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小溪

给23岁的献礼.

给李星羽1078

發布於
李星羽,我要站在世人无法企及的山巅,不然我的生活将永远在泥潭里挣扎,我的内心将永远无法安宁。

李星羽,自毕业之后,已然两个月没有同你写信。我想着反正都是石沉大海,所以偶尔偷偷懒也无妨,我总不能再像以前一样日日夜夜地写,因为我现在每天都累得慌。济南和四川非常相似,气候、饮食、还有天上那层少有时候能化开的白雾,将月亮模糊得看不真切。啊,也不算,四川的叫做雾,济南的叫做霾。

如果我还和大二的时候一样想法,那我现在应该快乐得像个小神仙。但是事与愿违,在图书馆泡了半年之后,我的思维发生了彻头彻尾的转变。来到这里竟与周围的一切有些格格不入了。李星羽,在这里的二十六天,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回去,只是我错过了一次时机,要静待第二次东风再起。

李星羽,我最近又开始服药。哈,你一定要说,我总是吃药的时候才想起你的好。是啊,我总是这样的状态,才想拉着你倾吐些苦处,奈何你又总是不在。李星羽,我又有师父了。刚开始我总是做梦,梦见当年的一些琐事。后来就好了,大概是认定了他们的的确确毫不相干。说到这里我又有些疲惫,你真该看看我的脸,掩盖不住的倦色。

药效让我绷不住那张热心的皮了,我的全身上下开始透出寒意,无端端变得冷漠起来。我很孤独,这里没有和我志趣相投的人。

我最近在做一篇无边无际的翻译,师父给的。刚拿到的时候,我心里嘀咕着,怎么滑了半天还没滑到底,哈哈哈,就是那样长。我很少接触这样的文章,即便我知道大部分的技术文档都是如此。这还算好,他第一次发我的那一篇足足有三百多页,鸽子惊呼那简直就是一本厚厚的大书。奥,可不就是一本大书。那我现在手里的就是一本薄一些的小书。所以我现在干得有些头疼,因为整个过程枯燥乏味又没有任何正面回馈,这样说起来,我好像很少接触这样的东西,所以从前的那些都谈不上坚持。

突然想到李笑来说的,要分清楚是为了娱乐而阅读还是为了学习而阅读,这二者是截然不同的。李星羽,一说到这里我又有了干劲,因为我突然想明白了。

说到没有正反馈的时候,我还在苦恼自己怎样在这样艰难的环节中挺过去,但是现在我不纠结了,因为这就是学习的历程。大致就是说,搞清楚自己是在学习,还妄想要什么正反馈,那都是给激励弱者前进的饵食。李星羽,我要站在世人无法企及的山巅,不然我的生活将永远在泥潭里挣扎,我的心将永远无法平静。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