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小溪

给23岁的献礼.

给李星羽1079

發布於
这里一切都好,只是没有梦茹

李星羽,今日济南下雨,我的网鞋又成了沾墨水的毛笔头子,不小心坐了一屁股水,走起路来凉飕飕的。中午梦茹突然同我发消息,我快乐地像个得了糖果的小毛孩子。一回头,才惊觉这段时间里隐隐约约总想起她来。我在二手市场淘书的时候会想起她,在大明湖吹荷风的时候会想起她,在泉城广场看雕像的时候不自觉想的也是她。

可我又不想拍了照片一转手就微信发出去,我只想着将这一切化作文字写进红线格子的纸,装进泛黄的信封里,万水千山,送到她的手上。又或者带着她从早到晚,把这些地方统统再逛上一逛,如此才算圆满。这份奇妙的情谊,并不仅仅是简单的分享所见所闻,我想大致是因为,只有她能够懂得那些连我自己都无法理解的难以言状的情怀。

本来是很快乐的事,可当我与她说起,"这里一切都好,只是没有梦茹"。我的手顿了顿,眼眶竟湿润了起来。李星羽,我这人脾气怪异得很,从前交好的人大多失联,活了二十多年就只这一个朋友,只这一个,同我有数不尽的约定,被我安排进了这不长不短的余生里。李星羽,我现在一想到还有好几个月无法与她见面,我就难受到在床上打滚。害,写他丫的,我洗澡去,我洗澡去。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