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蜀

无业游民,社会闲杂人员,朝阳群众帮扶对象

作为一个爱国者,我必须说我很看不起离岸恨国主义

有离岸爱国主义,也有离岸恨国主义,二者是一枚硬币的两面,都让我看不起。我尊重去国,包括尊重在情感上割断对故国的眷恋。这是个人选择,不可强求,无可厚非。但发展到离岸恨国的程度,一朝离岸即高人一等,整天以最恶毒的语言咒骂中国人,什么支那猪,支那蛆,这就简直太变态了。他们并无法否认,他们的父老乡亲、他们的列宗列祖的遗骨,都还在中国。他们如此恨国,如此视十四亿中国人为仇雠,置其父老乡亲、列祖列宗于何地!这些人三五条枪七八人而已,没有任何代表性,但对公共言论场的污染不可小觑。

无须理论上的长篇大论,事实本身足够有力:东德西德,南韩北韩,港台内地,无不印证制度与人种的关系。不能说中国的民情没有问题,我也认为有问题,不能讳疾忌医。中国的民情需要反思,需要改变,需要现代化转化,但决不能据此无限上纲到人种层面,一概归为中国人的人种问题。民情问题不等于人种问题。人种问题往往先天,不可逆。民情问题则往往后天,往往为制度所形塑。今天中国的民情,制度成因不容争辩,始有港台内地民情之判然有别。刻意混淆民情与人种的分别,把制度形塑的民情缺陷一概归为人种问题,据此恣意羞辱所有中国人,这实际上是为制度开脱,为邪恶背书,与离岸爱国主义殊途同归。这种明显的逆向种族主义,某种程度上已具有纳粹的萌芽,决不应为文明社会所容,每一个中国人都应断然拒绝。

更荒谬的是,持这种疑似纳粹立场的人,偏偏以反专制斗士自命,民主自由不离口。他们难道不知道,专制的经典定义,就是轻视人蔑视人么?难道不知道,民主自由其实是跟平等博爱互为依存不可分割的一个整体概念么?从他们对十四亿中国人的极尽羞辱中,从他们对自己父母之邦的极尽羞辱中,可有一点点对人的尊重?可有一点点平等博爱?他们哪是什么反专制斗士,他们对十四亿中国人的宣判、对自己父母之邦的宣判难道不是充满了道德上的傲慢与专断?跟宇宙真理党可有二致?他们对人的轻视蔑视,跟宇宙真理党亦无二致。与其说他们反专制,不如说他们仅仅反对别人专制。说到底,他们仍然是红旗下的蛋,如此而已,岂有他哉。

我从不讳言,我是爱国者。我爱国,爱的是我的父老乡亲,爱的是生我养我的土地,一言以蔽之,爱的是我的父母之邦,爱的是我栖居其间的国族共同体。这样的爱国,归根结底其实是一种爱乡,归根结底其实是一种永生不能化解的乡愁,归根结底其实对自我的珍视。因为珍视自我,所以珍视每一个同胞,关注整个国族共同体的命运。这样的爱国,决非与自由精神冲突,毋宁说,它恰以个人主体、以自由精神为原点。正因为如此,它与抹杀个人、否定自由的极端民族主义决不相容,决不能混为一谈。爱国就是爱自己,爱故乡,爱父老乡亲,爱小时候的味道……,这才是爱国的本源,这样的爱国者才是真正的爱国者。这样真正的爱国者,如何容得下诋毁自己父母之邦的离岸恨国主义和假托爱国之名实则仅仅爱政权、实则委身权力拜物教的离岸爱国主义呢?

当离岸爱国主义成为时尚,当离岸恨国主义成为另类时尚,做一个真正的爱国者,属于典型的逆行。但是,有什么关系?曾经的美国人和今天的美国人,曾经的英国人和今天的英国人,曾经的法国人和今天的法国人,曾经的波兰人和今天的波兰人,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又何尝不是真正的爱国者?何尝不深爱自己的故园、自己的父老乡亲,何尝不以自己的国家和自己的文化为骄傲?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博爱。风物长宜放眼量,从百年的尺度来看,立足个人主体、自由精神的爱国,不仅不是逆行,反倒具有强烈的普世性。那么,今天中国人,又何尝不可以?固然,今天中国不是美国,不是英国,不是法国,还停留于前现代,远远没有融入现代文明。但这绝不是我们放弃的理由,不是我们不爱国的理由,反倒只会强化我们作为爱国者的责任,那就是改变的责任——重申共和国理念的责任,以此不仅改变体制,而且改变文化,改变民情,这是每一个真正的爱国者不可推卸的历史使命。

有一部电影叫《牛虻》,那是我青年时代看过的电影,印象何其深刻。电影开头,惊涛拍岸中,主人公牛虻站在悬崖上,指着遥远的彼岸大声说:“朋友们,那是我的祖国。”今天中国正需要这大声,这大声应该在古老中原的天空中雷鸣般激荡,这大声也正在古老中原的天空中雷鸣般激荡——

朋友们,这是我的祖国。我要让她变得更好。

(始发风传媒。链接:https://www.storm.mg/article/2435897)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