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蜀

无业游民,社会闲杂人员,朝阳群众帮扶对象

短论:方方争议之我见

始发微信朋友圈和脸书。整合如下:

1、这国当然不缺比方方、比柴静、比炎黃春秋、比李锐和赵紫阳更正直更勇敢个人代价也更惨烈的仁人志士,而且,他们很多是我的兄弟和战友。我对他们从不吝惜我的赞美和敬意,并且从不吝于力所能及地给他们以最大臂助。但同时,我也决不因此而轻看方方、柴静、炎黃春秋、李锐和赵紫阳,从不低估他们的价值,从不认为对他们的肯定和鼓励就一定与赞美舍身取义的仁人志士相抵触,从不认为这二者是此消彼长的关系。我恰恰认为他们是相辅相成缺一不可的。这个社会是多元的,对公义的需求也是多元的,满足多元需求的方式也是多元的。舍身取义的仁人志士和方方、柴静、李锐、赵紫阳、炎黄春秋各自存在,各自以其独有方式去满足社会对公义的多元需求,有什么不好呢?为什么非要强求一律呢?为什么非要用道德洁癖政治洁癖来苛求天下尤其苛求还愿意站出来说几句真话的同道呢?

2、就我所知,真正的仁人志士,比如郭飞雄,比如许志永,比如丁家喜,比如谭作人,等等,恰恰胸怀宽广,极具开放性和包容性,极具合作精神。他们确实一直被强力压制到最最边缘的状态,但他们从未自甘边缘,从未囿于所谓小圈子,乐见对社会公平正义的任何推进包括点滴推进,乐见社会合力的最大化。格局多大空间就有多大,我坚信未来属于那些意志坚定同时胸怀宽广的人。

3、良心犯、工人出身的刘少明先生刚刚留言:财新、前炎黄春秋杂志、柴静、方方、李锐等“在当下中国已是难能可贵了。致敬!”他并有如此感叹:

【我们今天走的如此艰难,小圈子的格局不可不为最大障碍。缺乏包容的斗争我们没有明天,即使有明天,也只是历史轮回黑暗的明天。】

(附图是刘少明先生2015年入狱后我为他写的评论文章的截图。图中汉子即为刘先生)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