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小溪

给23岁的献礼.

给李星羽0504

發布於
城市里除了水泥,就只是发光的灯泡和反光的玻璃。星羽你何时回来,我想念你。

星羽,这次换的药助眠效果更加好,这一觉我睡得很实,半夜也没醒。可我大白天也犯困,我想原地趴在键盘上睡一觉,可我才刚起床没多会儿,实在罪大恶极。苒苒和北川他们还没有醒,昨晚玩到很晚,你知道他们总是这样,疯起来不可理喻。师兄之前问我为什么不愿意来上海,我觉得这不用脑子想也能猜得到,因为这里有我不想见的人。没错就是他。但是我们今天却要去找他,一想到这里我就恨不能买上最近的机票悄悄溜回北京,多贵都行。你说我要是真走了,会不会被苒苒抓回来剁块裹粉炸油锅,然后再分给流浪狗吃掉,如果会,那也不失为一种极致的体验,好,那我这就去订好机票出逃。我实在不想见他,尤其现在这个狼狈的模样。好,就这么决定了,我要出逃!

好的星羽,我出逃失败了。刚一开门,就觉背后一阵凉意,这种感觉你应当最是熟悉,所以我出逃失败了。不过,所幸他去国外出差没有回来,我长舒一口气。后来我转念一想又不太对劲,如果苒苒有意要找他,那也绝不会挑一个他不在的时间。这次出行总还有哪里不对劲,可是我想不明白,我现在有些手抖,大概是换了药的缘故,好家伙手抖得厉害。接下来我倒是有些想去看望我那不曾蒙面的科研狗师兄了,但是上交太远,我实在不想动弹,这几日来回奔波着实疲惫得很,我只想躺在这老年椅上看看江,一直躺到回去那天。我反锁了门,谁也别想进来。

然后我从下午两点睡到了下午四点多,就半躺在椅子上。醒来时脑子像一锅浆糊,脖子疼得厉害。这里实在无聊至极,我好像已经过了出游疯玩的年纪,城市里除了水泥,就只是发光的灯泡和反光的玻璃。我突然觉得这个世界聒噪又没有生气,星羽你何时回来,我非常思念你。呼~,苒苒几乎要把门踹烂,我这就开门去。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