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花儿2号

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苟且

中国的意识形态教育对于人性的影响

最近思考这个问题,但是真的写下这个标题又觉得这个话题是不是有点过于宏大。起因在于某天我提到了普世价值,对方不屑一顾,认为所谓的普世价值不过是西方的洗脑一种。抛开我的情绪变化,决定理智地思考这个问题。

普世价值这个概念是西方提出的,但这个意义却无可争辩,就是人类普遍认可的,超越国家,宗教,民族,出于人类良知与理性的价值观。如自由,平等,博爱。但即使是这样,我会发现,有些我认为是人类所共同追求的东西,但是在长期以某种特定意识形态和社会价值观影响下的人群,对他们来说,这些似乎并非他们所追求的价值观。比如自由和权利,政府剥夺了宪法赋予人们的各种自由,人们不但不以为然,还在自觉为他辩护。又比如平等,法律面前已不是人人平等,官员可以为所欲为而老百姓却仅仅因为反抗而坐牢。就别提民主了,恐怕现在大部分中国人更喜欢一个皇上一个权威统治国家而并非民有民治民享的国家。同时很多人性最基本的东西被扭曲,比如善良,同理心,诚实,尊重。很多常识性的东西被质疑。现在的社会价值观最明显的就是金钱至上利己主义。人们因保全自身的平安而让渡自己和他人的权利。那么如果没有意识形态的引导,人们是否会回归人性本身?

孟德斯鸠在《论法的精神》里专门论述了专制国家的根基即是恐惧,依靠恐惧维持自己的政权,专制制度下的教育就是埋下恐惧的种子。这种恐惧是不自知的,已经和自身融为一体。某天和身为岁静的朋友聊天,说到一敏感词,她说:我可不敢像你这么说。我反问她:是什么使你感到恐惧?你意识不到的东西是否就真的不存在?我觉得用心理学上的人质情结(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来解释似乎最为精准。

究其根源就一定会说到教育。中国的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是一脉相承的,压制和权威型的教育奴化你的思想,每个孩子都知道反抗家长和反抗老师的后果,进入社会后自然就不会去挑战更高一级的权威。把祖国比作母亲,意味着反抗祖国即是大逆不道,而祖国已和政府直接画上等号。再以爱国主义和宏大叙事为根基,培养了一批批维护专制制度的“爱国”小将。

每个人都曾被教育少管闲事,所以自然也不会去为自己或他人争取应有的权利。平等和尊重自然也是不提倡的。用数理化塞满你的头脑,没有人文教育,人本教育,公民教育,没有良性沟通,没有开放包容的氛围,没有理性独立的思考,也没有社会责任。这样一层一层再把你的反抗精神,把人性中最根本的东西一点一点的消磨掉一点一点的磨平,之后给你一点好处你便会为他感恩维护。学校里鼓励学生举报老师,学生以此为荣,老师人人自危。确保整个社会不会出现任何思想启蒙的苗头。

之前我一直不解,中国家庭教育的体罚虐待这么严重 ,隔断时间就会有报道哪里的小孩被打伤打残,警察最多教育一下家长之后孩子又会被送回虎口,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法律行为来推动立法,也没有任何社会机构给予保障,难道真的是因为中国没有这个精力和能力吗,孩子不是祖国的未来吗?现在才慢慢想明白为何会这样,也为这种想法不寒而栗,这种不被约束的体罚使恐惧从小埋藏在人的心底。成年后这些少年便成为了恶的一部分,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是受害者,也最终成为了加害者,一代又一代,我无法想象未来在哪出口在哪。

之前在某罗英语上课时,他说到他的朋友,中国最高院前院长说的一席话,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他说中国的意识形态教育的方针就是“三个进入”,进入学校,进入家庭,进入大脑!是不是细思极恐,因为.....你终究是逃不掉的。这一整套意识形态教育包括奴化教育,愚民教育,金钱至上,利己主义,政治冷感,以这样的价值观来扭曲人性中的正义,良善和理性。当你的这种思想形成,就会成为一种信念,以及一整套的逻辑自洽,之后就会用这种逻辑为强权辩护,鄙视良知,嘲笑正义,真相是什么已经无关紧要。

小时候我家有个可以收短波的收音机,我爸经常会把天线拉的高高的到处找信号,我就会听到各种杂音中断断续续传来:“这里是美国之音”。当时非常不解,信号都干扰成这样了还听。现在才明白,即使天空再黑暗,也总有一些人会去寻找黑暗中的讯息。你一旦走出了心中那扇大门,就不会再回去。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