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馬

希望能在一个免于恐惧的环境下畅所欲言,且保证一定的讨论质量。尽量不仅仅做就事论事的争论,努力走从现象到概念的思考路径。

馬特宇宙共建計畫10|前进最新星

發布於
“全心全意为主人鹟服务,这是我们服务猿的根本宗旨。”——《西红柿思想概论》

在银河宇宙中有一颗叫“最新星”的星球。

“ 最新星本来也是个平庸的星球,但是在一群被称为“服务猿”的人站上了主席台之后,这个星球上的人们便有了它的宏伟目标——建设一个宇宙中最“新”的星球,思想最新,科技最新,制度最新,生活方式最新,立志为堕落的银河宇宙提供新的解决方案,成为全宇宙最卓越的星。
当然,对于尚处于贫穷状态的最新星住民来说,这个宏伟目标还是过于抽象宏大。不过好在服务猿们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提出了一个初级目标———先建立一个全宇宙最新最发达最富饶的试验区,最后再逐步扩展到全球,这个试验区被称为“伟善都”——意为伟大的善良之都。
据说作为最高级的服务猿的“伟猿”们都是大善人,看到穷人就会哭,为了让自己看不见穷人,也为了早日完成他们设定的初级目标,伟猿们决定要把穷人都集中到一个区域,然后把这块区域从最新星上切除出去,抛到宇宙中让他们围绕着最新星旋转,并切断这些残块和最新星之间的自由往来。
然而事与愿违,由于穷人越来越多,这两百年间伟猿们只得不断地将穷人连同土地切除出去,导致最新星越来越小,劳动力奇缺,以至于连最新星核心部分的日常生活都没有办法正常运转。
眼看最新星的主体部分越来越小,甚至几乎只剩下伟善都,伟猿们终于坐不住了。虽然伟猿们很需要劳动力来维持社会正常运转,但是又不想让这些被切除出去的住民们跑到伟善都来赖着不走,玷污了他们的伟大目标,所以把切出去的粘回来是断然不可能的。
而宇桥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历史上著名的89届第6会期第4次核心伟猿会议中全票通过,在众多残块和伟善都之间修建一种叫做“宇桥”的高速宇宙隧道,让那些被割出去的穷人们白天进入伟善都工作,晚上再被送回各自的残块,这样一来只要在宇桥上架设管卡进行审查,既解决了劳动力不足的问题,又可以防止低素质的人赖着不走。
于是,最新星就变成了如今的样子——一个小小的核心区域与漂浮在四周的无数残块之间用宇桥相连⋯⋯ ”

————《银河宇宙图鉴》钟楼制星球章 最新星篇


“这是飞往最新星伟善都的Z25032X号星际航班,我们现在竭诚欢迎座位在143排之后的旅客登机······”

马小鹿关上了手机上的《银河宇宙图鉴》,将它设为隐藏加密模式。这本书虽然只是泛泛地介绍各个已知星球的基本信息和重要的历史事件等等,然而在最新星中,似乎连这样的内容都不被允许。

这次去最新星,马小鹿的表面身份是一名留学生,但他的真实身份是一名宇宙调查员实习生,调查员在最新星和蜗星这样的“钟楼制星球”是绝对的禁忌,所以全宇宙的调查员但凡想要进入钟楼制星球做一些调查,都必须以留学生或访问学者的名义进入,再私下秘密地做调查。

当然,近年来钟楼制星球也开始关注伪装成留学生的调查员,申请这个签证必须经历三次面试以及详细的身家背景调查,虽然有所准备,仍然让马小鹿忍不住心里嘟囔比找工作还麻烦。

“不好意思。”他向已经坐在走道外侧的人点头示意自己坐在里面那个座位。被搭话的人并没有特别的回应,只是暂时把正在看的书合上,把腿往自己内侧一缩,面无表情地暗示他赶快进去。

在心里些微抱怨的同时,马小鹿也注意到了他手上拿的那本鲜红色封面上烫着大金字的书——《西红柿思想概论》。他马上意识到,坐在旁边的人很有可能也是留学生。他早有耳闻《西红柿思想概论》是最新星初中生的必修课,而眼前这个大学生打扮的人还在读初中的教材,应该不是最新星人。

那个人继续开始看书,甚至时不时的拿笔划线或是做笔记。基于这是一趟二十小时的飞行,更基于作为调查员的本能好奇,马小鹿厚着脸皮朝这个不怎么搭理他的陌生人搭话:“你在读的这本书该不会是西红柿思想吧?”

“哦?你也知道西红柿思想?”那个人明显一愣,也可能是还没从沉浸阅读的状态中回过神来,但倒也没有给马小鹿脸色,只是显得诧异。毕竟《西红柿思想概论》并不是以他们熟悉的语言写的。

“之前有听说过,我准备去最新星留学,所以之前做过一些功课。”马小鹿回答道。

“真的?!我也是!我是今年伟善大学的研究生新生!”对方突然一转刚才的冷漠脸,还是热情地攀谈起来。这次换马小鹿有点转换不过来。

“哦!好巧啊,我也是伟善大学的!你是什么专业的?”

“真的假的!我们算是同学咯!幸会幸会!我的专业叫做新宇宙思想哲学,据说和之前我们接触到的哲学都不一样,是代表人类最进步思想的哲学!”他的自豪溢于言表,脸色红润得像是已经成为新宇宙思想哲学大师,准备一场世纪大演讲。

“啊,哲学啊,厉害了大佬!我是星际工程管理专业的,听说最新星在这方面很有经验,很多星际工程,包括改造最新星本身的超级工程实在是让人佩服,我就申请了这个专业!”虽然马小鹿其实对星际工程没有任何兴趣。

“就是啊!我觉得最新星肯定有他的过人之处,我知道现在银河宇宙的大多数的星球都对最新星的思想持有比较负面的看法,但你看《新进步新闻》里面说的就和那些烂透了的银河主流媒体很不同,我认为大部分人根本就不了解最新星,这些主流媒体充满了落后思想和对进步观念的偏见!“,他越说越激动。

“虽然宇宙中有各种各样的说法,也不知道要信谁的,就干脆来亲身体验一下了。我也是看到了最新星的优点才决定来学习的,虽然我们的专业不同,但殊途同归嘛!”马小鹿附和道。

“是啊是啊,哦对了,聊了这么久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怎么称呼?”

“肖小马,叫我小马就好!”这是马小鹿在最新星的新身份所用的名字。

“我叫陈睁,睁眼看世界的睁!现在应该说是睁眼看宇宙啦!”他一边说到一边伸出了手,马小鹿愣了一下也伸出了手握手,心里暗地想:能随口引用出《新进步新闻》的口号,这家伙是相信《新进步新闻》吗⋯⋯

“我们交换个连系方式吧,以后我们都是同学了,到了最新星之后也好互相有个照应。”

“好啊,以后还要互相照应!”马小鹿拿出手机,打开在出发前便安装上最新星专属的通讯APP,而显然陈睁比他更常用一些,熟门熟路地指挥他按这按那的,终于顺利地增加了第一个联络人。

在那之后两人天南地北地聊天,马小鹿发现陈睁其实是个特别单纯的人,只是因为周遭的人听到他对最新星的思想有兴趣就会对他态度大变,使得他慢慢养成了对外防备心比较强的样子。

在吃吃聊聊睡睡当中,卫星图和广播提醒他们即将要降落于西红柿星际机场。

“还以为我会激动地睡不着,没想到睡得还挺香!”陈睁揉揉眼睛,醒来第一件事却是把放在座椅口袋的《西红柿思想概论》收回包里。

“一想到马上就要进入新世界了,别说还真有点小激动。”马小鹿确实很激动,但是并不是因为期待什么新世界和新生活,他只想知到这个星球到底是怎么运作的,是《银河宇宙图鉴》中写的那样,还是《新进步新闻》里写的那样,他终于可以有机会自己找到答案了。

“小马!你看!”一下飞机,陈睁便用手肘轻戳了一下马小鹿,因为不敢直指,所以手指在胸前弯曲但是指向天上,尽管这个暗示很委婉,但是马小鹿早就注意到了。只见天上向飘着许多像萤火虫一般的飞行器,他们看似没有规律地盘旋着,分布非常均匀,在可以看见的范围内目测有几千只。

“欢迎来到最新星,欢迎来到新世界!”,还没来得及想那东西是什么,不知从哪里传出了广播的声音打断了他们的思绪,”主人鹟请走左边通道,短期观光旅客请走中间的通道,其他旅客请走右边的通道。“

在这个星球名义上没有统治者和被统治者,只有“服务者”和“被服务者”。所谓”主人鹟“,就是作为统治者的“服务猿”在名义上的服务(统治)对象。服务猿工作时必须配戴“我们全心全意为主人鹟服务”的绣金小臂章。根据服务猿职等不同,有些“高级伟猿”甚至还镶上了钻。

近年来总是有主人鹟逃往其他星球并表示被服务猿奴役,尽管最新星一再义正严辞地表明这些人都是造谣抹黑,但是这一点是此行马小鹿最想弄清楚的事情之一。

作为留学生的他们走到了右边通道排起了队来。陈睁看队伍长,便想要拿起手机拍个落地成功的快闪纪录,却被马小鹿一把制止:“听说最新星不能随便乱拍照的。”

”嗯⋯⋯我也有听说,但是《新进步新闻》上不是也有其他星球的人拍的照片吗?八成是抹黑吧⋯⋯你看那个人不也在拍照嘛。“陈睁被说得神经紧张了起来,不过也马上找到一个游客样子的人在拍工作中的服务猿。

然而陈睁话语刚落,盘旋在天空中的好几个萤火虫飞行器同时响起了警报声并闪烁着红点,红点原本零散地照在那位游客身上,但是迅速聚焦成一个巨大的红点,就像是脑袋上突然停了一只巨大的甲虫。

”发现违规者!您的时间将会倒回10秒之前,请评估您的行为和记忆,之后重新做出得体的行为并保留恰当的记忆。感谢您配合我们的服务。“随着一阵高频短促的声音,只见那个人的姿势突然倒回他拍照之前的样子,马小鹿和陈睁也被惊得呆在原地忘记了往前走。

看来这趟最新星之旅会比他想得还要颠颇⋯⋯

/未完,可能待续/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馬特宇宙共建計畫03|蜗星情书作家蜗梨梨

馬特宇宙共建計畫04|不要問宇宙可以給你什麼

馬特宇宙共建計畫05 | 十字星:偷走飞船的少女洛拉

3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