终于把一个弱女子疲惫不堪的身体压垮了,没能等来丈夫团聚,就已身患癌症,而且一发现就是晚期。更让人崩溃的是,即便如此,丈夫仍远隔重洋,夫妻团聚遥遥无期。

今天,当我用颤抖的手写下这些故事,不由得落泪。我笨拙的笔无法描述张青这些年苦难历程的全貌,但透过伤心的泪水,我看到了一个圣徒不屈不挠的精神之光。张青,你固然是不幸的,你这一生太多悲剧,但我相信,“生活的精灵会化作种子,穿透伤亡的雪泥,开出永恒的春色。”善良的人自有天佑。在上帝的怀抱中,你终会归于喜乐。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