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馬

希望能在一个免于恐惧的环境下畅所欲言,且保证一定的讨论质量。尽量不仅仅做就事论事的争论,努力走从现象到概念的思考路径。

如果你还记得镇原县烧书,他们给女医生剃光头你就不会惊讶

發布於

前两天甘肃省给女医生剃光头表决心的新闻,着实恶心到我了,无奈这两天一直没空写文章。今天就写个不怎么深刻的短文。matters上面的作者已经有关于这个事的文章了,我也先拜读了。看了看大家批评这个事情主要是从女权和公权力侵犯个人权利的角度去解读这件事,我觉得非常有好,我就只有做补充的份儿啦。

看到题目,可能大家会觉得是不是扯得有点远了。但是我觉得这两件事真就是有很多相同点,内在逻辑也是相通的。至于两件事的原委,大家不知道就自己查一查,可以顺便刷新您的认知。

这两件事的共同点是什么呢?

首先声明,我没有打地图炮的意思,这两件事,巧了,都是甘肃省的锅,不算共同点。至于官员执政手法的土鳖程度和地区开放程度有没有关系,这次不讨论。

最明显的共同点就是,手段都很粗暴。更深入一点的共同点,就是都是一场表忠心的表演。

你说镇原县的官方不知道会让人联想到“焚书坑儒”这个词吗?就算他再土鳖,应该也知道。你说他不知道可以低调处理那些图书馆里的所谓“有倾向性的书籍”吗?貌似也不是,毕竟当废纸卖了还比较方便。那为啥要放在图书馆门前搞个烧书仪式,还要大张旗鼓地用新闻把它报道出来呢?他的目的就是要让上级知道,他比其他人更加有核心意识,人家表演只是顺便给你看看,目的还是给上级看。

而给女医生剃光头这件事呢?一样,人家江苏的女医生剪掉辫子而已,我甘肃不行,就得比你做得更有核心意识,干脆把头发都剃光,看谁跟我比,难不成还有人比我更狠?把头皮刮掉不成?

还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这两件事都是“借花献佛”的表忠心,慷他人之慨。

那些图书馆藏书说到底,他还是公共财产,按理说应该属于当地的民众集体所有。但你要说,在中国没这个“理”,都是政府的,政府想怎么处置怎么处置,那我也就不反驳了。毕竟,书也不会说话,也不会哭。但是,你让人家女医生剃光头,用人家的头发给你表忠心当工具,是不是也有点太恶心了。更恶心的是,你还要把这个事用来凝聚“战斗力”,把人家医护人员恶心一遍还不算,还报道出来期望大家个你捧个场,你还真实当大家都是弱智吗?

当然,不乏有“爱党群众”吃着屎还说“真香!”,但这届老百姓好像不太吃“多难兴邦”这一套了,反倒这些地方政府的表忠心表演变成了“多难穿帮”的事故现场。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直播女医护剃头:女性身体,宣传话语与官员素质

“理光头”的女性医护,消失的个体声音

【兩岸】從甘肅女醫療人員被徵調與被剃光頭這件事情說起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