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蜀

无业游民,社会闲杂人员,朝阳群众帮扶对象

承平太久决非民主国家之福,今次危机我看未必是坏事

说实话,民主制度下的分散决策、共识决策,确实不利战时状态。从承平时代的分散决策、共识决策转到战时决策,危机不深化到相当程度、共识不凝聚到相当程度,是无从实现的。这种社会动员上的问题,并非今次,从来如此。而今次既有传统动员问题的困扰,也有大民主必然导致的民主品质的退化、尤其当政者素质退化的困扰,当政者更多属于八面玲珑的小白脸而非魄力过人意志如钢的丘吉尔似的巨人。没有一次全面的、深刻的、猛烈的危机的刺激,民主国家不可避免地会越来越萎糜、越来越走向颓败。

总之,承平太久决非民主国家之福。今次危机于民主国家,在我看来未必是坏事,倒反而可能激活酣睡已久的民主制度内嵌的深层防御机制。一旦激活,则不难活力重现,民主制度不难由此迭代,再度刚强威猛。如果依旧无法激活,经此一役民主制度一泻千里,那也是自然淘汰。其已经经历几百年的辉煌,也不枉来世走一遭了,没多大遗憾。那就听天由命吧。所以,完全可以很从容,不着急。但同时,我仍对民主制度因危机刺激而迭代、再度浴火重生深具信心。因为,尽管当下民主制度确实危机重重,仍不可否认,惟有民主制度,最符合生态学原则,即最合于天道。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