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馬

希望能在一个免于恐惧的环境下畅所欲言,且保证一定的讨论质量。尽量不仅仅做就事论事的争论,努力走从现象到概念的思考路径。

让一个中国人承认侵略是不对的有多难?

拒绝承认,不想承认,不敢承认——只因为那个侵略国是俄罗斯,“侵略是不对的”这一基准线,在中国居然变成了讨论的红线。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这几天,我特意观察了一下墙内的舆论。大的风向是支持俄罗斯,这一点我丝毫不感到意外,毕竟在中国“精神上的俄罗斯人”不少,再加上如今反西方的气氛越来越浓厚,中国政府也在用实际行动偏袒俄罗斯。

然而,我没有想到的是对于这样一个明显的侵略行为,不论是支持战争的还是呼吁和平的,舆论场里鲜有人不带「但是」地明确指出“侵略是不对的”这样一个简单的道理。他们是认为这个道理太过理所当然了所以才不提吗?不是的,在墙内畸形的舆论环境下,有的人打心眼儿里不承认这个道理,有的人不想承认,有的人不敢承认。

我说说我这几天观察到的几类言论。

跪舔俄爹叫好派

这个不用多费口舌解释,职业五毛和资深粉红的代表言论,大体可以总结为:

凡是西方反对的我们都支持,乌克兰代表西方,俄罗斯反西方,是我们的盟友,打得好!教训西方的走狗!

浮想联翩意淫派

”今日乌克兰明日台湾!“

他们用乌克兰映射台湾,意淫武统台湾大国崛起。这种人最喜欢喊武统,他们也不想知道台湾和乌克兰,中国和俄罗斯之间有多大的差异;他们对自己眼前的生活极度悲观,对国家的未来极度乐观,仿佛乌克兰被占领了就等于台湾统一了,台湾统一了就等于中国崛起了,中国崛起了自己的生活就变好了。

落井下石龌龊派

他们看热闹不嫌事大,歌颂祖国之余顺便踩一踩乌克兰,秀一波优越感。他们对乌克兰的方方面面极尽娱乐式的调侃,特别是对乌克兰的年轻女人抱有积大的“兴趣”,口口声声要“收留”人家。

假装和平理性派

以上的三类人是根本没有健全的正义观,也就是说他们就是那群根本不认为俄罗斯的侵略行为是不正义的。而假装和平理性派则是打出爱好和平的旗帜,但是却把战争的责任怪到乌克兰头上,说他们不自量力招惹俄罗斯,再顺便谴责西方没有满足俄罗斯的安全需求。这类人他们自知俄罗斯理亏,但是基于他们的立场,他们不想承认俄罗斯是不对的罢了。这类人最喜欢胡搅蛮缠,你跟他谈原则,他跟你谈利弊;你跟他谈利弊,他跟你讲道德;你跟他讲道德,他跟你讲实力。总之,在他们眼里,俄罗斯有一万个合理的理由发动战争,乌克兰则是那个被西方抛弃的可怜虫。

站在世界中心呼唤爱

这类人同情乌克兰人民,他们呼吁和平,但不指责侵略,同情战争中死去的双方的任何人,但是对于这些死伤是谁造成的却只字不提。这类人也许是仅仅是想表达对受害者的同情,并没有像那么多,亦或是在墙内言论审查的高压下习惯性的自我审查已经让其失去了清晰表达自我观点的能力,或是碍于各种压力无法清晰地表达自己的看法。

专门炮轰脑残派

这一类人有基本的正义观,但是他们善于摸索墙内舆论的红线,往往不会去对事情本身进行批判,而选择对舆论中最脑残的那一部分人进行批判和嘲讽。比如,他们不会直接去谴责俄罗斯的侵略是不正义的,但他们会批判那些想要“收留”乌克兰年轻女性的人,会批判崇尚战争的人。这种方法已经成为还保有正义感的人在墙内舆论环境下存活的唯一手段——打狗不打主人。为了存活,为了还能继续说话,他们不敢承认俄罗斯是不对的。

我还能说些什么呢?

当我环顾世界,我发现就连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日本都表态了,甚至连作为侵略一方的俄罗斯人民都会上街反对,而再看看中国呢?让一个中国人光明正大地承认侵略是不对的这一道理是有多难?既没有基本正义观也没有同情心的嘲笑着受害者,开心地消费着他人的苦难;有同情心的人对显而易见的侵略者或避而不谈或百般开脱;有同情心和正义感的人为了能存活下来追着流氓口诛笔伐。

中国正在离正常的舆论环境越走越远,以至于现在已经到了对他国事务判断是非都如此困难的地步,这还能让人说什么呢?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烏克蘭戰爭:Say No To War | 金馬達基金公告 No.36

潜伏在Clubhouse两岸交流房的一日见闻录

2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