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馬

希望能在一个免于恐惧的环境下畅所欲言,且保证一定的讨论质量。尽量不仅仅做就事论事的争论,努力走从现象到概念的思考路径。

日本的疫情,让我终于忍不住给公司管理层写了封邮件

随着日本疫情的扩散,加上这几天钻石公主号邮轮上面的人陆续下船并且坐着电车回家,日本政府终于感受到了紧迫性。政府开始号召大家错峰出行,尽量远程办公,虽然我仍然觉得这种呼吁的力度还是不够。我所在的公司管理层发了一封给公司所有员工的邮件,大概的意思是:推荐在公司里也戴口罩,大型聚会出差能不去就不去,如果连续几天发热37.5在家呆着不准来上班等等。然而,对于在家办公的考虑和准备,几乎只字未提,这让我有点坐不住了。 

当我看到这封邮件的内容,我并没有感受到公司有要积极应对的意思,因为这些本应该是很早之前就开始做的,现在应该预想到更坏的结果,推出更积极的应对措施——制定远程办公的计划。就算是现在不立即执行,早做准备也比现在观望到时候手忙脚乱来的好。再说,已经有公司开始施行远程办公了。

上下班的常态


现在随着疫情的扩大化,日本政府也已经承认了很多病例的来源无法追踪,像东京首都圈这样人口密集的地方疫情快速扩散的风险是非常大的。特别是通勤主要依靠轨道交通这一点,更是满足了“人员密集”和“封闭空间”两个条件,导致通勤成为最大的被感染风险。就算是所有人都带口罩,在人挤人的满员电车上也是很危险的。然而,现实情况是东京现在大多数人买不到口罩。所以说,尽量减少乘坐公共交通的频率,不仅可以减少自己本人的感染机率,而且,由于乘坐的人少拥挤度下降,不得不出行的人的感染机率也会大幅下降。减少通勤对减少感染机率是非线性的,是很显著的。

我当时很矛盾,犹豫要不要把我的想法直接回复这个邮件把我的想法说出来。让我犹豫的主要有三个理由吧,第一个就是日本大的社会环境对提出反对意见甚至不同意见的人并不是很友好,往往会给人“负能量”“不合群”的印象,多数人是随着大流提出所谓“建设性意见”。第二个,早在一个吧月前,老板就说了现在不考虑在家办公的方案,这时候你再说就有打老板脸的嫌疑。第三个,鉴于我在公司也是新人,再加上外国人这个身份,让我感觉提出不同意见还是很有压力的。

但是,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影响不了日本政府,但是我至少必须要尽我最大的努力影响公司的决策,就算是为了自己,不管别人怎么说我也应该试一试,是这时候不说话继续服从那就等于把主动权交给别人。

那天晚上下班吃完饭洗完澡,我就开始写这封邮件,写了很长时间。如果我抛弃那些繁文缛节和敬语,想表达的意思就是:都这个时候了还不考虑在家办公的方案,你们是在等啥?口罩也没有,你们要去哪里弄到?你们政府的应对措施,总结三个词就是:稀松,迟缓,马虎。难道公司自己不能够更积极一点吗?你们怕损失,我懂。你们怕麻烦,我也懂。总有人还是要来上班,我也能理解。但是你连个折衷的方案都不考虑,连轮流出勤方案都没有,这就有点儿说不过去了吧?中国因为应对迟缓已经吃了大亏,您这还观望什么呢?

但是,你懂的,毕竟说跟上司说话,加上日文套话也比较多,有些用词和表达方法要反复斟酌,以便于让它看起来比较温和,而不是表现出责备和不服从。反复修改,终于犹豫再三之后,睡觉前把邮件发出去了。说实话,虽然不是什么大事,但是还是需要点勇气吧。

然而,第二天一整天都没有回信。。。。。。

又等了一天,终于回信了:好的,我们会根据情况的发展再考虑。额。。。好吧。该说的我都说了,您慢慢考虑吧。

不知道接下来的情况发展会是怎样,疫情控制住了是最好不过。如果疫情继续扩大,如果到时候因为反应缓慢,加上没有备案,逼着员工带着口罩来上班的话,我多半是会请假的。坚持上班?不了,我还是好好在家干点更有意义的事儿吧。 

中国在作死,日本在等死

我的疫症生存報告@东京,买不到消毒液和口罩,假装让给更有需要的人吧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