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小溪

给23岁的献礼.

给李星羽1091

發布於
在我这里,你只管变强,不必取悦任何人。

说来羞愧,事情的起因,是昨天在朋友圈看人晒的手写信,突然想着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和人通信,一时兴起,所以连夜下了两单信笺。可是奈何最近都潜心研究逻辑和技术上的东西,肚子里实在没什么墨水,所以今天逼着自己看了些文章。张宏杰先生的《千年悖论》,刚把第一篇吴三桂看完,有一些思考,然后,不能白看,我希望自己可以讲出来,所以赶紧理清脉络统统记下来。

首先是历史脉络:

从叛变说起,

李自成率领农民起义军攻崇祯,彼时吴三桂在外抵御满人,朝廷下令让其回调军队,而吴三桂特意放慢行军步伐,等待朝廷覆灭,然后拥居山海关。因为整个吴家在京城,此时落入李自成的手里。对于吴来说,不能忠,却还能孝,以孝的名义向李自成投降,拱手送出山海关。此举一出,本来可以形成以李自成为中心的汉族势力——大顺,与满洲人形成对峙,但此时却出现了一个意外,那就是陈圆圆。

大顺军进入明朝京城,迅速展开大掠夺,吴家没能因为吴三桂的投降幸免遇难,富庶的府邸被洗劫一空,陈圆圆被刘宏敏霸占,此举彻底激怒了吴三桂,本来率军返京归降的吴迅速反杀回山海关,将这处军事要地重新夺了回来。

后,大顺军攻打山海关,兵临城下,李自成本来想让吴父劝降,但吴已然将忠孝置之度外,仍旧固守城池,并且做出了向满清投降的决定,并与满清大军一起打败李自成。山海关大战后第二天,吴家上下三十余口人被全部处死,败逃的大顺军丢弃妇女辎重,吴重新得到陈圆圆,从此成为满清的走狗,后追缴明朝余孽至云南,原地封为藩王。

以永历为首的明朝残余势力在云南汇集,后又被吴镇压,一直撵到缅甸。满清朝廷本决定放其一马,但是吴三桂为表忠心,执意要取其首级,将明朝皇室赶尽杀绝。也正是此举令满清朝廷胆寒,可谓将卖主求荣做到了极致。毕竟,从始至终,明王朝对吴三桂没有半点怠慢,荣誉权利和财富,一样不少。

接下来我说一说感想:

我最早接触到这一段历史,是在白落梅那里,那时候故事的中心还是陈圆圆,我正沉溺于倾世的儿女情长,却从来不知道那段浩浩荡荡的感情在历史的面前竟然如此渺小。从主人公的角度,啊不,从陈圆圆的角度,也不对,从一个女人的角度,倾城的容貌,能歌善舞,琴棋书画,知书达理,就是所有封建女性能拥有的所有本钱,取悦男人的本钱。无论她们凭借这些获得了怎样富足的生活和地位,可她们终究,也只是用来取悦男人的玩物。陈圆圆能在历史上留下自己的一隅之地,也只是因为她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吴的决策,从而改变了历史发展的轨迹。

再回顾现在,语音组团时甜美的嗓音,短视频上姣好的容貌,太多太多外在的东西其实都只是取悦人的手段,偏偏大部分人看不见真相,尤其十几岁的小女生,沉溺其中,乐此不疲。呐,环境不允许我静心写下去,所以只好虎头蛇尾。我想,大家是不是应该时不时回过头,拎一拎自己手里的事,好好明确一下每一件事的目的和性质。

我希望能在我短暂的生命里遇到一个人,对我说:在我这里,你只管变强,不必取悦任何人。

李星羽,如果我遇到那个人,我便努力挣扎着,一直活到生命燃尽。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