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菜hi

女权主义者

要让李文亮事件不再发生,我们个人可以怎么做?

2020年2月7日凌晨,李文亮离世。

他是最早就武汉疫情向公众发出预警的一批人之一,因为被当局训诫,又感染肺炎去世,成为了舆论焦点。近期关于李文亮的讨论非常多,在看到梨视频采访李文亮父母发出的相关报道中,我注意到李母对儿子的评价。

李母说:儿子从小就很「听话」,打不还手,遇事能忍。李母在讲自己儿子的时候,讲到「听话」,把这当成一种优点。然后,媒体把这个在网上讲出来,这折射了民众的观念,很多人都认同「听话」这个品质,觉得「听话」是好的,是一种优点,值得赞美,值得鼓励,值得推崇。

但是,「听话」,用交互沟通分析的理论来看,是屈从,是『顺从型儿童心态』,与之相对,要求「听话」的那一方,是『控制型父母心态』,是想要把对方套进自己创造出来的某个模子里。

就是,不管对方内心怎么想,不管对方怎么觉得,有哪些感受,都不管,硬要把对方套进去。为此,Ta会采用很多控制手段,控制对方,对方明明不是自己,明明是一个外在于自己的独立的个体,可Ta不管,Ta硬要用这些手段来控制,来操纵、支配对方。

Ta会采取的手段,可以有这些:命令、说教、要求、批评、指责、抱怨、唠叨、纠缠、辱骂、讥讽、嘲笑、呵斥、污蔑、侮辱、惩罚、威胁、强迫、暴力、虐待、等等。奖励,也是。规训,也是。

简单来讲,就是胡萝卜加大棒,迫使对方按自己的想法去做,迫使对方成为自己心目中理想的样子,就是那个模子的样子。家长这样管教孩子,在教养风格类型里,这叫做『专制型教养风格』。

对应地,『顺从型儿童心态』的一方,就会是迎合、讨好、顺从、屈服、忍让等等。

在交互沟通分析里面,这两对,『控制型父母心态』与『顺从型儿童心态』,双方的交流是互补的,就是说,能够维持下去、持续下去,除非转换到『成人心态』,否则会一直进行下去的。也就是说,孩子「听话」,是家长一直在用胡萝卜加大棒的方式,逼孩子套进自己创造的那个模子里。

上面说到,媒体拿「听话」这点出来讲,折射了很多人的观念,就是认同这种『专制型教养风格』,可见,很多人都是在这种被胡萝卜加大棒逼着自己做事情的教育方式下成长起来的,很多人,都是在家长的恩威并施之下长大的。

就是,强迫你去做事,比如,督促你写作业,赶你上补习班,你说话说对了,做事做对了,我肯定你,你考试考了好成绩,我表扬你,要么做事做得不对,哪次考试考砸了呢?批评你,责骂你,甚至打你,不给你好脸色看,或者是冷落你。

还有更多,比如,学区房,补习班,别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孩子成绩不好,对孩子发脾气。催婚,干涉孩子的婚事。越过自己的界限,来干涉孩子的人生,强加自己的意愿,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到孩子身上,硬要让孩子长成自己心里那个模子的样子。

反观我们的Zf,在这次事件中,李文亮提醒他的同学们,而警察就来抓他,以造谣的罪名,要他签训诫书。要断定某人造谣,必须由控告方举证,证明对方说的是假的,不符合事实,是谣言。

而这次训诫中,警方并没有依法办事,并没有举证,没有证明李元亮说的不符合事实,就逼他签训诫书。这显然是一种不合法的惩罚。你说这句话,不合我心意,我就打你骂你,警告威胁你,让你不敢再继续说。

因为这样,宪法里规定的言论自由,在Zf的威权之下,成了一纸空文。所以,社会上不一样的声音被打压,正是因为,Zf给人民造的模子,是家长作风之下的小孩子,老老实实,规规矩矩,一口气都不敢出。当有人敢发表与模子不一样的言论时,Zf自然要施加惩罚。

李文亮被迫在训诫书上签了字,然后,因为没有得到重视,没过多久,疫情就爆发,扩大,蔓延,愈演愈烈,演变成了一场影响空前的大灾难。多少人失去生命,多少人陷入恐慌,大部分人又都被迫待在家中,病毒甚至传播到其它国家去。

那么问题出在哪里?不是我们的医疗水平不行,不是我们的经济实力不行,原因在体制上,专制的政体,导致我们不能发出不一样的声音。凡是有异见者,家长则训斥杖罚,让Ta们不敢再发声。在这次疫情中,如果当初李文亮医生的声音得到重视,而不是被训诫压制,能够及时采取措施,来解决这件事,这场浩大的灾难或许不会发生。

所以,李文亮的事件,我觉得,原因基本上是在zf身上。民主国家的zf,对于这种言论,是会慎重对待,根据实际情况,做好相应的应对措施,安置和隔离感染者,调查病毒来源,关闭海鲜市场,适当地做好防范。

比如说,建议人们待在家里,出门要戴好口罩。可以再用酒精洗城。如果有需要的话,在各个小区域,设立体检和医疗点,增派医疗人员。关键是要告诉大家,这个病毒,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让大家安安心心的;就算有点发烧什么的,在家好好休息就行,没什么问题的。

人民也愿意相信zf,因为zf确确实实地把人民的安乐,放在心上,放在第一位,这样的一个zf,不会要面子,不会为了政绩,说假话,扯谎,吹牛皮,而把人民的生死置之度外。

如果有谁不听,然后感染了呢?没事,zf就是要帮人民处理这种事情的,交给zf去做,好好安置、隔离,让Ta得到充分的医治,让Ta恢复得好好的,比原来还好。

然后,对于感染的人,人们也不会歧视和驱逐,而是理性地看待,友好地、充满人文关怀地、充满人情味地,对待Ta,就是这里的一个人,生了点病嘛,没什么的。绝不会像以前,发现了疯癫者一样。

这样的一个Zf,怎么会去训诫李文亮呢?不会的。文亮呀,他所做的,不过就是,发现情况不太对劲,提醒一下同学嘛。天气变了,告诉大家,出门带把雨伞,有错吗?

接下来,我想请大家来设想一下,假使中国的大多数家庭里,家长对孩子,都是民主式的教养风格,彼此的关系是平等的,相互尊重,家长尊重孩子,孩子也尊重家长,互相尊重对方的意愿,互相尊重对方的想法。

家长不会数落孩子哪里哪里不好,给到的,是关爱和鼓励。孩子不愿意报补习班,家长不会给孩子报。家长不会为了考试成绩而责备辱骂孩子,因为学习是孩子的课题,孩子自己要面对,家长所能给予的,是适当的鼓励,让孩子确信自己能够学好,确信自己有这个能力,确信自己能行,用适当的鼓励,唤起孩子战胜挫折的勇气,鼓励Ta认真学习。

孩子长大了,家长不会催婚,因为孩子不是家长的附属品,不是家长的一部分,孩子跟家长,是平等的两个个体,孩子结不结婚,想什么时候结婚,那是孩子自己的事情。

孩子跟家长之间,可以就某个话题,交流彼此的想法和观点,不一致不要紧,家长不会训斥孩子,而是尊重这种差异,尊重分歧,因为孩子是一个独立的个体,而不是自己的一部分,谁也不会把自己的观点强加给对方。

成长于不同的时代和环境,家长和孩子之间,必然有很多分歧。苛求一致,只会让自己郁闷,只会让关系疏远,所以,不如学着聆听对方的观点,了解对方看问题的角度,并给以欣赏。

听见和自己不同的声音,会说:“给我说说你为什么会这么看。”听完了,会说类似这样的话:“原来是这样。你说的有道理。”如果发现在逻辑上有漏洞,会以友好的态度,以疑问的语气,跟对方提出来,和对方一起探讨要怎么改进,而不是借这个机会讥讽或嘲笑对方。

彼此之间的关系,是合作,基于双方真实的想法来合作,而不是斗争,不是战争,不是我越过界限来给你设立一些规矩,告诉你不能这么做,你做了我就惩罚你,不是吵架时你多说一句,你就赢。相比于输赢,相比于分歧,双方重视的是彼此之间的关系,我为你着想,你为我考虑,这就叫做合作关系。

想象一下,假如中国的大多数家庭,家长跟孩子之间,都是这样的合作关系,都是这样的伙伴关系。家长跟孩子,双方是平等的,相互尊重,双方都能友好地交流,交换意见,互相倾听对方的声音。

延伸一下,假如在学校里,老师和学生之间,也是这样的合作关系,也能进行平等的对话。扩大一下,当职场也发生了这样的改变,领导和下属之间,人格平等,相互尊重,互相倾听彼此的心声。

那时候,zf对待人民的方式和做法,又会发生怎样的改变?社会上,还会只有一种声音吗?那时候,像这次的灾难,还会不会重演,你觉得呢?

这次事件发生了,最近,有一些朋友在问:“我们可以做些什么?”根据上面的分析,我想,我们可以做的,就是,学习平等待人,学习相互尊重。

所以,我想起了那本讲家庭教育的《正面管教》。正面管教是基于阿德勒心理学而开发的一套教养体系,它的理念核心,正是平等。教人对孩子既不惩罚,也不娇纵,用和善而坚定的态度和方式,来教养孩子,陪孩子一起成长。

同属阿德勒学派的教育家鲁道夫·德雷克斯,写了一本《婚姻,挑战》,指导人们建立平等、相互尊重、共同合作的婚姻或爱情关系,也推荐给处在婚姻之中、在谈恋爱以及对爱情心怀憧憬的小伙伴们。

我们是这片土地的主人,这片土地的未来,是由我们每个人在现在所做出的每一个选择,来共同造就的。所以,我推荐给读者朋友这本《正面管教》以及《婚姻,挑战》,希望大家能一起来读这本书,一起学习平等待人,把平等的理念贯彻到我们的每一段人际关系当中。我相信,这片土地的明天,会因为我们的这些选择,而更加美丽。

当然,有小伙伴想推荐其它书籍的,欢迎留言告诉我~

悼念李文亮醫生

关于李文亮

我在武汉,谈谈全国关注的武汉“新肺炎”

登入發表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